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丁真、杨超越、普通人


万喆:普通人和普通人,并不是一样的普通人。做一个精英眼中的普通人,好像很容易,但做一个普通的普通人,谈何容易。

最近一段时间,你要是不知道“丁真”,那你肯定是“out”了

12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表示,金融科技行业具有“赢者通吃”的特征。大型科技公司往往利用数据垄断优势,阻碍公平竞争,获取超额收益。他强调,要促进更公平的市场竞争。

在当下,如何理解这句话?

丁真与义务教育

最近一段时间,你要是不知道“丁真”,那你肯定是“out”了。

简单地说,丁真是一位新晋网红,他是某位摄影师在四川藏区拍摄时的无心之作,但有心栽花花不见得开,无心插柳真就成了荫,丁真小同学就凭着随便走了几步笑了一笑,获得了无数流量、点赞和粉丝。

我所在的一个智库群里,许多颇负盛名的中年男性学者奔走相问,这个事儿为什么这么火?看着他们困惑的表情包,我简洁有力地阐述了本事件的中心关键论点“长得帅!”

就是这么有底气。在一个互联网为基础场景的时代,大众自由选择的余地有多大你根本想象不到,如果一个人长得帅帅到网络为之倾倒,那就是真的帅,专家说了不算,权威说了不算,名人说了不算,大家说了就算。

丁真走红,当地政府如获至宝,携程数据显示,11月20日至11月30日,“理塘”的搜索量猛增620%。去哪儿网数据显示,截至11月25日,甘孜地区酒店预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9%。为了防止杀鸡取卵式的消费其明星效应,当地立即采取了一系列有力得力大力的举措,除了由国资单位签约丁真,还马上让丁真下骏马奔学堂开始文化学业。此前,丁真似乎不怎么会说普通话、更不要说读书写字了。

丁真所在的理塘县平均海拔4133米,气候寒冷,植物生长缓慢,自然灾害频繁,雪灾、泥石流、旱灾、地震、虫灾连年不断。即使像布地家有上百头牦牛、家财数万的牧民,也可能因为一场大雪灾变成贫困户。2006年的一份《四川省理塘县贫困状况调查》显示,尽管教育扶贫和卫生扶贫工程的实施,大大缓解了牧民入学难、看病难,但全县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仅为86.17%。全县有普通中学1所、小学51所、在校中小学生4616名,每校平均不到100名。

经过脱贫攻坚,目前理塘已经脱贫,不过,一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2020年发表的论文显示,教师及医疗卫生专业人才缺口较大。教师总量不足、结构性缺失、且不断流失。

刘瑜与凡尔赛

前不久,清华大学政治学学者刘瑜做了一次演讲——《不确定的时代,教育的价值》。她的主要论点是,家长们不要焦虑,不要搞“军备竞赛”,一个人选择“自在”放弃“成功”,这也未必是坏事。其中,那句“我的女儿正在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成为刷屏之句。

这篇演讲的内容本来也没有什么问题,比较类似于一种心灵鸡汤,即使不加以肯定,通常也说不上要加以否定。

然而,演讲得到的反响可能远远大于预期,而且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很多包括“普通人”在内的人立即挥毫不吝笔墨的写下反击之语。反击重点大概就是,你的家庭已经有了较高起点和门槛,当然也有更为优越的环境和条件让孩子“自由生长”,而更多家庭环境并不那么优裕的孩子们,他们怎么能够“自由”而不去“竞争”?

尽管刘瑜的演讲中已经说到,很多人可能会问,你们夫妻都是名校毕业,工作甚好,孩子肯定很优秀,但是那又怎么样?孩子在名(小学)校中可能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大家的问题是,能够进入宇宙中心的著名小学本身已经是极其稀缺的资源,手握稀缺资源而叹惋自己并不在乎,很多人都说这是一种虚伪,也许没有那么严重,但或近似于矫情。

比方说,演讲中说,“我先生曾经跟我商量,要不要让孩子学弹钢琴。我就说不要,你想想看,北京可能有300多万孩子在学钢琴,咱们楼上楼下就有四五家,在这种情况下学钢琴,要想出类拔萃,这不是自取灭亡吗?还不如让孩子学习古希腊罗马史呢。”如果真是不要“竞赛”理念,那又为什么在乎的是“学钢琴难以出类拔萃”?换句话说,这正中了大家所不接受的痛点,即,你所谓的自由,是基于选择太多而挑出一条更为好走路的资源自由,而不是你所谓的不在乎的思想自由。

你并不是不想竞争,你正是不想和普通人竞争。

在这种语境下,不要焦虑、不要竞争、自由发展,犹如“能力以外一切都等于零”一样,变成了一种“凡尔赛”。

杨超越与蛋壳

上海市颁布了第五批作为特殊人才引入上海落户的名单,其中的一个人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她就是杨超越。让人不禁感叹,"锦鲤"毕竟是“锦鲤”啊。

消息一公布,网上立刻炸开了锅,许多人都对此表示不满甚至愤慨。究其原因,一方面,作为一个艺人,是否算是“特殊人才”?这是个问题。另一方面,即使作为艺人,杨超越不能歌不善舞,其特殊性如何彰显?这更是个问题。

总体而言,对于杨超越获得户口的合法合规性,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有人认为艺人不如科学家,科学家当然很重要,但社会是由各种人组成的,不能因此轻视或忽略其它行业从业人员的价值。李佳琦也获得了上海户籍,他从一个寂寂无名的美妆柜台小哥成为中国直播行业“一哥”,是在见证中国市场化的成功,而非相反。

但有件事的确引起了我的注意。正如一个段子所说,杨超越获得了特大城市户口,现在的青年们竟如此愤愤不平于她能够获得,如果回转二十年,青年们感到不平的应该是户口本身、而非杨超越。也就是说,过去,可能大家会为户籍制度进一步深化改革、或者特大城市不断放开限制而叫好,为特大城市引进越来越多种类的人群而叫好,而今,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希望帮助户籍制度将一些人拒之门外。过去我们可能会说,杨超越都能落户特大城市,做得好;现在我们说,杨超越都能落户特大城市,干得不对!

难不成,我们的户籍制度在改变,变得更开放包容,而我们的青年们也在变,却变得愈加狭隘局促了?

有些青年们也无暇顾及杨超越获得了什么,因为他们所租住的蛋壳公寓正在夺走他们的租金、住所和未来。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然而,蛋壳危机也逐渐爆发,“跑路、倒闭”风波不断的背后,是成千上万背负租金债务和贷款的青年。他们常常感到进屋无门、维权无路。12月3日,广州蛋壳公寓18楼租客坠楼身亡,他于11月24日左右收到房东通知,因房东未收到房租要求租客限期搬离,当然,到目前为止,“不确定是否是因为这事才跳楼”。

普通人与普通人

丁真、刘瑜和杨超越都拥有很多粉丝,我也觉得他们都很可爱。尤其是杨超越,她在火箭少女女团解散仪式上哇哇大哭着说,“我干啥啥不行,和老板吵架第一名。”实在是很可爱,她没有哭得梨花带雨,她哭得西皮倒板狗啃泥,但既不难看更不讨人厌。没办法,这就是天生艺人。

她还说,“不要放弃平庸和笨的自己,说不定老天就是喜欢你”。要不是她说这话在先,真让人怀疑她是从刘瑜演讲中摘录出来的鸡汤金句。当然,也说不定刘瑜这篇演讲是受到了杨超越的启发。只是,她的幸福,并不在于成为普通人。

刘瑜还说,“每个人的价值排序不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用舒适、用从容、用轻松去交换成功,而追求舒适、从容、轻松也未必是什么罪过。”丁真一定也很赞同这句话吧。毕竟,他是以“甜野”出名,和他一起“浪迹天涯”的小马如今也被大众“爱屋及乌”成为“明星”。但倘若如此,当地立即马上即刻把小哥哥拉去恶补文化课程,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老实说,我对他们仨,都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作为学者,作为经济学者,我有些想不通的问题,比方说,杨超越和丁真都是“一夜成名”的代表,普通人“一夜成名”是互联网时代市场化进步的表现,有些人甚至认为,这说明现在突破“阶层固化”的可能性更大了。然而,他们有些相似之处,貌似杨超越也没有最终真完成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这背后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相当多农村或乡镇少年未能完成学业而辍学,都是因为认为当前的学业投入产出比太低了,通过正常学习教育工作等,费用越来越高,而所获得越来越少,即使这样的孩子读完了书找到了工作,也可能还是在租个房子就会被骗得身无分文只有债的状态,而且永远可能都无法再一个特大城市扎根落户。他们最终的希望,还不如搏一搏是否能够“一夜成名”,如果不能,就只能对那些成名的人报以愤愤。他们的精神上当然也向往自由自在,所以他们总会去追捧那些看上去纯真自然的人和物,并使之“一夜成名”,而最终,他们又对于现实中自己的难以获得感到愤愤。

说到底,普通人和普通人,并不是一样的普通人。做一个精英眼中的普通人,好像很容易,但做一个普通的普通人,谈何容易。

后记

金融科技是否给市场带来了不公平,是怎样的不公平,我们已经在讨论。就像是金融科技,并不是没有做“普惠”的工作,但是否也产生了更多的分化,值得更深的探讨。在经济高速发展、金融化现象非常普遍、数字化生态成为社会基础的当今,我们是不是从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会看到类似的现象,都应该想到更多的问题,都必须拿出更有力的方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编辑徐瑾[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