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一段婚外情的分手如何扳倒美国科技巨头最得意的反垄断顾问 - 华尔街日报

曾有一段时间,约书亚·赖特(Joshua Wright)既要照顾妻子和三个孩子,还要与三个情妇约会,同时要从事作为法学教授以及谷歌(Google)、高通(Qualcomm)和Facebook等公司反垄断顾问的高薪工作。

赖特本可以维持这种状态。但在2021年10月他结束了与伊丽丝·多尔西(Elyse Dorsey)长达数年的婚外恋后,一切开始崩塌了。他当时发短信告诉多尔西,自己与一位旧情人复合了。多尔西回复道:“想到你曾重视过我,我感到很难堪。”

作为美国司法部的一名前反垄断律师,多尔西知道赖特对他妻子、雇主和公司客户隐瞒的秘密。但到了去年夏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些秘密。

至少从2006年起,赖特就与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法学院上过他课的数名学生有婚外情;该大学是一所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公立学校。根据法庭记录,一些女性表示,她们满足了赖特的性要求,是因为害怕一旦拒绝,他可能会毁了她们的职业生涯。

在这段时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赖特都充当了谷歌、高通等多家企业巨头的主要利益捍卫者,负责应对美国联邦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虽然赖特在华盛顿以外鲜为人知,但他凭借说服反垄断监管机构放过他的客户赚了数百万美元。在担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监管人员期间,赖特曾赢得一场限制该机构反垄断权力的投票。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这些不当性行为的指控后来让赖特失去了一桩年收入超过200万美元的咨询生意和一份年薪逾44万美元的大学工作。谷歌、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也由此失去一项宝贵的资产。这一切都源于赖特的分手短信。

赖特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他对本文不予置评。他的律师称本文存在不准确之处,但未作具体说明。作为赖特代理人的律师事务所Binnall Law Group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我们依然相信真相终将大白,法庭将彻底证明赖特的清白。”

现年47岁的赖特在一项诽谤诉讼中指控多尔西,将多尔西描绘成一个被鄙视的女人,说她“预谋毁掉”他的生活。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诉状中称:“作为赖特超过十年的亲密知己,多尔西对他的工作和主要客户了如指掌,非常清楚在哪里以及如何对他的职业和声誉造成伤害。”

乔治梅森大学一名发言人因诉讼仍在进行而不予置评。赖特辞职后向该校提起了一项联邦歧视诉讼。

赖特与多尔西之间一段时断时续的婚外情在2021年旧情复燃;这段关系始于十年前多尔西还是一名法律系学生的时候。2021年10月,赖特发短信给多尔西,说他与琳赛·爱德华兹(Lindsey Edwards)复合了。后者是一个比多尔西更年轻、曾取代过她位置的女人。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多尔西在2021年10月与赖特分手时发短信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来说如此卑微。”

“我也担心我自己,”赖特告诉多尔西。“我自己的麻烦。但不是试图无视他人的感受。”

本文是基于对几十名赖特教过的法学院学生、律师和认识他的知情者的采访,以及法庭文件、离婚记录、通过公共记录申请从FTC和乔治梅森大学获得的电子邮件、赖特为参议院确认听证会提交的文件、游说信息披露报告和其他公开记录。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一个房间

2010年,赖特向他的两名法律课女学生示爱,其中一位是24岁的安吉拉·兰德里(Angela Landry)。赖特告诉兰德里,自己已与妻子分居,同住一个屋檐下只是为了孩子,并邀请兰德里加入他的研究助理团队,肩负帮他发表学术论文的重任。

两人在兰德里的第二个学期开始有了性关系。

那年23岁的多尔西也是一名学生,她请求一些职业顾问帮她找一份与反垄断法有关的暑期实习工作,由此被引荐给赖特。多尔西告诉赖特自己正在离婚,赖特说他也是。后来,赖特问多尔西想不想当一名研究助理。

那年夏天,赖特邀请多尔西去北加州出差,说要去见一些高管。当两人到了酒店,多尔西才知道赖特订了一间只有一张床的房间。

根据多尔西对赖特诽谤诉讼的回应内容,“那一刻,多尔西觉得无力反抗这位法学教授、如今的顶头上司,尤其是在对方明确表示他是多尔西获得反垄断法相关工作的关键人物之后。”

在多尔西和兰德里就读法学院期间以及毕业后,赖特一直与她们保持着性关系。兰德里在回应赖特的诽谤指控时称,他“一直处心积虑地提醒兰德里,他对她学生时代的成功和职业生涯的前景都有影响力”。

兰德里说,赖特为她打开了进入富尔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 LLP)的大门。这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律师事务所,代表谷歌和其他公司与海外和美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打交道。

2013年赖特被任命为FTC委员后,他聘用了几位乔治梅森大学的法律系学生。法庭文件显示,那一年,赖特还帮助多尔西在代表谷歌处理反垄断事务的律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找到了一份助理工作。2015年,他聘请兰德里担任他在FTC的律师顾问,两人恢复了性关系。

在一年时间里,赖特一直与多尔西、兰德里以及当时还是法学院学生的爱德华兹保持着婚外情。与此同时,他与妻子和三个孩子一直住在弗吉尼亚州的麦克利安。

有一段时间,这些女人没有一个知道其他人的存在。

未付账单

多尔西在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工作于2021年1月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届满时到期。她曾向赖特求助。二人恢复了婚外情,赖特也进入了他飞黄腾达的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段旅程。

赖特让多尔西到自己的咨询公司工作。赖特的客户包括谷歌、亚马逊、Facebook、高通和沃尔玛(Walmart)。那年他的妻子提出离婚,赖特报出的月收入为170,082美元。妻子得到了他们价值300万美元的房子、714,326.56美元的款项以及每月35,214美元的配偶赡养费和子女抚养费。

赖特为多尔西安排了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奖学金,让她在2021-22学年学习经济学,她搬到了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赖特告诉多尔西,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将支付她的学费和生活费。

但在分手两个月后,多尔西没收到一分钱。她担心这一切都是赖特的诡计。2021年12月,多尔西向乔治梅森大学提出了《第九章》(Title IX)性骚扰投诉,导致了赖特日后的陨落。她声称自己在学生时代就曾与赖特发生过性关系,后来赖特利用自己在专业领域的影响力对她进行报复。校方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

多尔西在2022年1月发给赖特和联邦主义者协会(Federalist Society)总法律顾问Dean Reuter的一封邮件中写道:“我仍然没有拿到一分资助。”该协会当时在协调奖学金的资金问题。

乔治梅森大学聘请的调查员按照法律规定将多尔西提出的性骚扰指控告知了赖特。多尔西在《第九章》投诉中指控赖特拦着不让向她发放奖学金,而且她迅速作出了反应。

多尔西于2022年1月31日联系了Facebook母公司Meta的副总裁兼副总法律顾问Nikhil Shanbhag。Shanbhag负责Meta的反垄断相关事务,并曾促成公司聘任赖特为顾问。“我一直靠这笔钱生活,”多尔西写道。“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拿到钱了。”

当时,Meta收购虚拟现实健身应用Within Unlimited的交易遭到FTC反对,赖特正在帮助Shanbhag和Facebook周旋以缓和FTC的立场。

多尔西联系Shanbhag几天后,赖特给Shanbhag发了一封邮件,询问这些钱是否已经转账。赖特还联系了谷歌,多尔西从谷歌那里拿到了8.5万美元。

2022年5月6日,多尔西的询问让赖特失去了一个大客户。她与亚马逊华盛顿办事处的公共政策主管Daniel O'Connor进行了交谈。该公司每年向赖特支付60万美元的咨询费。O'Connor联系了赖特,赖特承认与多尔西有性关系。O'Connor告诉赖特,亚马逊将不再与他合作。

据知情人士称,亚马逊管理人士认为,赖特在没有披露他与多尔西关系的情况下索要资金是不合适的。

在那年春天的一次反垄断律师会议上,多尔西向一位朋友讲述了她与赖特的关系。这位朋友说,她曾从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另一位毕业生那里听到类似的事情。那名学生就是兰德里。

多尔西和兰德里见面后感到同病相怜,并讨论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2022年6月,乔治梅森大学的调查员与谷歌驻华盛顿的高级反垄断律师Robert Mahini进行了沟通,并告诉了Mahini有关上述《第九章》投诉的事情。多尔西在Wilson Sonsini工作时,Mahini曾她与共事。

谷歌发言人说,Mahini被问到这笔资金是怎么回事,并且未被告知赖特与学生们的性史。Mahini当时对调查人员说,欠多尔西的钱之所以被拖延支付,是因为行政管理方面出了错。这位发言人说,谷歌决定推迟对赖特采取任何行动,直到大学调查结束。

调查员还向Shanbhag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告知有关多尔西投诉的性质,并要求与他面谈。Shanbhag在咨询了Facebook的律师后,拒绝与调查员交谈。

到了去年7月,多尔西从Facebook收到了4.25万美元的奖学金。

多尔西向她的雇主律师事务所凯易(Kirkland & Ellis)讲述了这些指控以及指控被公开的可能性。凯易终止了与赖特的合同,按照合同内容,赖特每小时可获得1,400美元的咨询费。

就在那年夏天,赖特以310万美元的价格在弗吉尼亚州麦克莱恩买下了一栋有六间卧室、面积达6,683平方英尺的房子。

在Wilson Sonsini工作的爱德华兹也跟着赖特搬到这里来住。

关系网

在拜登(Biden)执政期间,赖特曾公开大肆批评FTC主席Lina Khan,她是科技高管们的眼中钉。Khan在还是耶鲁大学法学院学生时,于2017年发表了一篇名为《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Amazon's Antitrust Paradox)的论文,从而一举成名。这篇论文认为,作为21世纪商业巨头的亚马逊存在反竞争问题,却逃脱了反垄断审查。

Khan在2021年加入FTC后不久,就推翻了赖特在FTC任职期间搞定的一项政策。赖特在2015年说服FTC其他委员收缩FTC监管不公平或欺骗性商业行为的权力,从而减轻了对谷歌等公司采取反垄断行动的威胁。Khan称这项政策决定是“对FTC法定任务的放弃,损害了FTC的合法性”。

当FTC的权力于2021年7月恢复时,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的总市值已从2015年的9,760亿美元增至4.5万亿美元。

在大学调查员将多尔西的《第九章》指控告知谷歌和Facebook后的一年里,赖特仍担任这两家公司的顾问。

2023年6月,谷歌给赖特安排了一项新任务。谷歌当时正就用户在YouTube和其他互联网平台上分享的信息争取继续享有免责保护。拜登和一些两党议员都支持终止相关法律保护,这一改变实际上将使谷歌和其他公司为更多的网络内容承担责任。

赖特与谷歌签订了一份为期六个月、价值43万美元的合同,赖特将发表学术和观点文章,把前述变化描述为将损害科技行业。赖特和他的公司还与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签订了每年25万美元的合同;与沃尔玛签订了每小时收费1,250美元的合同;与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签订了每小时收费1,500美元的合同。

2023年春天,赖特的律师与多尔西和兰德里进行了和解谈判。赖特希望这两人保持沉默。两人要钱。双方没有谈拢。

赖特在2023年8月7日发推文称,他已从乔治梅森大学辞职,到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乔治梅森大学的同事们在回复赖特的贴文中对他的工作大加赞赏。

当晚,克利夫兰州立大学(Cleveland State University)法学教授克里斯塔·拉瑟(Christa Laser)在手机上浏览时被这些帖子激怒了。拉瑟说,在2021年的一次面试中,赖特曾以在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任教的机会来诱惑她,赖特当晚就发邮件问她是否有兴趣去约会。在她拒绝后,这份工作机会就没有了。

拉瑟用那封邮件的截图回复了赖特的推文。第二天,她又发了一条推文:“我鼓励那些曾受到约书亚·赖特性骚扰的人站出来。如果你们不站出来,学校可能会把新学生送到他的律所。”

这些帖子促使赖特以前的一些学生公开了她们的经历,包括多尔西和兰德里。

谷歌、Facebook、高通、沃尔玛和其他客户不久后都抛弃了赖特。谷歌发言人说:“得知指控细节后,我们立即切断了联系。”

去年8月中旬,Khan向FTC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对赖特的指控“令人深感不安”,她鼓励该机构员工举报不当性行为。

乔治梅森大学校长格雷戈里·华盛顿(Gregory Washington)致信学生,称校方“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全、让人有尊严和友好的社区”。此后,该校加强了禁止师生之间发生性关系的规定。

赖特于去年8月底对多尔西和兰德里提起诽谤诉讼,索赔1.08亿美元。诉状称,“赖特先生失去了与多个主要咨询业务客户和雇主的续约合同,总价值约为每年155万美元。”

一周后,多尔西和其他女性在名为“MeToo at GMU”的校园活动中讲述了她们的指控内容。

赖特事后对乔治梅森大学提起诉讼,称该校在调查结束前偏袒多尔西和其他指控者,侵犯了他的正当法律程序和公民权利。

赖特在诉状中说:“如果还有人怀疑该校会不惜一切代价顺应#metoo运动及其对男性的固有偏见,那么这次事件将打消这种怀疑。”该诉讼正在联邦法院等候审理。

赖特请求法院允许他停付每月3.5万美元的配偶赡养费和子女抚养费。赖特在去年10月的诉状中说,他的收入“实际上已经枯竭”。他的妻子提交了一份法律回应,称赖特失去客户和收入实际上是他自己的过错。

安文·赖特(Anhvinh Wright)在法庭文件中说:“由于有多项指控称赖特与多名女性(包括他以前的学生)有不当性行为,他自愿辞去在安东宁·斯卡利亚法学院的职务,而不是走解聘程序。”法院今年同意将赖特每月支付的赡养费减至2.4万美元。

去年11月,多尔西和兰德里因提请人们关注反垄断法律界的性骚扰问题而受到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的表彰。“她们的故事引起了我的共鸣,”认识赖特的前FTC委员Christine Wilson说。“伊丽丝和安吉拉在受人尊敬的律所工作,有着蒸蒸日上的事业,她们并不会因曝光问题而获得任何私利。”

为了应对赖特的诽谤诉讼,兰德里请求爱德华兹交出与赖特之间有关他的性关系的所有往来通信。

赖特和爱德华兹分别提出动议,要求限制爱德华兹必须披露的信息。

3月15日,弗吉尼亚州一家法院驳回了上述动议,要求爱德华兹交出更多文件。

两天后,32岁的爱德华兹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佩戴钻戒的照片。

她在帖子中写道:“我迫不及待地想嫁给你。”

相关阅读:

一位法学教授的风流密事曝光与谷歌"反垄断保护神"的陨落

长期与多名学生有染,这位法学教授当真重要到不能被解雇?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