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专访科兰兹克:中国的全球媒体战打赢了吗?

Wed, 14 Dec 2022 01:03:36 GMT

中共官媒央视在总部大楼外的中国国旗。(2021年2月5日)

在中国政府放开新冠封控,北京染疫人数暴增后,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疫情的发展。中国官媒的报道能在多大程度上反应出真实情况令人质疑。

过去10年,中国对大外宣的投资进入了一个巅峰时期。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获得了大量资金,并在美国、欧洲、非洲、东南亚等地招募了大量的外国记者,目的就是在国际舞台“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

但中国的投资收获甚微,一些最新民调显示,世界各国民众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比例达到历史新高。希腊、英国和美国人在2021年对于中国的负面看法直线上升。在波兰和匈牙利,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分别上升了21和17个百分点。在德国现在有71%的人对中国持负面情绪,在20年前,这个数字仅仅为37%。

为何大幅的投资回报率如此之低?中国的大外宣是否有成功之处?失败之处又在哪?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北京的全球媒体攻势:中国影响亚洲和世界的不平衡活动》(Beijing's Global Media Offensive: China's Uneven Campaign to Influence Asia and the World)或许可以提供一些答案。

美国之音最近对该书作者,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资深专家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 进行专访。以下是专访的节选内容。

记者:祝贺您的新书出版。首先我们来谈谈您写此书的目的,什么原因开始让你关注中国的全球媒体宣传?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资深专家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视频截图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资深专家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视频截图

科兰兹克:大约五、六年前,中国开始试着建立一个全球媒体信息帝国,他们向中国国际电视台(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 CRI) 和新华社投入巨资。我想习近平及其政府,甚至在那之前,北京认为关于世界和中国的全球叙事都被自由民主国家的媒体所主导,像是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英国广播公司(BBC)或是共同通讯社(Kyodo News)。

北京希望他们自己的媒体能够掌控越来越多关于中国的报道,关于党的报道,关于习近平的报道,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报道等等。有点像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由专制国家控制,但被全球视为高质量的新闻机构...但最终我实际发现的是,(中国)大多数大型国家媒体都完全失败了。

记者:如何失败?能不能具体谈一谈?

科兰兹克:与BBC或CNN等其他全球媒体相比,或者与某个国家的当地媒体相比,我们看到CGTN和CRI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受众都非常少。有很多关注CGTN或CRI在不同地区的收视率和收听率的调查,你会发现即使在拉丁美洲和非洲这些对中国持相对正面态度的地方,他们的收听率和收视率还是非常低。

记者: 在你的书中,你谈到中国想把CGTN打造一个能与CNN媲美的国际主流媒体。你也谈到了半岛电视台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模式。能不能具体谈一谈中国在CGTN方面的做法?

科兰兹克:CGTN不可能变成半岛电视台,而且可能永远不能像半岛电视台的原因之一就是,半岛电视台在卡塔尔。是的,卡塔尔现在经常出现在新闻中,主要是因为世界杯。但总的来说,卡塔尔是一个很小的石油国家,他们奉行专制君主制,但世界上大多数人除了现在因为世界杯,并没有太多关注卡塔尔。

所以半岛电视台驻其他国家的记者,比如拉丁美洲、美国、东南亚或东北亚、欧洲大部分地区的记者,他们可以写出大量与卡塔尔毫无关联的故事。半岛电视台的优势在于,他们为中东以外的所有其他地区的记者提供了很大的自由度。因此,他们聘用了大量优秀的记者,并在地区内开展出色的工作。

但这对中国来说不太可能,因为中国不是卡塔尔。那是一个小国,大多数重要报道都与它无关。对中国来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报道,经济外交政策、全球议题、军事报道,可能都与中国有一些关联。所以认为他们会像半岛电视台一样允许媒体自由度,这个想法一开始就是有缺陷的。

北京中国中央电视台暨中国环球电视网大楼(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北京中国中央电视台暨中国环球电视网大楼(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记者:CGTN的记者,他们在报道地区和全球议题中的自由度有多大?

科兰兹克:由于过去三年中国灾难性的政策,加上北京越来越由集体威权体制走向一人统治,CGTN和CRI雇用的大多数专业记者现在都离开了。我采访过许多离开CGTN的制片人和记者,这里有外国人也有中国人,他们都说现在报道的空间越来越紧。

记者:那么新华社呢?您在书中谈到新华社似乎在发展中国家取得了一些成绩?

科兰兹克:新华社有一些不一样。他们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媒体中站稳脚跟,与许多新闻媒体签署内容共享协议,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国家的当地媒体中。这个影响只会扩大,因为新华社正在不断扩大。他们拥有大量的记者,特别是在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在那里他们的报道量比许多新闻社都要大。他们提供的服务可能比其他新闻社更便宜,甚至免费。

记者:所以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人们阅读的新闻可能来自新华社。这里有什么顾虑吗?

科兰兹克:新华社不是美联社或路透社,新华社仍然是国家宣传机构,同时也是新闻通讯社。 新华社在历史上也是一种情报机构,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提供内部参考文件。 所以依靠新华社作为新闻载体是有问题的,非常有问题。(相比其他中国国营媒体)新华社的内容更多,因为它是新闻通讯社,其内容更符合事实并可能与其他新闻通讯社的内容混合,所以其他国家的媒体能够以不同的方式获取和处理它。新华社里的宣传成分也稍微少一点,他们以一种更脱离中国的方式报道了很多事情。

我们假设泰国有一个坠机事件。。。纽约时报和英国卫报要进行报道,但是他们在曼谷没有那么多记者。所以一开始,新闻通讯社要报道这个事件,而且要赶快报。他们在乎的是作为第一个发表的新闻通讯社,发表一篇简短的即时新闻。他们在乎的是报道的正确性,但他们不会去写一两千字的长文。新华社也会去跟进报道…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你要知道这是新闻事件的第一份稿子---问题就是,如果这些历史性的第一稿并不是由美联社或是其他新闻通讯社撰写的,而是由新华社撰写的,特别是有关中国的新闻,这就可能出现问题。

我20多年前在法新社工作,我看到这些新闻通讯社撰写的第一稿,它们不一定是纽约时报或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的副本,这些第一稿确实会影响人们如何看待或是报道一个事件。现在随着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的盛行,这些第一稿很快就发出去了。如果最初的报道有误,更正它是有难度的。我们在很多报道中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如果这第一稿由新华社提供,特别是与中国有关的故事,这就是巨大的隐患。我认为这是在某些地方相当成功的新华社可能带来的诸多危险之一。

2021年11月16日,一个屏幕播放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谈。

2021年11月16日,一个屏幕播放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谈。

记者:最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怎么样来应对中国推动其叙事的野心呢?

科兰兹克:我们看到那些被中国作为第一波发动媒体攻击战的目标,比如说台湾、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日本和韩国,他们都已经开发了相当有效的数字化素质项目,来帮助他们的公民有效的区分网络上的不实信息。美国需要启动类似的项目。

另一点,我想很多国家也都意识到了,媒体是一个影响政治,甚至他国政治的有效工具,所以在这方面需要更多的评估。

最后,每个国家都应当投资在国外的独立媒体,这些媒体能够很好的揭露中国的宣传攻势。与此同时,(美国)也应当投资类似美国之音或是自由亚洲电台等国营媒体,这些媒体通常是一些威权国家唯一的独立信息来源。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