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三体》定档,中国动画行业能留住人才吗?

2022-11-01 18:04:28

今年 10 月 29 日,一年一度的 B 站国创动画发布会如期而至。

连续 5 年,B 站都会公布新的动画作品 PV,今年也不例外。

包括大家期待已久的、定档于 12 月 3 日的《三体》动画在内,B 站一口气官宣了 49 部国创作品。

ezgif4

作品井喷背后,是飞速发展中的国创行业。

B 站副董事长兼 COO 李旎在国创发布会上介绍道:「中国动画已成为全民动画,总产值突破 2212 亿。今年 8 月,有 9600 万人在 B 站观看了国创,这个数字两年翻了一倍。」

曾经,国产动画行业最大的困境之一,是人才短缺问题。

因为待遇问题,行业内优秀人才曾不断流向游戏、影视等行业。随着国产动画复兴,以及游戏和影视行业因各种原因受限,不少热爱动画的从业者回到了动画行业。

一切看似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这背后潜藏的人才危机并没有消退。

正如一位行业人士评价的那样:「中国动画的梯队建设还没搭建起来。短期内可以靠鸡血、热情来维系,但长期需要政府、企业、协会来建立起系统的人才机制。」

国创行业人才断档的危机,远远没有过去。

兴也人才,衰也人才

谈到国创动画,我们难以忘怀那辉煌的过去。

1922 年,黑白广告动画《舒振东华文打字机》面世,画质粗糙、人物抖动,却是中国动画的雏形之一,它出自上海闸北的一个特殊创作班子——万氏四兄弟。

huawen

如果从此时算起,中国动画已经走过整整 100 年。

诞生之初,中国动画也曾辉煌一时。创造出《大闹天宫》《铁扇公主》等作品的万籁鸣,被日本动漫之父手冢治虫视为偶像,《哪吒闹海》《天书奇谭》等作品也是几代中国孩子的回忆。

nezha

回想当年,那是个动画大师群星闪耀的年代。

但随着 80 年代之后,动画市场风向迅速转变,曾经辉煌的上美厂逐渐走向没落。

2004 年起,有关部门推出补贴扶持国产动画的政策,又给了一批动画公司投机取巧骗取补贴的机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底层内容创造者生存条件更加恶劣。

jichujianshe

2014 年,当 B 站刚开始接触动画行业时,发现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动画人才稀缺。

在国创发布会上,B 站副董事长兼 COO 李旎提到:「2014 年,我们接触动画行业的时候,讨论最多就是人才的稀缺、资金的匮乏。直到 2017 年,能完整做动画的中国动画公司也不超过 30 家。」

行业发展不景气,就业待遇也不会太好,动画行业人才常常外流到游戏、电影特效等行业。特别是和动画「一衣带水」的游戏行业,比起动画有更长的营收寿命、更丰富的变现手段,同样是原画师、建模师,游戏公司动画部门的薪酬也往往比纯动画公司要高。

ezgif3

▲ 动画公司两点十分承接了大量游戏 CG.

这一点,不少从业者也深有感触。曾在游戏大厂就职,后来回到动画行业的美术指导熊尹嘉,就亲眼目睹游戏工作室挖走了非常多的顶尖动漫技术大佬。

在她看来,这主要是因为市场的需求,游戏资金庞大、制作周期长,可以吸引很多投资,很多游戏大作相当于一个很长的动画,提供了不同的任务分支和故事线,是一个让人更愿意沉浸和娱乐的事物,再加上短平快的短视频冲击,纯观赏性的动画就会被打压。

时至今日,这种人才流失的困境仍旧存在。

艾瑞咨询《2020 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显示,从人才类型来看,相较于画师,动画导演更加缺乏;从福利待遇看,行业的吸引力和从业者付出的劳力心血还是不太匹配。

wushan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雾山五行》导演、「多边形战士」林魂,他兼任《雾山五行》脚本、原画、动作设计、音效等十几个职位,甚至演唱了片头曲,磨了近 4 年才产出了一部爆款动画。

2020 年接受采访时,林魂提到,相比资金,他们更需要人才。

当动画行业难以留住人才,就更别说持续产出优质作品。

「做动画难,做原创动画更难」,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了某种共识。

怀着初心的动画人,相信问题并非无解

好在,创作者对于制作动画的热情从来不曾缺乏。

「动画行业留不住人」这类问题,也并非没有答案。

一方面,动画行业需求和产能的增强,本身就会推动行业人才的流动,让更多人回流。

在今年的国创发布会上,李旎介绍道:「到今年中国已经有 1000 多家内容链条公司活跃在一线,能够做出高质量动画的公司超过 120 家,而 B 站与其中 90% 展开了深度合作。」

bumofang

随着动画公司数量的增长,整个行业分工也越来越专业化,「这些公司遍布全国各地,聚合了数十万从业者,包括画师、漫画家、特效技术、制片人、编剧和 IP 运营者等」。

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本身也在积极介入行业上游,为全行业建立动画人才体系。

从 2016 年开始,B 站就与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广州美院、四川美院等 10 所高等院校建立了合作,发起了「哔哩哔哩小宇宙计划」,到今年已有 7 年时间。

这一计划从开始至今,为 B 站国创培养了一批原创创作者。

《请吃红小豆吧!》就是该计划的 2017 年获奖作品,团队主要由广州美院毕业生组成,后来获得了 B 站的投资,得以持续生产剧集。

今年发布会上宣布第二季上新的《咸鱼哥》,其主创团队 717 工作室,曾经也是小宇宙计划的银奖获得者。获奖后,717 获得 B 站扶持,一步步发展成为了专业的动画工作室。

2021 年的国创发布会,B 站又公布了「哔哩哔哩寻光」,并将其分为「原石」「小宇宙」和「胶囊」三个子计划,分别面向动画爱好者、动画专业在校生、专业团队,扶持身处不同阶段、但同样热爱动画的原创动画人。今年 9 月起,14 支入选第一届胶囊计划的动画短片陆续在 B 站播出。

jiaonao

这一系列计划的开启,让更多曾经有过动画梦想的人,重新回到动画这个赛道。

第一届胶囊计划参与者、参赛作品《界》导演朱晓鹏,就是其中一员。

朱晓鹏大学读的是漫画专业,毕业后进入动画公司负责分镜头台本,当时正值动画公司逐渐变少的时候。他对公司的作品满怀感情和期望,唯一让人为难的是待遇太低,身边的家人朋友总是问他「这个待遇为什么一直不跳槽」。

chongban2

▲ 图片来自:《重版出来》

在动画行业,朱晓鹏一直坚持到第 4 年,最终还是于 2015 年选择了离开,转行到广告行业做分镜,然后又进阶做了导演,目前的团队主要负责制作 3C 产品广告、游戏广告、MV、赛事 KV 等。

胶囊计划的开启,让身处广告行业的朱晓鹏,再次有机会回望动画圈子。

胶囊计划允许开放地、实验性地创作短片,并给予团队充足资源、作品推广,这给了朱晓鹏极大的自由。他导演的作品《界》,将人工智能和道家卦象相结合,具有中国式科幻的独特气质。

jie

在参加胶囊计划的过程中,朱晓鹏看到仍然有很多动画人愿意投身创作之中。他觉得,现在的动画圈已经和以前有很大区别——「整体比较年轻化,个个都很有才华,技术也比以前好很多」。

▲ 2022 小宇宙计划部分获奖作品.

短片《界》上线 B 站后,受到了不少用户的欢迎。一些想做动画的小伙伴,也被吸引过来,向朱晓鹏的工作室投出了简历。

这让与朱晓鹏同一工作室的美术指导兼联合创始人熊尹嘉觉得,整个动画行业的人才问题并非无解,只是还需要时间。如果大环境有更多胶囊计划这样的机会,就会吸引很多想做动画的人,慢慢渗透到整个行业乃至文化氛围。

guochuang20

尽管行业人才的问题依旧存在,但这一切正在逐渐改变。

在平台的支持下,在深耕内容和技术的动画人的努力下,动画正重新成为创作者的选择。人才的流通也让各行业的技术、经验互通,逐渐完善整个动画工业生态。

nezha2

2015 年的《大圣归来》逆转局势,2016 年的《大鱼海棠》毁誉参半,2019 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空前成功,2020 年的《雾山五行》四年磨剑,2022 年的《杨戬》褒贬不一,国创动画跌宕起伏,但仍在前行道路上。

这些相对出圈的作品像是一朵朵浪花,让人们相信国创值得期待。但复兴也好,崛起也罢,都应是一个进行时,人才便是奔涌的活水,让更多国创作品像涟漪一样扩散开来。

国创动画真正要实现崛起,热爱不代表着全部。

有「爱」又有「电」,才能将这些星星点点、满腔热忱的火苗长久聚集,最终迎来燎原之火。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