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亚洲周刊》抨击蔡英文是“民选独裁” 台灣人士反問:那习近平呢?

Sat, 09 Jan 2021 14:32:26 GMT

港媒《亚洲周刊》近期的封面报道让台湾总统蔡英文穿上龙袍,并引述民进党党内人士如创党元老张俊宏、前副总统吕秀莲等人对时政的批评,来讽刺蔡英文是“民选独裁”。报道一出,瞬时在台湾引发蓝绿阵营间的口水大战。

民进党内批评人士称蔡政府“越来越像戒严时期的国民党”,他们说,从中天电视台被关台事件、台湾开放含有瘦肉精(莱克多巴胺)之美国猪肉的决策过程,到反对莱猪开放的医生因部分说法经卫生机构认定为不实资讯而遭警察约谈,都让蔡英文“变成新威权主义的领袖,强调全面执政,但却变成民选皇帝”,批评人士痛斥蔡总统"行政专断、立法唯诺、司法应声"。

面对周刊的严词批评,绿营人士包括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则反驳,该报道与其他国际主流媒体的报道完全背道而驰,并称《亚洲周刊》为争议媒体,“不仅立场亲共,专为北京政府喉舌......等,毫无评论的价值。”

不堪遭“抹红",《亚洲周刊》多次发声明反驳,并加码推出张俊宏的专访,其批评蔡英文为“威权复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亚洲周刊》是全球第一个将来自被誉为“民主灯塔”台湾的蔡英文龙袍加身之媒体,其报道是真知灼见,还是蓄意攻击,部分学者说,留待读者去公评。

不过,该周刊封面的P图手法并非原创,也再次提醒两岸三地的读者:在国际主流媒体中,最常被龙袍加身嘲讽的亚洲领导人其实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包括,《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早于2013年就让手握大权、夸谈“中国梦”的习近平身披皇袍,登上封面。2018年,习近平推动修宪将其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时,诸多国际传媒包括CNN都曾提出质疑:这个“习皇帝”是否要将中国从一党独大更进一步推向一人独大的强人政权(one-man rule)?

而近期还有法媒新观察家》(L’Obs)也于去年中国十一国庆前,推出“中国,永恒王朝:沉浸2000年的权力”特辑,让习近平以穿龙袍、坐皇位之姿,跃上封面。

于是乎,亚洲周刊》的报导意外让习近平成为对照组。

习近平才是真皇帝?

前国民党发言人、现为“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近日就透过脸书发文,大酸《亚洲周刊》,他写道:“媒体要证明自己是个独立、有批判性的媒体......是靠报道。如果《亚洲周刊》敢出一个习近平穿龙袍的封面,内文批判习近平破坏香港民主法治、虐杀新疆维吾尔族、军事占领西藏、试图同化内蒙的诸多行为,我立刻订阅、每天拜读。拭目以待、笑你不敢。”

搜寻《亚洲周刊》脸书帐号近期有关习近平的报道,大多只见吹捧文字。例如,2020年11月,该周刊形容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和习近平有“独特缘分”。2020年10月报道称“习近平南下广东考察调研…给深圳提供了比直辖市更大的施政空间,为深圳改革开放再出发赋能”,还有“习近平抗疫成功,声望升至新高”。

另外,该周刊于2018年5月称“习近平被视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总设计师’,‘习式外交’布局深化,元首外交、党际外交等组合拳精彩纷呈。”

唯独2014年9月至2016年3月间,数幅王锦松所绘制之漫画,分别题为“习近平指挥下的中国媒体”、“习近平裁军”和“习近平以邓小平为师”等,似乎都隐晦地暗讽习近平主政下,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独裁专制、且不受外国元首待见的领导风格和处境。

《亚洲周刊》勇于站在蔡英文政权的对立面,证明了该刊物绝非“绿媒”,但其对习近平的点评、甚至追随中国官媒,将香港警察封为2019年风云人物之作风,勇于站在中国和香港政府的权力对立面了吗?证明自己不是“红媒”了吗?这是很多台湾人士提出的质疑。

诋毁台湾民主制度

香港资深出版人颜纯钩以书面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亚洲周刊》已经是中共编制外的喉舌,他们一直在做左媒做不到的事。因为左媒太明火执仗,亚洲周刊还有仅余的一点欺骗性。”

颜纯钩表示,在香港的中文传媒中,左媒指的是像文汇报、大公报或商报等从属于中联办的官媒。其余像星岛日报、经济日报、信报、甚至明报,也有不同程度地靠拢中共。只有成报是异数,而商人黎智英所创办的苹果日报则是硕果仅存的独立报,以及少数几家网媒也仍保有新闻工作者的气节。

颜纯钩于中国文革时期曾任红卫兵头目,近年发表“血雨华年”长篇小说,回首50年前的过去,并以自身经历,刻画红卫兵对立派系间的文攻武卫。

针对《亚洲周刊》对蔡英文的负评,颜纯钩说,其目的“只是要诋毁台湾的民主制度而已。”

他说:像台湾或美国一样的“民主社会有内部矛盾,有什么奇怪?但在香港,警察暴打和平示威的市民,滥捕滥判,你有见过台湾警察打市民吗?有见过蔡英文政府滥捕滥告台湾人吗?在台湾,普通民众可以骂蔡英文,在大陆,一般老百姓敢骂习近平吗?谁更像皇帝,不是一目暸然?”

《亚洲周刊挑软柿子

来自中国、现居住在东台湾花莲的公民记者佐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 《亚洲周刊》是“迫于政治压力,对台湾的政治生态(进行)丑化”。他认为,该周刊曾有的独立性和说真话的风骨已经随着香港的沦陷而不复存在了。

Zuo La 佐拉 (黄丽玲提供)

Zuo La 佐拉 (黄丽玲提供)

佐拉,本名周曙光,已入籍台湾近3年。他说,将蔡英文形容为独裁的皇帝,不符事实。而在香港极度恶化的传媒环境下,《亚洲周刊》没有胆量、也没有空间可以点评习近平的独裁统治。

佐拉说:“蔡英文是民选的,并且得到了八百多万票选出的一个民选总统,所以,她的合法性毋庸置疑。而习近平的话,是一党专政的情况下,没有经过民主选举选出来成为中国的领导人,所以,两者的合法性和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亚洲周刊》它只能挑软柿子、挑有言论自由的领导人进行抨击,但是,它没办法挑战极权国家真正的独裁者。”

佐拉说,自2013年习近平主政以来,系统性地关押了多少反对中共政权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和新闻工作者,如只身进入武汉实地报道疫情的张展近日被判刑四年,这类的政治迫害在台湾几乎显少听闻。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则分析,《亚洲周刊》利用了台湾新闻市场的开放性,并以内部的矛盾为素材,来为北京政权进行政治宣传。

北京政权的大外宣侧翼

他说:“它这个素材其实是利用了台湾内部的差异、分化,就是说,台湾内部彼此有多元的意见,即使是同一个社会有不同的政党,有蓝绿、有统独。即使是同一政党,里头又有派系。它(亚洲周刊)根本就是利用台湾作为一个自由民主社会的多元和差异,然后,用这样的素材,作为其政治宣传。那它的目标,当然你看,其实就是在讲,它自己的标题就是威权。”

黄兆年 (黄丽玲提供)

黄兆年 (黄丽玲提供)

 

黄兆年说,台湾绝非一党专政的威权社会,其竞争式的选举制度让各政党都有机会入主中央政府、立法院和地方政府等。虽然目前民进党在中央政府和立法院“全面执政”,但全台22个县市中,蓝营首长就占了14个县市,以任何政治学的定义,台湾都是一个民主社会。相较之下,他说,中国和香港才是真正的威权社会。

黄兆年认为,各种言论和新闻立场在台湾都有其生存策略和市场,但作为社会公器,各传媒都应该要尽到社会责任。他认为,《亚洲周刊》没有尽到媒体的社会责任,因为,其对蔡英文的报道内容在最基本的两大新闻准则—真实性和衡平报导—上,并未达标。

《亚洲周刊》对蔡英文报导在脸书上收到近3,000则留言,正反回馈皆有,明显偏多的支持者称该周刊“有胆量”、“勇于说出台湾政治现况”和“和中天(电视)一样勇敢说真话、揭真相的监督政府”;而反对者则称其“下独裁定义,令人莞尔”、称其模仿外媒的封面“可谓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或言(封面黄袍)“如果改成习近平的头,可能整间出版社都消失”等。

台湾的新闻和言论市场虽然有越来越走向两极化的发展趋势,但不管是立场偏向民进党的“绿媒”、还是立场偏向国民党的“蓝媒”,或是亲中的“红媒”、甚至只能“姓党”的中国官媒,其报导或言论走向即使受到挑战,也都鲜少受到屏蔽或审查,整体环境也仍还是多元开放。即便是换照失败而被关台的中天电视,其母公司旺中集团也仍保有其他电视频道和多个平面报纸,作为其言论之传播管道。

黄兆年说,所有媒体的报道内容都须留待读者去公评,但为促进读者的媒体识读(media literacy)能力,各传媒背后所镶嵌的政经结构应充分揭露。

借船出海

黄兆年说,《亚洲周刊》虽非中共党营的官媒,但其仍属于中国大外宣的一环。

据他分析,中国的大外宣工作除了透过中资和官媒向外扩张外,另一个模式就是透过亲中的商人买下海外媒体,后者的效果往往更好。此一所谓“借船出海”的模式就是透过所有权的渗透,例如台湾商人蔡衍明买下的旺中集团、马来西亚木材大亨张晓卿的世界华文媒体,来掌控台湾、马来西亚的部分媒体、以及如《亚洲周刊》等港媒。

颜纯钩还批评说:“中共利用商人的贪婪,人格无底线。以经济利益交换,收买传媒,这在香港都已经成为常态。有良知的新闻工作者,大部分都已离开亲共传媒,留下来的都是原本的自己人,和那些不问是非、只谋私利的人了。”

创刊于1987年的中文版《亚洲周刊》原为美国华纳时代集团所属的英文版Asiaweek之姐妹刊物。1994年,张晓卿的媒团自华纳时代集团手中收购《亚洲周刊》后,据各界评价,该刊物的立场就渐渐从反共走向亲共,而早年批判独裁、支持中国民运、改革开放和普世价值的立场也已有所转变。

黄兆年直指,旺中集团就是北京政权在台湾“在地协力者”,而《亚洲周刊》则是北京政权在台湾的“境外协力者”。当旺中集团这个“在地协力者”在台湾的媒体可信度“臭掉了”以后,《亚洲周刊》这个“境外协力者”显然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贬低民主的中国故事

他说,所有中国大外宣的目的就是要讲好中国的故事:贬低民主,吹捧中国。

黄兆年说:“对全世界,它(中国)想要去说,所谓的讲好中国的故事:说中国很不错,威权不错,中国模式很不错。那西方的自由民主体制,其实不太行,民选政府不值得信任,民选的政府、民主政府没有效率等等。”

此一政治宣传目标就体现在《亚洲周刊》对民选蔡英文“威权”的批判和台湾民主制度的攻击上,但黄兆年说,所谓的中国的故事之逻辑“充满矛盾”,因为,《亚洲周刊》若以一致性的标准去评断香港和中国社会,就会识破,香港和中国才是真正的威权社会。

而大部分经历过民主洗礼的社会也都清楚,民主虽有缺陷,但改善之道绝非开倒车,走回像习近平所追求的一人核心、威权的治理模式。

美国之音分别以电子邮件和致电《亚洲周刊》香港编辑部,希望取得该刊之回应,但皆未获回覆。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