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调查人员称,2019年底武汉首次发现新冠病例之前的两个月里,中国中部地区约有90人因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住院。他们表示,将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允许进行进一步的检测,以确定新冠病毒是否比已知时间更早就已开始传播。

根据调查人员的说法,过去两个月,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对其中约三分之二的患者进行了抗体检测,并表示没有发现感染该病毒的痕迹。但调查疫情起源的WHO团队成员表示,任何抗体都可能已在拖延期间消退到无法检测到的水平。

带领WHO上述团队的食品安全科学家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说:“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该团队周三结束了对中国为期四周的访问。

WHO团队的成员表示,他们敦促中国对2019年秋季在湖北周边收集的血液样本进行更广泛的检测,以寻找有关新冠病毒首次传播时间的证据。武汉地处湖北。WHO调查人员称,中国当局表示自身还没有获得必要的权限来测试样本。其中许多样本保存在血库中。

WHO团队的成员表示,他们敦促中国对2019年秋季在湖北周边收集的血液样本进行更广泛的检测。湖北是新冠病毒被首次发现的地方。

WHO团队的成员表示,他们敦促中国对2019年秋季在湖北周边收集的血液样本进行更广泛的检测。湖北是新冠病毒被首次发现的地方。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国向WHO披露的信息令人怀疑可能早在2019年10月新冠病毒就已经在中国传播,而如果能更早发现也许有助于在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之前被遏制住。中国政府表示,中国发现的首例感染者于2019年12月8日出现症状。迄今新冠疫情已导致全球逾230万人死亡。

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周二表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已对血液样本进行了抗体检测,并翻查了来自233家医疗机构的病历,但没有发现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初之前就在武汉周边传播的证据。

他说,在2019年12月之前的几个月中,全死因和肺炎死亡监测数据未见死亡趋势出现意外波动的证据,对感冒药和咳嗽药销售数据的分析也未能提供有用信息。

北京方面一再试图传达这样一种信息,即中国成功控制了一场始于其他地方的疫情。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重申了中国政府的说法,即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地区出现,并敦促这些国家邀请WHO进行调查。


当地时间周二,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小组的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是由某种动物传染给人的,而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小。《华尔街日报》驻中国政治外交编辑Jeremy Page报道说,这批科学家在武汉到访了华南海鲜市场、新冠定点医院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参观了展现中国抗疫成就的纪念馆。至于WHO调查小组到底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专家们总体表示对获取的中方研究病毒来源的新数据感到满意。封面图片来源:Thomas Peter/Reuters

WSJ S Chinese

WHO周二表示,病毒因实验室事故而泄露的可能性不高。团队成员达萨克(Peter Daszak)表示,WHO现在将把大部分注意力转向东南亚,并希望对那里的野生动物和动物产品供应链进行仔细审视。

WHO代表团访问期间,调查人员说,他们收到了中国当局提供的病历资料,这些医疗记录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在湖北省调查的233家医疗机构、涉及大约92个人的病历。这92人都曾有肺炎或其他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最近几个月中国有关部门要求对那些患者进行抗体检测。

安巴雷克说,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已经死亡或拒绝接受检测。他和团队其他成员说,其他人的血清检测呈阴性;血清检测是为了寻找抗体。

安巴雷克说:“数字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并不真正知道在感染一年多后利用血清测试来检测新冠抗体的可靠性如何。”WHO的另一位研究员、微生物学家伦德茨(Fabian Leendertz)说,过去那么久了,发现抗体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WHO团队中的荷兰病毒学家科普曼斯(Marion Koopmans)表达了相同的担忧。“根据我们对血清学的了解,在这92个病例中,至少会有一些阳性结果,”她说。“抗体确实会消失。抗体水平会下降,但如果是严重感染,抗体水平不会下降得那么快。”

假如这90个病例中存在新冠感染病例,可能有助于解释研究人员认为2019年11月和12月在欧洲、甚至可能在美国出现的疑似新冠病例。

许多科学家相信,在武汉发现足够新冠病例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了。图为2020年2月,工作人员转移一名因新冠去世的患者的遗体。

许多科学家相信,在武汉发现足够新冠病例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了。图为2020年2月,工作人员转移一名因新冠去世的患者的遗体。

图片来源:ASSOCIATED PRESS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意大利研究人员发现有证据表明米兰地区一名四岁男孩曾感染新冠病毒,在2019年11月30日,这名男孩曾因出现呼吸道症状和呕吐接受治疗。研究人员在回顾性检测这名男孩的呼吸道样本以及其他患者的样本时,发现他样本中的RNA(核糖核酸)与部分新冠病毒RNA完全匹配。

早在2019年12月,也就是2020年1月19日美国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几周前,美国也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些新冠病例。

研究人员在数十份被保存下来用于研究的血液样本中发现了疑似新冠感染。究竟有多少人感染了这种新病毒还不清楚。研究人员表示,这种病原体更有可能是在其他地方传播并输入美国的,而不是源于美国。

许多科学家认为,在武汉同时出现足够多的病例从而被发现之前,新冠病毒可能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的研究人员去年秋天进行的一项建模研究表明,该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0月中旬就已经在湖北悄然传播。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进化生物学家、上述研究的作者沃特海姆(Joel Wertheim)表示,2019年10月和11月出现90名有类似新冠症状的患者住院,这么大的数字令人吃惊。该研究已发布在一个在线服务器上,并已提交给期刊发表。

沃特海姆称,如果发现任何确诊病例都将提供大量信息,基因组测序结果会让人眼前一亮。他表示:“这将有可能改变我们对这场新冠疫情是怎样开始的理解。”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传染病流行病学家米勒(Maureen Miller)表示:“这其中包含很多政治色彩。”米勒称:“当时该病毒的传播范围可能比他们认为的要广得多……现在做抗体检测太晚了。机会已经错过。”

WHO团队表示,这种病毒很可能是从蝙蝠传播到另一种动物,然后再传给人类,而不是从实验室传播出来。他们还提出,该病毒可能是从其他国家进入中国的,或许是通过从东南亚等地区进口的冷冻产品。

中国政府已否认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此前曾表示,存在大量尚未披露的证据能证明病毒可能源于武汉实验室。北京方面则声称,该病毒可能通过进口冷冻食品进入了中国。

梁万年表示,中国专家组查阅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未发表研究,这些研究表明,在武汉发现新冠病毒的前几周,该病毒就已在国外传播。WHO团队表示,愿意在意大利等其他国家更深入地进行此类研究。

美国周二表示,除中国以外,没有发现其他潜在病毒源头,并希望查看WHO为期四周的病毒溯源工作的基本资料。

WHO之前就希望看到武汉第一例已知病例出现之前几天,任何有类似新冠肺炎症状的住院患者的抗体检测结果。但此类检测是上月才进行的,如果时间能大大提前,可能显示出感染迹象,从而将提供一个重要线索。

这一检测延误使得WHO专家组更加依赖于2019年11月前后采集、并一直存放在中国医院或血库中的的血液样本。但专家组成员表示,现有样本并不具有整体代表性,因为包含较大比例的儿童,而儿童血液样本几乎无法提供疫情早期传播方面的线索。


为了让人们在疫情期间保持居家,各国采取了封锁或者罚款等硬性措施。近期,中国北方城市暴发了自去年4月以来最大的一波本地疫情。随着春节的到来,为了防止病毒在大规模的春运中传播,中国采取了奖励而非惩罚的措施。视频中,《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社长Jonathan Cheng介绍了中国政府和企业如何鼓励人们就地过年,其具体措施包括发放现金奖励、提供免费表演和赠送手机流量等。此外,他还分析了这些举措在减少人流,防止疫情扩散上的成效。封面图片合成: Ang Li

WSJ S Chinese

对血液样本的进一步系统研究将有助于确定2019年12月之前该病毒是否已在中国传播。

“提出建议很容易,但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科普曼斯称,他援引中国有关部门的声明说,他们没有获得进行此类检测的许可。“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中方肯定也是有兴趣的。”

WHO团队的丹麦流行病学家费希尔(Thea Fischer)也称,她建议对健康人口中的代表性人群进行系统的血清学研究,就像在其他几个国家进行的一样,这一步“将让我们更接近了解更早的时候人口中可能存在的传播情况”。

她称她已经要求和武汉献血中心会面,并在双方会晤时确认可以获得样本,官员对未来合作的想法持开放态度。

研究人员表示,查看是否保存了可以进行新冠检测的呼吸道或其他疾病的患者样本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