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一个“较真”的父亲决定战斗:如果是你的孩子,会怎么做?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你们都是胆小鬼!我看不起你们!

那是10月的一个傍晚,李国华像往常一样饭后出门散步。上海正值温度最舒适的时节,路边蜿蜒成排的梧桐树叶子微微发黄,在晚风里轻摇。李国华心情不错,正盘算儿子明天的比赛15岁的儿子李泽正在奉贤区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网球比赛,下午刚刚赢得了双打半决赛,第二天将要进行双打决赛和单打半决赛,据说单打半决赛的对手是来自深圳的专业选手,李国华有些为儿子担心。

正想着,儿子的电话突然打来,带着明显的哭腔:爸爸,我要回去了。李国华心里一惊,连忙问怎么了,儿子说,自己遇到两个流氓一直缠着他,不让他走,还打他。儿子打开视频,指给他看纠缠他的人,是两个穿着T恤的成年人,一个白衣服,一个黑衣服。对方发现李泽通视频,凑近到镜头前,李国华赶紧对其中的黑衣服说:兄弟,有什么事别为难孩子!话音未落,视频挂断了。再打过去便无人接听。

很快,李国华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警察告诉他,有人报警称在酒店被李泽打伤,人已经被带到派出所,请家人前去陪同录笔录。李国华和妻子王丹赶到派出所时是晚上8点多,只看到儿子沉默而平静地站在门口,发红的右手被左手托着,不敢动弹。对方据说已经前往医院验伤。

事情的经过不复杂:当天下午,刚比赛完的李泽到酒店一楼洗衣服,等待期间看见大堂一名黑衣男子在室内抽烟,于是上前提醒劝阻,黑衣男子起身推搡,两人因此发生肢体冲突,黑衣男子左眼被李泽拳头击中,李泽的右手也因此受伤。

李泽受伤的右手

笔录中,一名民警把李国华单独叫到室外,提出李泽涉嫌斗殴,最好的处理办法是调解,否则李泽可能面临拘留。虽然未成年人是不执行,但是会有前科、有档案。他说。

但对于斗殴的说法,李泽有另外的解释趁李国华被叫出去的空当儿,王丹和儿子有了私下说话的时间儿子告诉妈妈,自己并没有主动动手,他上前劝说灭烟后,一身酒气的对方伸手想抓他的衣服,他退回到书架,对方和白衣朋友围过来威胁他说今天你死定了,他非常害怕,想尽快逃离,便胡乱抡了一拳,打中了对方。

在那个情绪高度紧张的夜晚,李国华还没有来得及冷静下来斟酌细节。他的心情起初被担心占据,知道真相之后,尤其是看到儿子因打人而受伤不轻的右手后,随即被愤怒填满。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跟所有为孩子担惊受怕的父母一样,他当时思考的出发点是从结果往前推的。从派出所出来已是凌晨,一坐上车李国华就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对儿子进行批评教育。为什么要去招惹一身酒气的社会人?为什么要纠缠不休上去打人家?有考虑过受伤对作为运动员的自己有多大影响吗?在当下的情绪中,这一连串的问句并不为了得到答案,完全只是出于责备。

很多父母应该都能理解李国华的愤怒,况且那一天本来应当是儿子的人生分水岭。当天上午,李国华刚刚把儿子的护照和资料发给欧洲一所网球学校,他已经跟那边的学校联系好,不出意外,很快儿子就会办理休学,走上职业网球运动员之路。

93f021068475cJQBSvuK

正在进行网球训练的李泽

李泽7岁开始学习网球,一直利用课余时间训练,如今在上海一所重点高中念高一。他的资质不错,原本李国华只想让他培养一个兴趣爱好,可李泽越打越好,多次在全国赛中打败专业选手,获青少年组冠军。一个月前,他刚刚下定决心要从业余转为职业。

他已经15岁了,时间和健康是运动员最宝贵的两样东西。但是现在,因为禁烟的举动,两者他可能都要失去了。

李国华期望儿子能从他的批评里明白一个成年人都明白的自保道理,他期待儿子能给出这句结论:我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可是李泽偏不。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没错!

换了你,你难道会不管吗?!

李泽情绪非常激动,一边用手捶车坐垫,一边几乎是嘶吼着对李国华喊叫。

我就不会管!他抽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管?!李国华也很激动。

他熏着我了!

熏着你你不会自己走开吗?!

他做错了,为什么他不走,要我走?!

李国华觉得跟这孩子怎么也说不通,气得怒火直冒,喊道:你的前途呢?你这辈子的目标是当个网球冠军,还是想当个禁烟管理员?志愿者?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做?他再次问儿子。

我坐下来跟他一起抽!儿子生气地怼回去。

去医院看手的一个小时路途中,父子两人争红了脸,谁也没有说服谁,最后李泽委屈难耐,在愤怒中崩溃大哭。你们都是胆小鬼!我看不起你们!他绝望地说。

车停在医院门口,李国华感到自己情绪马上要失控,独自下车到远处冷静了10分钟。他站在秋季凌晨微凉的空气里,看着急诊室里人来人往,有人坐着轮椅经过,有人满身是血被推进去,感到愤怒又心慌。

那一晚父子俩再也没有说过话。李泽的右手第一掌骨被确诊骨折,需要做手术复原,医生说,他可能半年内不能参加训练。

93f0210685089i7rTUfm

李国华观察儿子的右手受伤情况

就要分出个对错

进入青春期后,王丹便很少见儿子哭。他已经长成大小伙了,最新的身高测量数据达到187CM,右臂因常年挥拍强壮有力。在父母眼里,他内敛叛逆,沉默寡言,不喜表达。

可那两个月里,王丹见儿子哭了两次。第一次发生在9月的一个周日,她开车送儿子去学校(他读寄宿学校),车刚开出小区,过了第一个红绿灯,儿子对她说: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我想走职业。王丹立马把车停在路边,问他:你是怎么想的?他们以前也问过儿子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给明确的答复,现在好不容易考上了重点高中,突然又产生走职业的想法,王丹有些意外。

更让她意外的是,儿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嚎啕大哭起来。可能情绪太激动,压抑太久了吧。后来她这样猜想。哭了差不多十分钟,儿子才平静下来,表达了自己想法,他已经想得很周全了,包括思考的过程、学业、以后的人生、自己的目标。看得出,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再一次就是从派出所出来的夜晚,她在前排开车,还要照看三岁的老二,没有参与父子俩的争辩。他们的家庭是典型的严父慈母模式,李国华毕业于国内顶尖高校,在外企做程序员,时间相对自由,负责儿子的学业和网球方面的教育,以纠错和鞭策的方式为主,王丹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更多,更擅长倾听,她相信孩子自有孩子的判断。

那晚以后,儿子的一句话总是在她脑子里回荡我看不起你们。她心里受了震动,接连几天只要过马路,就会想起有一次她差点闯红灯,儿子在背后拉住她,说不可以这样。保持正义,这是他们从小教他的。

93f021068519SGe2bWGw 李泽

事发第二天,李泽住进医院等待手术。一个星期后,民警打来电话,称对方的诊断结果是轻微伤,提出索要5万元的赔偿费,包括治疗费和误工费。

5万元换一场息事宁人,对这个家庭来说,是最轻松的解决办法。向朋友征询意见时,朋友也劝他们,掏钱算了。不依不饶,死磕到底,换来的无非是这几个结果: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甚至可能给孩子留下案底,这可不是件小事。再说了,即便视频证实孩子是出于防卫动的手,又能怎么样呢?

李国华比任何人都明白,正当防卫的认定有多难。15年前,李泽刚刚出生,李国华去电脑城打算买一台DV记录孩子成长,因为不接受商家的强买强卖,双方发生争执后,商家拿起椅子砸向李国华头部,送进医院时李国华面部鲜血纵横,泪管断裂。他不记得自己还手了,但对方称自己鼻梁骨骨折,警方认定他们为斗殴,不属于正当防卫。在我这里就没有正当防卫李国华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警察给他说了这句话。在坚持了一年的投诉后,他才终于通过调解得到了1万5千元的赔偿,但依然没有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在现实面前,家长要怎么做才能对孩子是一种更好的教育?冷静下来后,他们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思考的结果是,至少在一点上,他们跟儿子的想法是一致的:禁烟这一举动的出发点没有错。至于事情经过的细节,不能偏信任何一方的说辞,必须看到监控视频,给儿子一个交代,至少在事实层面。李国华因此向有关部门写了信,事发将近2周后,10月26日,他们在派出所看到了监控视频,一共5个视角。

其中一个视角的视频后来被账号警民直通车-奉贤放在网上,从视频里可以看出,李泽上前劝阻后黑衣男子伸出手拉扯,李泽甩开,退回到原本坐着的书架前,男子紧跟,用手推了李泽一把,李泽双手将对方推开,挥出一拳。事后李泽想要回房间,被黑衣男尾随阻挡,期间李泽与白衣男子互扔椅子,没有砸中。

在李国华看来,视频至少证实了儿子没有撒谎,他出于正义上前禁烟,在感受到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才出手反抗。他感到有些后悔,当天晚上不应该那样严厉,儿子一定很委屈。

看过视频后,李国华拒绝了对方5万的索赔,提出要对方赔偿医药费,对方也表示了拒绝。事情搁浅下来。11月24日,僵持了将近一个月后,李国华和妻子决定求助于舆论。

第二天,他将事件经历和录音整理好,连同两高(高法
高检)和公安部今年9月刚刚发布的关于正当防卫的指导意见,一同发布在自己微博上。我觉得,我儿子属于正当防卫。他在文末总结道。

这条微博至今有超过6500个转发。有人好意解释,像这种互相推搡、双方都受到伤害的情况,一般是不属于正当防卫的。

我们咨询了两位律师,他们给出了不同意见。一个认为李泽禁烟行为有法可依,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反击,属于正当防卫;另一个认为双方有一段时间持续性冲突,互相有侵害行为,因此不属于。但他们同时提到,我国现行法律下,司法实践普遍采用事后理性人的标准,对正当防卫的认定极为严苛,很多朴素价值观里的防卫都难以被认定,除非生命受到威胁。

李国华没有请律师,只是自己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看了很多遍。我儿子是典型的见义勇为反被处罚的,他还是未成年,还发生在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我想试试,我的坚持能不能对法律有一点点的推动作用。他说。

有人在评论里劝他: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给你孩子一个好结果吗?跟对方置气,跟警察置气,为一时痛快,别后悔啊。

他回复:我有啥后悔的,不就是一个拘留,反正我儿子这么爱管闲事的样子,将来能当公务员吗?

又有人提醒他:现在一般谁伤重,谁得到赔偿。道理在谁身上,不重要了。

李国华回复:的确现实就是这样。但我这个人比较犟,就要分个对错,如果警方认定我们殴打,我肯定要复议上诉,如果都败诉了,也算是给我儿子做个社会教育,给大家做个警示,以后千万别多管闲事。

更多的人表示了支持,希望勇敢的少年能得到公正对待,不要把正义的热血浇凉。有人这样说。

你们好酷啊

11月26日下午2点左右,李泽在体育课上被警察带走。李国华和妻子是在老师打来电话之后才知道情况的。警察的说法是带李泽去派出所例行调查。

在学校被警察带走,他们觉得儿子一定吓坏了,去派出所的路上,特意给儿子买了汉堡。

那天李泽表现得很反常。看到爸妈的到来,他不像上次那样平静,而是朝他们狠狠瞪了一眼。李国华和王丹都注意到了。后来他们单独在一个屋子里时,李泽突然说他很讨厌他们,讨厌他们跟警察争论不休、锱铢必较的样子。我不想成为被关注的焦点。他说。

他们这才明白,在他们到达之前,警察已经告诉了儿子他们在网络上发布的东西。李国华和王丹对儿子反应的理解不太一样。李国华认为,儿子根本不在意这件事,已经感到不耐烦,只想赶紧结束。而王丹觉得,这件事已经对儿子造成极大的心理伤害,他现在表现出的不耐烦,是对创伤的一种本能逃避。

在家里,他们从不主动向儿子提及这件事的进展,儿子也从不主动询问。这样一来,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儿子不愿意跟他们谈论此事。不要再让他回忆起不高兴的事,造成二次伤害。王丹总是这样说。

26号晚上,新的结果形成了。警方对双方作出如下处罚:对李某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因情节较轻,给予罚款200元处罚。对岳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处罚。(12月初,奉贤区文化和旅游局对岳某和涉事酒店作出了行政处罚岳某因在禁烟场所吸烟且不听劝阻,被罚款200元;酒店因未履行对吸烟者的劝阻义务,被罚款5000元。)

李国华对此感到并不满意。他认为冲突是对方挑起的,儿子出于自我防卫,不应该受到处罚。几天后,他向奉贤区人民政府提出了行政复议,打算死磕到底。

93f021068538GtvXS6mt

李国华

李国华较真的一面似乎被唤醒了。在对这件事进行反思时,他猛然发现,事发当天自己对李泽的教训,他的父亲当年也对他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90年代初,李国华也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他记得当时总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偷窃的新闻小偷在长途汽车上明目张胆地行窃,车上的人看见了却不敢出声,全都噤若寒蝉。为什么没人站出来呢?李国华感到十分费解,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和父亲的对话。我要是碰到这种情况,我肯定上去打他。坐在电视机前的李国华说。

千万不要。父亲立刻反驳他:你见义勇为受了伤,没有人会管你,到时候后果还得我们帮你承担。父亲给他列举了那些替人出头自己却倒了大霉的新闻,教育他。李国华回过头来想,当时自己虽然在道理上表示了理解,但在情感上始终无法接受。自己跟儿子的想法如出一辙,为什么如今要苛求儿子呢?

到上海工作后,大学校门外的小偷泛滥,他胆子小,自己不敢上前抓人,但又无法坐视不理,曾经几十次拨打110报警。29岁那年,他唯一一次鼓起勇气自己动手,也是最后一次。他在路上看到有人的钱包被一对带着孩子的男女偷走,两次报警未果后,他决定自己行动。他记得自己很害怕,事先把手机和银行卡塞进胸前的口袋,以保护心脏,然后拦住一辆经过的巡逻警车,自己冲上去揪住小偷,佯称自己是警察,然后把他们带到了巡逻警车跟前。

后来,他和妻子走在路上,再次偶遇了那一对小偷,他的内心突然十分惶恐,赶紧快走几步,与妻子拉开距离,走远后才回过头看小偷,发现对方也在看他。当时我很害怕他们知道她是我妻子,然后回来报复。他说,他本能地开始考虑家人的安危,变成了一个小心翼翼的成年人。

从那以后,这样的事他再也不愿意管了。尤其是做了爸爸之后。他提到一个令他胆战心惊的新闻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妇女在让路问题上与一名男子发生纠纷,随后男子残忍地将婴儿车里2岁的孩子摔在地上致其死亡。这对我们父母来说是个教训。什么道理都没有孩子重要。他说。

在漫长的作为一个谨慎的成年人的岁月里,也有偶尔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刻。2015年李国华发现某机构给孩子卖的增高药是假药,在其他家长都想息事宁人的情况下举报了该机构,他们害小孩害得太多了。他说。碰见司机因为路程太近拒绝搭载外地乘客时,他也会出手帮忙,一边拍照佯装投诉一边把乘客塞进车里。

这些较真的锋芒,基于现实后果的考量,被李国华逐渐收起来了。因为他有了更多的责任和顾虑,有了更想保护的东西。他也曾是少年,是李泽。从儿子到父亲,是一个普遍的人逐渐社会化的过程。但当儿子问出你就说我做得对还是不对时,成人社会的规则在他心里开始有些动摇。这个问题,他不能给出否定的回答。

他愿意站在儿子的立场上,肯定他,支持他,就像理解年轻时的自己一样。这堂社会教育课,不仅是对儿子的,也是对自己。

所以26号那天晚上,因为无法在调解上与对方达成一致,他坚决不愿意让步,最终他们是不欢而散,果断地带着儿子离开的。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收到了官方对于儿子的处罚通知。

儿子的反应再次让李国华疑惑不已。你们好酷啊!在回家的车上,李泽突然变得开心起来,印象里,李国华第一次在孩子青春期后听见他对自己的赞美。

那个深夜因为儿子突如其来的认可变得分外温馨。这位平时沉默寡言的少年突然开朗起来,在车上开心地给他们讲起学校里的趣事,对同学的一些看法,回到家,他甚至生动地向他们模仿起马保国的五连鞭,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调解失败,儿子受到处罚,却意外地带给家庭少有的欢乐时刻。李国华真是一点头脑也摸不着。

儿子在想什么呢

儿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过去,李泽整天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背对着,叫吃饭不出来,说话也不回答。他的叛逆期从13岁开始,变得不爱跟爸爸说话,不耐烦,不配合。李国华觉得,他好像刻意躲着,不愿意跟自己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这些他已经习惯了。但是偶尔,他也会忍不住想,这个小小少年,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他用非常糟糕来形容跟儿子之间的关系。因为工作自由,李泽小时候,是他更经常地带他去训练、比赛,他们相处的时间更长。但是青春期开始,他突然觉得儿子跟自己疏远了。他是很严厉的父亲,球赛输了或者学习不好,他会教训他,为什么你就做不好呢?他经常这样说。

中考期间李国华十分焦虑。他希望儿子能考上那所招收网球特长生的重点高中,以李泽的成绩,那是他唯一有机会入读的重点中学。但李泽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上半年疫情在家,他经常把自己锁在屋里,偷偷玩手机。李国华把家里的路由器重设了密码,儿子又设回去。他把儿子手机没收了,儿子用他的支付宝自己偷偷买了个新手机。两人因为手机吵了无数次。

李国华是那种不善于赞扬孩子的传统父亲。他对儿子挑剔,性子急,因为太怕他学坏。在他的表述里,儿子有好多好多缺点。他说他脾气怪、贪睡、不讲卫生、做事不靠谱。每当看到孩子睡懒觉或随手把纸团扔在地上,他都联想到新闻那些无所事事的废人,好像那就是儿子未来的结局。

李国华发现,自己已经很少看见儿子的笑容了。他找到两张儿子在笑着逗弟弟时被偷拍的照片,发给我,说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里少有的见到儿子的笑容。语言里透着一丝心酸。我这个爸爸真的很失败吧。他说。

93f021068552q1LoENP8

正处于青春期的李泽

为了搞懂儿子在想什么,李国华努力过一下子。今年8月,中考结束后,他决意要调整一下跟儿子的关系,在网上找到一名擅长亲子关系的心理咨询师咨询,聊了40分钟,花费800元。咨询师告诉他,孩子的压力太大了,建议他放松管教。他尝试过几天,心里急,忍不住,很快又恢复到以往的模式。

在与儿子的交往上,王丹和丈夫的输出式教育相反,主张倾听。她不想强迫孩子表达,总是等他想好了,自己主动来倾诉。在父子俩关系低至冰点时期,儿子曾在她独自在家时告诉她,自己有时候在学习,看见爸爸来了,会故意把手机摆出来,装出一副不认真的样子。他不喜欢他们对他管束太多,适得其反。

在禁烟的事情上也一样,王丹判断儿子之所以从不在家提起,是因为受到巨大伤害,我想等他自己在心里慢慢消化,等过个五年十年,他疗伤结束了,自己会给我们说的。她因此屡次拒绝我跟李泽的会面。

我最终还是在李泽出校复查手伤时跟他见上了面。源自于我提议王丹问问儿子的意见,或许他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王丹小心翼翼地拨通儿子的电话,反复确认:你不想就拒绝,真的没关系的。但没想到,儿子立刻就答应了。

他脾气不好,我怕他对你不礼貌。见面前,李国华多次给我打预防针。

李泽很得体。初见时他有些紧张,耳朵短暂地红了一会儿,但很快就适应了。他看起来有些害羞,眼神躲闪,但他很有礼貌,由于身高过于悬殊,说话时他会向我倾斜微微弯着腰,怕我听不到。

父亲不在场时,他很愿意表达自己的想法,也爱笑。

93f021068559lPKrRy9p

李国华接儿子出校复查伤势

事发后,这个小小少年曾经躺在宿舍的小床上,反复回想过自己的一举一动,也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他思来想去,实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觉得每一个我可以做选择的地方,我都做了最好的选择。他说在上前劝阻之前,他也犹豫过,反复考虑了,确认自己是对的,不是莽撞行事。当时挥出那一拳,是因为对方放了狠话,又动手动脚,自己太紧张了,以为对方要打他,而他只想赶快逃开。

他不后悔上前禁烟的行为,唯一有点后悔的是,让自己受了伤,影响了自己职业道路,这是他当时没有考虑到的。

最后他想明白了,自己确实没有做错什么。

他一点也不排斥聊起这件事,甚至为自己感到些许骄傲。在学校里,他把这件事告诉过自己几个要好的朋友,他们都说他太酷了,还缠着要他表演当时的场景,他同朋友打打闹闹地还原过几次。

关于在派出所瞪父母的那一眼,他解释说,当时警察告诉他,他父母在网上宣扬了这件事,他以为自己的信息被曝光了,所以有点不开心。但后来他看微博,发现他们只讲了事情经过,没有关于自己的个人信息,就觉得没什么了。

学校里没有手机,周末放假回家,他有偷偷地上网看爸爸发的帖子,他说,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支持自己。以前新闻上总说,社会上还是好人多,我没有特别的感受,现在我好像感觉到了。他觉得挺开心的。

至于行政处罚嘛,他一点儿也不在意,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右手,医生嘱咐他要时常活动,以往下午放学后,他会每天去网球场训练一小时,现在这段时间被写作业取代了。但他每天会抽空去操场跑40分钟,为的是保持自己良好的体能,早日恢复训练。

提起跟爸爸的关系,他坦然中考期间确实非常紧张,他觉得大人们太小题大做了,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论是学习还是专业水平,肯定能考上的。他没必要那样。他说。

经过这件事,李泽发现自己对爸爸有一些误会。他早就知道爸爸是个较真的人,但他以前只觉得较真是个贬义词,不知道还有另外一面。过去打比赛时,裁判的判决有点问题,爸爸好几次让他去跟裁判争论争论,李泽觉得没有必要,挺丢人的。爸爸以前做的事,他也知道一些。

较真这个词,用在为自己争取利益的小事上,很容易被理解成斤斤计较。但现在,李泽发现,它好像又有了另外的释义。比如在这件事上的较真,李泽说:我是引以为傲的。

所以调解那天他们扭头就走,他发现自己父母特有想法,特有原则,很开心。那天晚上也是他最近觉得最快乐的时刻。他觉得三个人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了一起,成为一个整体。他很开心爸妈最终能够站在他这一边,十分感谢他们为自己做出的努力,他知道他们很不容易。下次回家,他想给他们讲一件好玩的事他和朋友最近在学校把饭卡丢了,因此三个人共用一张饭卡,真的很好笑。

至于下次再遇见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这样的问题,他说自己肯定还是会走上前,但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呢?这个问题太难了,他暂时还没有想好。

狗屁的法治,在新加坡,这个孩子会得到一枚公共服务奖章。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