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华世界 - 中国长期经营合作无间法国高层管理者 谋置入孔子学院

19/03/2021 - 14:22


中国试图在外国设立孔子学院担任大外宣先遣部队,上次本节目提到其借力使力于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法学院前院长梅斯特,以及一些法国大学受到中国政府千方百计试图把孔子学院挤入他们的校园里。梅斯特这个中国事务掮客与中国官方特别水乳交融、合作无间,这也是值得进一步观察的奇葩法国高层干部。这几年,斯特拉斯堡大学所属的阿尔萨斯省当局更是历经了中国政府利用孔子学院打头阵,长期经营渗透进入大学,引起法国学界及舆论的关注。另外,大家也许过去没注意中国在法国设立的第一家孔子学院,中国国企中兴通讯可说扮演重要角色,立下汗马功劳。这些细节及中国长期经营的手法近日被法国媒体长篇累牍地报道揭露,本次中华世界我们继续为大家做进一步的介绍。 

法国巴黎东方语言学院的藏学家教授罗班(Robin)提到当年邀请达赖喇嘛参加研讨会,受到中国官员盯梢的事,并找他们2次。她回忆当时,中国方面有来过2次,但在口头上,他们就不会那么顾及到需要态度微妙了。她叙述,当时计划要送30名交换学生到中国,她也担心因邀请达赖喇嘛参加一项研讨会而计划受阻。当时的校长马努埃.弗朗克(Manuelle Franck)在研讨会中被介绍上台,而且全程参加研讨会。虽然中国大使馆曾经禁止她这么做。但结果,也不了了之。她甚至后来在12月,她还前往中国,签署新的合作协议。她说,因此,面对中国施压,不应该退让。否则他们就视你为弱者。

斯特拉斯堡大学所属的阿尔萨斯地区于2000年底与中国签署协议,预定要设立一个孔子学院时,他们可能也提出了和巴黎高等政治学院一样的主张。2008年,中国第一次试图要求在斯特拉斯堡大学里设立孔子学院,遭到滑铁卢,于是孔子学院在外面设立。中国文学专家李立阁( Bizais-Lillig )透露说:“自2012年秋季,斯特拉斯堡大学遭到很大的压力,不只是来自中国的压力,同时也有来自大区的压力要求把孔子学院设立到大学里。”当时他们试图找到一个妥协方案。最初的协议应该是在2013年4月达成的。中国当局表示,如果把孔子学院附属于大学,他们将向阿尔萨斯提供新投资项目。大学学者们也就提出了一种蒙太奇的方法,可以将孔子学院按名称整合在一起,但是孔子学院仍留在自己原来的地方,独立于大学之外,从这一连串的“图谋失败”,也可以看出斯特拉斯堡大学教授们的小心谨慎。接着,同样是2013年,9月份,中国也夹孔夫子以令诸侯的方式,前往里昂开疆辟土,这一次轮到里昂大学的教师们拒绝把孔夫子融入里昂第二大学及第三大学,所以建院功败垂成。中国在孔子学院的经营上,有过4年的相对自由的教育方式后,中国汉办最终想要实施一种审查程序,这也引起不少反弹。

中国的孔子学院系列网,在法国设有18所孔子学院。 第一家,是与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合作下,于2005年10月在普瓦捷(Poitiers)大学开业。2013年,里昂的大学关闭了它的孔子学院,因为拒绝接受北京施加压力的审查制度。次年2014,继葡萄牙的布拉加孔子学院研究所发生另一起中国审查事件之后,瑞典斯的德哥尔摩和美国的芝加哥等几所西方大学也退出了这项孔子学院的计划。 法国的第18个孔子学院则于2019年在波城(Pau)成立。 至2020年,在美国,“ 孔子学院 CI”系列网被归类定性为“外交使团”,这使美国当局可以对其进行更有效的监视并应对其对外国影响力的运作。

 中国对外施弄混合式对待手法,当法国的汉学家们受到惊吓的时候,欧洲法律专家梅斯特(Mestre)在大学里竟然成了北京事务的冠军手。根据院长本人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的描述,2014年9月,在他的系里面,举办了一系列针对西藏的示威活动,并根据“中国驻斯特拉斯堡总领事馆的要求”筹组织举办了会议、展览、舞蹈和音乐会。 在2015年初,他离任时,当时的中国领事张国斌在离任招待会上,对“费金·梅斯特(Fei Jin-Mestre)女士致贺,表扬她的努力成功筹划举办了许多文化和艺术活动),对表示衷心的感谢”。这位院长的妻子曾是斯特拉斯堡管理学院的学生,她于2013年初创立了一个协会,名叫Sinostras,这是为了筹组负责“西藏周”的活动而成立的公司。 

斯特拉斯堡大学的讲师艾因德罗特(Ein drot)及尼古拉斯·诺德(Nicolas Nord)回忆说:“在研讨会的开幕典礼上,主席强调说:西藏从未被中国并吞,而说1950年的中国出兵干预是应藏人的要求。” 

根据诺德指出,具讽刺意味的是,梅斯特1990年代曾经担任他的老师,教学时,曾在课堂上以中国入侵西藏为例,指出这是国际法上的一个典型的侵略范例。

总之,在梅斯特院长的全力替中国当打手后,许多同事都很反感,因为这也表示,日后他们必须与中国领事馆合作。梅斯特也就在2015年联手中国举办“中欧人权论坛”,这是由一个研究人权的中国社会,它其实是由中国在1993年组织设立的一个假冒伪装的独立学者团体,其背后是由中国宣传部的一个公共事务司来指挥操纵。其实这根本就是在各种欧洲的机构里进行一种洗白的运作。而讽刺的是,梅斯特却对外反驳说,这并非中宣部团体。而他的好朋友,中国斯特拉斯堡前总领事张国斌还成为了这个独立协会的领导人之一。

中国在梅斯特身上下功夫

梅斯特2016年并没没有当选为校长,但似乎被中国文化吓坏的法国官员听信了中国的宣传。不过角逐失败后,梅斯特他离开了那里,但他在对外的自我介绍仍然称自己是斯堡法学院的名誉院长。 

梅斯特在布鲁日的欧洲学院授课一段时间,并增加了前往中国的旅行次数 。助教诺德.透露说,梅斯特的动机之一就是去中国旅行时能受到国王般优渥的待遇。 

梅斯特1998至2003担任过罗伯特 - 舒曼大学( l'université Robert- Schuman)的校长,这个学校后来与斯特拉斯堡大学合并。他在这里的升等也不顺利,正如同他院长任期的遭遇。 

报道指出,精于钻洞找机会的梅斯特,2017年获得重庆西南大学的教授职位,并在中国的察哈尔学会担任高级官员职位。 

美国智库亚洲国家研究局研究员的罗兰(Rolland)指出,察哈尔学会是中国最重要的三个智库之一,它在西方的分会是一个独立机构,但在中国,所谓独立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它只是一个中国共产党的橡皮图章。 

就察哈尔学会来说,创会主席是韩方明,他也是中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而斯特拉斯堡前总领事赵国斌则是察哈尔学会的秘书长,接着,梅斯特就很容易的在察哈尔学会获得一个兼职的高阶官位。

观点杂志指出,这种全球诱惑策略主要针对那些“被忽视者”,也就是那些失意者、被忽视的人、那些被自由全球化和西方阵营忽略的国家和地区,以及类似某些法国大学等组织的第二流或第三流机构。在中国的这种平行外交中,它隐藏掩住其反对西方民主国家的野心和令人懊恼的主题。国防安全领域的学者罗兰(Nadège Rolland)总结说:“从长远来看,一切都“涂上了一层蜂蜜”,有着“和平的文明”的形象”。 她还预先警告的说,“实际上,这并不是软实力,而是处于强硬能力中,一种奥威尔式的硬能力。” 

罗兰还警告说,当统一战线站起来捍卫中国的抵抗维吾尔人或对付香港人时,梅斯特却很有底气的说:“我的报酬根本不是中国察哈尔学会付给我的。” 但另一方面,他也承认自己获得在重庆大学担任教授的报酬。他说:“我做这些事,是出于友谊,是为了智囊团的成员。 ” 这真可说是法国高级管理官员与中国宣传部合作无间的例子!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