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制定了一项计划,旨在弄清新冠病毒是如何首次传播给人类的。六个月过去了,中国尚未透露自己发现了什么——或者在这方面做了多少工作。为了解情况,WHO的一个专家组周四抵达武汉市。

根据前述计划,中国的科学家要梳理医院记录,检测污水样本和献血样本,采访早期病例,并绘制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人员和食品的流动情况;中国最初报告的大多数病例都来自该市场。WHO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并不清楚中国科学家取得了哪些进展。在中国国内,官员们基本尚未就中国科学家计划向WHO专家组展示哪些研究或数据以及专家组将访问哪些地点透露任何信息。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杰出的科学家,他们一直相当活跃,但很难了解其所做工作的全貌,” WHO赴华考察专家组成员、微生物学家Fabian Leendertz说。“直接去往那里,大家坐下来谈谈是有意义的。” Leendertz曾精准找到一棵可能是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源头的树,这颗树也是蝙蝠的栖息地。

WHO已表示,新冠病毒溯源不是为了要找谁来承担责任。Leendertz 说:“让我们看看哪里存在问题,为什么会存在,是技术上的还是其他方面的,并制定一项计划来改善这些问题。”

几个月来,WHO一直在与北京协商,希望获准进入中国,评估研究情况并制定下一轮研究计划。由此找到的答案可能有助于防止另外一场冠状病毒疫情暴发,并让人们在某种程度上了解这场大流行是如何开始的。新冠大流行已导致至少9,200万人感染并摧毁全球经济。

周三,戴着口罩的购物者在人流高峰时刻在武汉的一个购物中心外。

周三,戴着口罩的购物者在人流高峰时刻在武汉的一个购物中心外。

图片来源: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但这项调查也给中国带来了政治上的担忧,中国官员曾多次暗示,病毒起源于另一个国家,或在世界多个地方同时暴发,北京方面已经要求WHO考虑这些理论。WHO的研究人员说,这些情况似乎不太可能,但如果有任何新的数据指向这个方向,就应该进行研究。作为WHO最强势的成员之一,中国已多次推迟上述行程,导致WHO与该国罕见地在公开场合发生口角

国家卫健委发言人米锋周三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中方愿意继续与WHO及国际专家就此开展密切合作,共同推进下一阶段溯源工作。他还称WHO也需要对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类似的考察,但未详述。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由来自欧洲、东亚、中东和澳大利亚的生物学家、流行病学家和畜牧业专家组成的WHO专家组已经抵达。专家组抵达后将被要求隔离两周,期间专家组成员预计将与中国同行进行视频会议,以制定此后两周的日程表。

专家组预计将探访现已关闭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以了解人们在该市场内的互动往来及所售产品;许多最早发现的新冠病例都出现于华南海鲜市场。一个主要问题是,新冠病毒是首先从华南海鲜市场所贩卖的动物向人类传播,还是说这个市场只是一个出现早期超级传播事件的发生地,太多人在此染病,才让政府部门注意到这里。专家组中的食品安全科学家Peter Ben Embarek称,在华南海鲜市场暴发疫情之前,可能已有数以百计的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

Embarek称:“我们必须去看看2019年11月和12月进出过南海鲜市场的一切。Embarek想知道,新冠病毒是通过受感染的人、动物或被病毒污染的商品进入这个市场的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曾表示,该机构在取自华南海鲜市场包括下水道废水和摊位在内的环境样本中检出了新冠病毒,但在其提取的动物样本中没有检出病毒。但专家们称,受感染的动物或被病毒污染的肉类有可能早在疾控专家抵达之前就已经售出或清除。

中国官员去年年初称,他们当时正在追查华南海鲜市场所售野生动物的供货商,但其尚未公布任何相关信息,也没有公布一张流行病学地图;官员们曾表示他们会绘制一张地图,上面标注动物交易商铺的详细信息或患者在该市场活动情况分布图。

中国疾控中心去年1月表示,怀疑病毒是从市场上被当作肉食出售的野生动物传播给人类的,并表示确认这种动物的身份“只是时间问题”。7月份时WHO和中国起草了一项计划,根据该计划,中国研究人员将进行面谈、检测血液样本并研究中国各地医院保存的肺部X光片,这些步骤可以显示疫情最初开始的时间和地点。

然而自那以来,也不知道是研究停滞了,还是中国当局对结果保密,期间北京方面一再指责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将这一问题政治化。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周三告诉记者称,“近期我没有看到针对中间宿主新的研究报告,现在没有更多信息”,但他表示,“溯源工作一直在推进”。

特朗普政府官员曾表示,该病毒可能是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或者武汉另一家进行类似研究的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中国对此予以否认。WHO官员称,他们也会考虑这一理论,但相对来说该理论的可能性不大,目前也没有前往上述实验室的计划。

除非受到邀请,否则WHO不能派遣自己的疾病调查小组进入一个国家,因此该机构主要依靠中国政府的科学家来开展该项研究。

一般来说,科学家们认为导致新冠疫情的SARS-CoV-2病毒源于潜伏在蝙蝠体内的数千种冠状病毒之一:在中国西南部云南省的蝙蝠体内发现了两种已知最接近的冠状病毒。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遗传学家Peter Forster说,此次疫情暴发之初,与那些蝙蝠栖息地的冠状病毒关系最为密切的SARS-CoV-2毒株在中国的南方地区更常见,这表明疫情可能始于这些地方,而不是武汉。

WHO研究人员表示,这种病毒很有可能是通过另一种哺乳动物从蝙蝠传播给人类,可能是貂或者猫,它们可以在无症状的情况下传播该病毒:去年在武汉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13.7%的受检家猫和流浪猫冠状抗体呈阳性。

总的来说,WHO已经找出了大约500种可能感染第一个人类的不同物种。

专家组的微生物学家Leendertz说:“谁也不应指望专家组会得到结论性的答案;他们会带回一个好方案,而这个方案必须得到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