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官员称,中国大幅增加了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进口,这是对拜登政府两项外交政策优先事项的挑战,削弱了华盛顿重启长期停滞的谈判所需的关键外交筹码。

根据大宗商品数据公司Kpler的数据,预计3月份中国每天将从伊朗进口91.8万桶石油,这将是两年前美国对德黑兰实施全面石油禁运以来的最高数量。

这一趋势得到了其他航运跟踪机构的证实,其中一些机构认为原油交易量为每天100万桶。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SVB Energy International总裁、伊朗石油行业专家Sara Vakhshouri说:“如果按照目前的价格每天出口销售100万桶石油,伊朗就没有谈判的动力。”

图为2019年伊朗西南部的阿巴丹炼油厂。

图为2019年伊朗西南部的阿巴丹炼油厂。

图片来源:essam al-sudani/Reuters

当被问及中国进口伊朗原油对重启与德黑兰接触的努力有何影响时,美国国务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至于拜登政府将在德黑兰不收敛违反核协议的做法的情况下放松制裁的说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予以驳斥;该协议被称为联合全面行动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

普赖斯本周早些时候对记者表示:“如果伊朗人的感觉是,即使他们没有任何恢复全面遵守JCPOA的动作,我们也将提供优惠或单边做出姿态,那是一种误解。”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官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中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批评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政策是单边的,具有胁迫性的,并对美国的金融外交提出同样的批评。

对于已经因一系列安全和经济争端而承压的美中关系来说,北京与华盛顿的两个头号敌人进行原油贸易又增加了一个重大刺激因素。

拜登政府官员本周在阿拉斯加首次与中国官员进行高层战略对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