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世界各国领导人为特朗普重返白宫做好准备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Donald Trump)多年来都在招惹美国的盟友,他质疑北约(NATO)存在的意义,要求成员国增加财政投入,最近还考虑不再保护那些国防支出不足的成员国。

北约成员国和其他美国伙伴本周将齐聚华盛顿庆祝北约成立75周年。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在11月大选中获胜的概率上升。各国领导人正争相与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建立共识。

他们最迫切的担忧是乌克兰问题:特朗普宣称他将在宣誓就职前迫使俄罗斯与乌克兰达成和平协议,从而凭一己之力结束这场战争。由于俄罗斯要求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并割让大片领土,一些北约成员国担心,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胁迫基辅屈服,或可能停止向乌克兰军队提供继续战斗所需的武器。

波兰总统杜达(Andrzej Duda)今年4月前往纽约特朗普大厦与这位前总统举行了两个半小时的会晤。杜达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他当时谈到了乌克兰的战略重要性。他没有透露晚餐的细节,只是说他们享用了“美味的牛排”。

“我向特朗普表达了我的观点,我对局势的评估,”杜达说,还称两人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曾成功合作过。

退役三星陆军中将、曾担任时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家安全顾问的凯洛格(Keith Kellogg)表示,外国官员的此类接触已经很常见。凯洛格在出任彭斯国家安全顾问之前曾在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高级职务。凯洛格并非代表特朗普或总统竞选团队发言,但作为特朗普核心圈子的前成员和未来可能的成员,他一直是一位备受追捧的对话者。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自去年11月以来,我们已经与160多位外国官员进行了接触,”凯洛格说。他补充说,接触的官员包括大使、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凯洛格目前是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America First Policy Institute)的成员,该研究所致力于推广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我们和他们所有人都谈过,”凯洛格说。“简而言之,从政治上讲,他们是在两面下注。”

特朗普不可预测的行事风格使各国政府与他的接触变得更具挑战性,特别是考虑到其竞选团队尚未正式指定具体人选在外交政策上代表特朗普。由于对新内阁中谁会影响特朗普知之甚少,一些国家正在利用现有的一切关系,或者正在直接与特朗普本人接触。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 1月份访问华盛顿时,曾邀请亲特朗普的关键议员共进晚餐,并于2月份在全球地缘政治论坛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再次邀请这些人共进晚餐。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朔尔茨最资深的助手、德国总理府部长施密特(Wolfgang Schmidt)每年都会前往华盛顿数次。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除了与拜登(Biden)政府的官方往来之外,施密特还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建立起了关系网,其中包括捐款人、议员和前特朗普政府官员。

但领导人之间的私交可能不足以消除与特朗普在北约问题上的矛盾,北约成员国本周将重申把乌克兰纳入该组织的长期目标。拜登政府一位高级官员上周五表示,北约峰会公报“将包括北约支持乌克兰走向欧洲-大西洋一体化的强烈信号”。

相比之下,特朗普指责西方首先承诺将乌克兰纳入北约,刺激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我认为这才是这场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特朗普在6月份接受“All-In”播客节目采访时说。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在与拜登的首场辩论中,特朗普表示,如果自己在11月当选总统,会在明年1月20日就职之前就平息这场战争。特朗普没有详细说明计划如何结束这场冲突,但他表示,不会接受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领土要求。

但凯洛格提出了一种可能的方法,这将标志着与北约当前战略的彻底决裂。在拜登主政期间,美国和北约无条件地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支持,希望战场上的胜利使乌克兰能够寻求其认为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而凯洛格和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幕僚长Fred Fleitz在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美国应该敦促停火,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不考虑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问题,然后推动俄乌两国进行和平谈判达成停火。

“你对乌克兰说,‘如果你们不支持这样的协议,我们就会停止支持,’”凯洛格说。“你对俄罗斯人说,‘如果你们不支持谈判达成的协议,我们将向乌克兰提供美国迄今为止尚未大规模提供的所有军事装备。’”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普京上周表示,他欢迎特朗普关于寻求解决方案以结束乌克兰战争的言论,不过他说不清楚特朗普计划的细节。

特朗普的支持者表示,这位前总统更宏大的目标是通过鼓励落后者增加财政投入来加强联盟。但曾在2018年至2019年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John Bolton)表示,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曾考虑让美国退出北约,如果再次当选,他可能真会这样做。

“我认为说他试图改革北约是可笑的,”博尔顿说。“他不明白集体防御联盟是怎么一回事。他基本上认为,我们是在为这些盟友提供防御服务,而他们支付的费用不够。”

北约以外的外国官员也在与特朗普及其核心圈子建立联系,希望影响他未来在贸易和国家安全等棘手问题上的决定,或至少减轻这些决定带来的冲击。

日本希望确保特朗普不会对日本商品征收关税,并维持美日同盟。预计日本首相将与其他伙伴一起出席北约峰会。日本与特朗普接触的主力是前首相、现年83岁的麻生太郎(Taro Aso),他曾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担任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目前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的二号人物,他今年4月曾在特朗普大厦与这位前总统会面。

日本前国家安全顾问Shigeru Kitamura与特朗普政府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有业务往来。两人目前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咨询公司,这两家公司之间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认为我们已建立了非常好的私人关系,”Kitamura说。

澳大利亚已经采取措施,似乎是为了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做准备。澳大利亚副总理计划出席此次峰会。澳大利亚前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5月份会见了特朗普,引发外界猜测,如果莫里森所在的中右翼自由党(Liberal Party)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重新掌权,他可能会成为澳大利亚下一任驻美国大使。

就连墨西哥也在试图与特朗普建立私交。如果特朗普胜选,可能会对墨西哥首位女总统及首位犹太裔总统辛鲍姆(Claudia Sheinbaum)构成挑战,辛鲍姆是一位左翼学者,将于10月份就职。

现任和前任墨西哥官员表示,虽然特朗普与墨西哥即将卸任的民族主义总统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建立了牢固的工作关系,但他和辛鲍姆不太可能建立这种私人交情。

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即将上任的辛鲍姆政府正在为特朗普可能获胜做准备,那就是她已任命前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为未来的经济部长。埃布拉德在美国威胁对墨西哥商品征收25%的关税时领导了与特朗普政府的谈判,他将担任定于2026年进行的《美墨加协定》(USMCA)评估的首席谈判代表。

尽管如此,波兰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Poland)会长Tony Housh表示,私人关系的作用有限,欧洲领导人对北约以及他们与美国的关系感到担忧。

华沙的军费开支远高于北约的平均水平,占GDP的4%以上。波兰还在过去两年签署了500亿美元的美国武器购买合同,并与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就建造一座耗资200亿美元的核电站达成协议,这是波兰的首座核电站。

“如果波兰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这固然重要,但为了确保自身安全,波兰仍需要拉拢欧洲其他国家,”Housh说。“仅靠美国是不够的。”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