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专家:美中经贸关系前景越发暗淡

Wed, 09 Nov 2022 22:51:17 GMT

2012年2月14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和习近平在华盛顿美国商会举行的商业圆桌会议上

纽约 - 两周前的一个晚上,在纽约,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phen Orlins),引用南宋诗人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诗句,鼓舞参加该组织年会的与会者,“致力于寻找一条道路” 改善美中关系;他指出,回顾历史我们会看到,“看似不可能的未来是可能的”。

这个从50多年前的“乒乓外交”就开始努力为发展美中关系作贡献的组织,担忧这对曾度过了40年美好时光的关系,如今虽然在俄乌战争的笼罩下,拜登政府依然将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尤其是最近下重手对中国禁运美国的高端芯片和相关制造设备。

Katherine Ti

Katherine Ti

那天晚上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应邀作主旨发言,她在回答美国前财政部长、该会主席杰克·卢有关拜登政府正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稳定和富有成效的双边商业环境,这一美国企业高管最关注的问题时,劝他们不要只想找“机会”,却对严峻的“挑战” 视而不见。

“我知道很多在这个领域工作过的人有一种怀旧的感觉,但是在今天的情况下,具有清晰坦率的眼光,这对于我们是否有能力在未来负责任地驾驭美中关系至关重要。”戴琪委婉地警告说。

戴琪表示,“激烈的竞争” 使得美中经济关系的“不安全感和脆弱感在增加”,中国的行为让几十年国际贸易体系和竞争公平性的信心正在受到双重 “侵蚀” ,“为了达到建立更多信心的目的,我们确实必须在美中贸易和经济关系方面采取行动。”

与当晚拜登政府对美中经贸关系严峻表述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刚刚在中共二十大上获得前所未有权力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了橄榄枝般的贺信,“中方愿同美方一道努力,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找到新时代中美正确相处之道,”习近平说。

以上这一幕凸显了目前美中经贸关系的现实:美国政府继续视中国为对手、坚持与中国竞争的政策,但美国商界已按耐不住对14亿人市场的渴望,希望改善与中国的经贸环境;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方面继续坚持走背离邓小平改革开放、强调共产党意识形态的路线,另一方面继续利用全球化吸引国际资本为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服务。

剑桥大学商学院中国管理学教授、《毛与市场》作者克里斯托弗·马奎斯(Christopher Marquis)(马奎斯提供)

剑桥大学商学院中国管理学教授、《毛与市场》作者克里斯托弗·马奎斯(Christopher Marquis)(马奎斯提供)

“我对美中贸易的未来并不乐观。”剑桥大学商学院中国管理学教授、《毛与市场》作者克里斯托弗·马奎斯(Christopher Marquis)说。

鉴于习近平在二十大报告中明确表示他重视意识形态胜于经济,以及他将倾向改革的李克强、汪洋排除在核心领导层之外,“我不期待会有实质性的开放。”马奎斯说。“(习近平)声称他希望改善贸易关系很容易,但他可能会这样做的前提是不对他和中共构成意识形态挑战。”

“这是一个彻底的转变。我们只需要意识到,重视经济的旧观念——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华盛顿邮报》引述在中国生活了 32 年的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伍特克(Joerg Wuttke)的话说。中共二十大的 “议程是自力更生。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脱钩与不脱钩并存的美中经贸关系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但美国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说,未来美中之间的经贸关系,既不会“取消所有贸易”,也不会“一切照常、全方位进行。”

“主要因为中国经济已经深深融入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了。不像当年第一次冷战时候,美国跟坚持搞计划经济的苏联几乎没有经贸交往,这次冷战之前的四十多年,中国主动要搞市场化改革。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市场化的某些方面已经很深入了。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发觉要跟中国完全切割是不可能的。” 文贯中分析。

周三,美国中期选举的最终结果虽还未产生,但普遍认为的大概率是共和党至少会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如果果真如此,美中贸易关系前景的是否会出现变数?

“美国两党在对华战略上是一致的,都把国家安全放在第一位,”文贯中说。因此,“在高科技,特别是在新高科技上跟中国切割;还有军民两用的产品也要切割。”

拜登政府禁止向中国销售美国最先进计算机芯片和芯片制造技术,“反映了总统限制北京发展可用于升级其军事或监视本国公民的尖端技术的决心。”《华盛顿邮报》说。

文贯中说,由于美中经济互补性很高,过去几十年美国把中低档产品的生产转移到中国去,虽然现在要分散到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但是这需要时间,更由于新冠疫情持续数年等原因,这种分散的过程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文贯中预测,未来美中贸易在中低档产品上的合作不但会继续还可能增加。“过去三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中低档产品反而增加了。”文贯中说。“美国也不想完全切断,因为这对中下层居民生活改善还是有意义的。所以美国不会为了要跟中国切割经贸关系而对自己造成很大伤害。中美这对关系确实很复杂。”

美中双方都把安全置于经贸之上

《华盛顿邮报》10月31日指出,“华盛顿和北京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有可能使美中之间加强商业合作的前景黯然失色,让企业高管担心在大国冲突中成为牺牲品。”

报道说,在中美贸易战期间看似暂时的寒意,现在可能成为常态。“尽管双向贸易量高于去年的创纪录水平,但天平已明确地向竞争和争夺倾斜。”

在北京的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舒曼说:“北京和华盛顿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出于安全原因,现在都愿意牺牲部分经济利益。”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担忧,”剑桥大学商学院中国管理学教授马奎斯说。“只要习近平掌权,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就会持续下去,而且这将越来越多地延伸到贸易和商业问题上。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开放和机会,但总体趋势是向下的。”

美国西东大学商学院管理系主任尹尊声

美国西东大学商学院管理系主任尹尊声

“这里有一个区别,一个是主动的,一个是被动的。” 西东大学商学院教授尹尊声说。“美国要维持霸权地位,符合美国的利益,是主动的进攻的形式,而中国是相对被动的局面。”

尹尊声认为,有些学者认为过去40年是美国恩赐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这是错误的观点。“我是研究经济和国际贸易的,实际上是两国一直在做买卖,双方都有利可图才有贸易产生,这不是美国人过去40年吃了大亏、中国人占了大便宜,不是这么回事啊。实际上互相都是有好处的。”

不过尹尊声承认,目前双方的贸易关系并没有完全脱钩。“从今年上半年的从中国进口的数字看,美国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有很大的依赖性的。”

但文贯中认为,美中经贸关系恶化关键恰恰在于双方无法实现“对等”。文贯中说:“美国一直要求中国改变其经济体制,而这种呼声从一开始就来自美国在中国经营的商人。”

“他们当时支持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因为他们深受中国党国体制的歧视和排斥,包括他们被强迫转移、甚至被盗窃知识产权。他们希望美中关系能够对等,就是美国和中国开放程度应该对等,不能你享受着美国的开放制度,却排斥美国商人在中国的活动空间。”文贯中补充。

但是,“习近平不准备这么做。”文贯中说。“他以巩固和加强党国体制为己任,会提出一系列政策,从已有的市场体制往后退,比如推出供销社、食堂等做法。他会以现有的、甚至还要进一步收紧的党国体制作为跟美国谈判的前提,你要中国市场就来,不要就算。接受我的条件,生意还是可以做的。”

文贯中认为,“习近平的资本就是14亿人的市场,收入水平也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了,中国现在处于中上收入和高收入国家之间。估计习近平的政策让中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会越来越困难。但可以在中上收入国家的行列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的市场容量因而是巨大的。所以,我觉得中国跟美国的博弈会继续。”

而现在美国及其盟国实行的对华经贸政策是重在对等,但不作彻底切割。但文贯中表示,“这种放开存量,管住增量的政策,其效果的彰显需要时间,起码五年到十年,才能判断成效。”

动态清零政策是习近平的政治控制工具

由于习近平坚持新冠疫情的清零政策,今年以来,中国经济遭受沉重打击,经济增长不断下滑。10月中国进出口数据双双大幅度下滑。分析人士对中国2022年全年增长达预期普遍表示悲观。

上周,路透社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中国正执行的动态清零政策很快将发生实质性改变。

他的说法引出了金融界人士对中国高层结束清零政策的各种乐观传言,而中国官方也暧昧地不予否认。于是上周五中国A股和港股双双大涨,恒生科技指数暴涨11%。

但到了周六,北京出面否认。中国国家卫健委发言人说,中国防控形势依然能严峻复杂,“因此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和动态清零总方针绝不动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金融界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中央采取的“逼宫”做法。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清零政策正在使经济放缓,”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说。这种负面影响也扩散到了美国在中国的大公司。最近,苹果位于中国中部城市郑州的iPhone工厂周边地区暴发疫情,促使当地官员上周下令封锁七天。

《纽约时报》说,“在中国做生意越来越困难,难以顺利推出的iPhone 14成了牺牲品。北京为遏制新冠而采取的措施无所不用其极,加上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迫使苹果重新审视其主要业务。”

“但即使中国在未来某个时候离开清零政策,由于与清零无关的其他各种原因和全球经济衰退,如全球经济放缓,中国仍会有一个放缓的经济。”张彦指出。

张彦认为认为,中国的经济存在着长期的结构性问题,“一直缺乏我们之前见到的改革时期雄心勃勃的改革。”张彦说。“很多改革还没有进行,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户口改革,已经谈论了几十年了,没有人真正做到。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中国的长期增长,对更多自由市场改革,尤其是银行改革,不去向大型国有企业提供资金,所有这些事情都是必要的,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努力。”

而文贯中认为,清零政策已经成为习近平手中控制社会和巩固权力的政治武器。“现在习近平把自己权力的巩固以及中共作为执政党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所以他认为用目前清零政策正好可以巩固自己的权力。”文贯中说,“我觉得他不会没看到经济的损失,但他已经提出要算政治账不要算经济账。”

不过,《华尔街日报》周三(11月9日)引用消息人士报道,“中国领导人正考虑采取措施逐步重新开放,但进展缓慢,也没有设定时间表。”

拜习印尼如见面是否会谈经贸问题?

下周拜登和习近平可能会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G20峰会上会面,如果峰会得以举行,这将是拜登入主白宫以来首次面对面峰会。在他们的讨论话题中,是否会包括价值 6550 亿美元的美中贸易关系?

尹尊声认为,拜习会的可能性很高。“我的判断是元首见面是正常的逻辑,即便美国在战略上要跟中国对抗,也不影响他们俩的见面,各自表明立场,然后再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尹尊声说:“从二十大看,中国对美国的态度实际上在放软,说了很多软话的,不是像以前那么强硬,但另一方面中国从它自己的历史经验上来看确实不敢抱有幻想,在过去200年中国确实是被西方世界欺负的国家,所以它防范的心理还是非常明确的。”

剑桥大学商学院中国管理学教授马奎斯认为,即使有会晤,“但我怀疑是否会有任何实质性的贸易协定。”

文贯中认为,如果有拜习会,“估计美国不会主动谈贸易问题,中方会有这个动力。” 文贯中说:“美国要谈的是台湾问题,乌克兰问题、特别是俄国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以及气候问题,这是美国更关心的,而且也是对是否缓和与中方关系的试金石。”

文贯中说,在商界、华尔街的压力下拜登可能会讲几句话,“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他的重点。重点反而是继续压中国。”

张彦认为,如果美国的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众议院多数,别说美中经贸关系,美中总体关系都有可能大幅度恶化。

“不难想象,共和党人会对新冠肺炎或类似事件的起源展开调查,如实验室泄露理论,他们会举行听证会。如果他们推出这个,会让中国抓狂。你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而且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别想在不久的将来与中国建立更好关系,就算习近平想要。但我相信他认为中国和美国在技术、经济增长等各方面都存在着根本性冲突。”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