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两会看点与价值今何在

Fri, 05 Mar 2021 11:30:00 GMT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走上北京人大会堂的全国人大年度会议开幕式主席台。(2021年3月5日)

两会看点与价值今何在

进入3月,中国又迎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年会(简称“两会”)的季节,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加大了有关两会的正面宣传力度。与此同时,两会年会在中国公众眼中的价值和意义则受到越辣越多的漠视和怀疑。批评者说,两会先前呈现给中国国公众的娱乐价值如今也大不如前。 

官方的宣传与中国的现实 

1949年以武装夺取政权的方式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共当局声言它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行的是真正的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每年中共当局耗费数额庞大的资金召开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但到底耗资多少一直是中共的国家机密。 

2005年,中国国内有人通过一些地方政府零星透露的信息推算,当时中国每年用于召开各级人大会议的资金大约为50亿元人民币。中国官方对那一数字即不承认也不否认。官方也没有公布近年来的年度人大会议耗资多少。 

此外,今年的两会的保安措施空前严密。官方媒体早些时候报道说,全国“两会”用车体检须过37道关;两会安保方案全面启动,北京再开“三道防线”。这些额外的保安措施使今年的两会耗资增加了多少目前也是中国的国家机密。 

在2021年的两会季节到来之际,中国官方媒体一如既往地展开了正面宣传和歌颂运动。中国官方传统媒体以及网络媒体充斥着以下这样的正面宣传: 

——2021年两会前瞻:历史交汇点上的中国信号(3月3日新华网) 

——世界看两会丨多国人士期待两会传递令人鼓舞的信息(3月3日央视新闻客户端) 

——AI看两会 | 从网友热议话题看“十三五”民生成绩单(3月2日央视) 

——两会调查结果出炉:依法治国、社会保障、乡村振兴最受关注(3月2日人民网) 

然而,批评者说,这些官方宣传充斥着言不及义的套话、空话、车轱辘话,缺乏实质内容,或对公众所关心的话题闪烁其词,遮遮掩掩,欲说还休,除了空泛的宣传之外别无实质内容。 

例如,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在“两会调查结果出炉:依法治国、社会保障、乡村振兴最受关注”这个标题之下说:“今年,选择‘依法治国’一词的网友人数最多,这也是‘依法治国’一词自两会调查开展以来首次登上热词榜榜首。这一结果展现出过去一年我国一系列法治建设举措深入人心,也体现出全社会对‘十四五’开局之年法治中国建设的关注与期待。” 

批评者说,人民网以及中共控制的媒体对为什么中国网民最关注“依法治国”的问题讳莫如深,回避当今中国的现实,这就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法治状况近

来加速恶化,从中央到地方的中共机构一党独裁,有权任性,无法无天,甚至连中共自己推出的法律都肆意践踏,但中国公众对这种肆意践踏法律的行为表示抗议就有可能被以“寻衅滋事”之类的口袋罪抓捕、起诉、判刑。 

此外,中共当局还越来越大力推行中国特色的“法治”,动辄以经济犯罪的名义打压一些著名的提出批评意见的人士,其中包括对批评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做法的北京房地产商任志强实行抓捕和判刑,对当局打压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提出抗议的商人耿潇洒男实行抓捕和判刑。 

参政议政宪法权利可望不可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 

但批评者说,中共所实行的所谓“人民民主”只是独裁的别名,人民代表大会是一个名不副实的称号,因为所谓的人民代表不知道是谁决定的,而且所谓的人民代表也不跟选民联络。任职时间最长的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曾被誉为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活化石”。获得过中共领袖习近平颁发的共和国勋章的申纪兰曾经公开骄傲地说,作为人民代表她不跟选民交流。 

许多中国人对人民代表大会与人民无涉、与人民参政议政无涉的局面感到无奈。这些人包括中国法律人谢燕益。 

在今年的两会到来之际,谢燕益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年我已经不太关注所谓两会之类的东西或官方的一些什么活动,因为所谓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过去从法律人的角度说,你说激情也好,热情也好,责任感也好(我还是关注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以及对政治现实的认识(就对两会不太关注了)。我现在的真实状态就是我不太关注了。我更关注的就是具体的、我们可以力所能及可以去关注的事情。” 

谢燕益接着说,实际上关于两会,他跟许多其他中国人一样在制度,法律,政治,民生层面都有很多话可以说,但他个人觉得现在徒说无益,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希望国家好,社会好,族群好,这个国家走向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 

在谢燕益看来,中国的境况好有赖于每一个人都承担自己的一份责任;就他个人而言,在去年中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又名武汉肺炎疫情期间,他曾申请信息公开;从法律层面而言,他也根据中国的有关赦免的法律提出监狱、羁押场所释放在押人员以减轻疫情。 

国情危急 人民代表鸦雀无声

每年到了两会开会的季节,中国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大力宣传某某人民代表或政协委员就人民关心的问题发表意见,提出建议。但批评者多年来抱怨说,这些官方宣传的所谓人民代表的意见、建议、发言几乎无一例外对中国人不得不面对的所有实质性问题不是完全回避,就是插科打诨顾左右而言他。 

批评者说,中国官方媒体和所谓的人民代表完全是中共当局的传声筒、应声虫,这种情况在去年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和肆虐时暴露无遗;在中国各地因疫情告急、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全面受到严重影响之际,中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就跟齐刷刷地死掉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就当局是否隐瞒疫情导致疫情大扩散问题、或就当局以防控疫情的名义实行惨无人道的封城、不准疫区的人外出治病的问题提出任何意见。

批评者还说,在当今世界,中国是为唯一的一个以防疫为名禁止疫区的人外出寻求治疗的国家,也是唯一的一个以防疫为名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禁止自国公民回国的国家。然而,对这些涉及中国人切身利益乃至生死存亡的问题,中国各级人民代表无一例外地保持了沉默。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和政协年会召开之际,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来自中国的作家和中共政权批评者盛雪表示,在中共的专制独裁制度之下,两会代表必定是中共的木偶。 

盛雪说:“其实中共的两会有点相当于它的一场政治的‘春晚’,所有的节目,所有的程序都是在这之前经过反反复复的挑选、审核、排练、排查,然后每一个也都是从各个方面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核准之后才走到最后这一步的。当它呈现在人们面前,呈现给世界的时候,它事实上所有的东西已经是一个成品。” 

盛雪接着说,两会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农历新年除夕举办的文娱节目春节联欢晚会高度雷同又同质,因为春晚也是一层又一层的反反复复的审核、排查和排练的结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确保政治上万无一失;随着中共政权越来越强调政治,春晚越来越无聊;政治上的春晚即两会也是这样,只是更加无聊。 

参政议政与一党一人独裁 

中共当局官方发言人以及当局控制的媒体反复宣传中国各地各级的两会是中国人民参政议政的具体体现,是中国的人民民主和中共政权合法性的具体体现。然而,如今中共当局即当局控制的媒体又在反复强调所谓的“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做到“两个维护”(即“维护习近平的中共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中国国内一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人士对美国之音说:当局如此强调“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全党服从党中央,党中央服从习近平,全国都要听习近平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要按照“顶层设计”办事,两会代表敢说个不字吗?既然如此,何必劳民伤财地扰民开两会呢?把中共当局写好的公报直接公布不就好了嘛? 

在今年两会即将召开之际,中国退休的老资格记者高瑜表示十分怀念19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两会。她说,那时的两会虽然也有严格和严密的政治控制,但毕竟还是有一点不同的声音,让中国人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未来发展抱有一线希望。 

年近80的高瑜说:“1990年代,在讨论三峡(大坝是否应当上马建设的)时候,还有真正的人大代表当场站出来表示反对,是一个叫黄顺兴的来自台湾的代表,而且当场退出会场。那时候(两会)还有个看头,还能体现大会有民主,有不同的意见。” 

研究当代中国政治和社会的一些学者说,19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两会稍微有一点自由的不同意见表达,但那种令很多人感觉耳目一新并怀抱期望的自由昙花一现,后来的两会则是一度以娱乐性而引人注目,如中共已故的独裁者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以荒诞无稽的话语宣扬他的爷爷;因积极参与1989年6月镇压北京要民主反腐败的和平抗议者而获得天安门屠夫之称的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出席两会时大秀国外名牌时装,并提出给所有的中国人建立道德档案这种所谓的“雷人”提案。 

一些批评者和观察家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进步,中共政权如今实际上已经基本实现了李小琳当年提出的所谓“雷人”提案,即基本上可以按照中共政权的喜好精准地对中国人实行就业和出行控制了。

宣传脱贫与制造贫困 

在今年两会举行前夕,中共当局2月25日在北京举行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宣布中国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与此同时,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将脱贫和民生问题列为两会宣传重点。中国央视网3月3日发出报道说:“5年来全国两会网友关注热点话题进行统计分析,民生话题占比最大,社会保障、脱贫攻坚、稳定和扩大就业等均是网友每年关注的热点。” 

高瑜表示,中国是一个大国,国情复杂,其复杂性的一个表现就是中共上面的官员大声向全国、向全世界宣扬脱贫,但下面的官员却千方百计制造贫困,许多人抱怨各地方官员或官员操控的打手整天到辛苦谋生的小商小贩那里寻衅滋事,掀翻打砸他们赖以谋生的摊子,全然不管商贩的那一点点可怜的生计。 

高瑜说,她本人实际上也是北京地方官员制造贫困的直接受害者,他的儿子本来工作得好好的,但北京公安局硬是逼迫他的雇主解雇他,使她全家失去生计,从而硬生生地在北京市制造出一个贫困户。她表示,根据她多年报道中国新闻的经验判断,她这种情况在中国不可能是特例,更不可能是唯一特例,无怪乎中国国内外有那么多的人对当局宣布的脱贫目标和成就感到怀疑。 

来自中国的作家和人权民主活动家盛雪说,中共作为一个统治集团已经僵化于独裁专制,难以改革。例如,中共政权每年耗费巨资举办两会,2005年的粗略计算为50亿元人民币,现在则不知多少亿,中共的制度决定了它只能浪费滥用民脂民膏,不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能用这样的资金会用来改善民生,比如改善教育,改善医疗。

盛雪说:“中共最高当局,比如说习近平某一天希望启动某种程度的、某种形式的改良,我相信中共现在的整体上的制度上架构已经无法给他这样的空间了。”

习近平2月25日在北京举行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发表讲话称,他治下的中国“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