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红酒市场领导者Treasury Wine Estates的股价从2019年的最高点下跌了40%,Wynns是其旗下品牌之一。

图片来源:Carla Gottgens/Bloomberg News

2024年2月12日12:40 CST 更新

苹果公司(Apple)和LVMH等高端消费品牌从中国与西方之间日益增长的贸易中受益良多,直到不久前,澳大利亚葡萄酒也是其中一大受益者。

然而,一旦形势转差,这些品牌也尤其容易受到冲击。澳大利亚一度繁荣的葡萄酒出口陷入窘境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案例,同时也是一个警示,表明如果中国和西方之间的紧张局势再次升级可能带来什么。

2020年,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169%的关税,指责该国葡萄酒制造商向中国“倾销”产品,即以低于正常价格销售葡萄酒。然而,在中国采取这些行动前不久,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一项国际调查。中国还对大麦和煤炭等其他澳大利亚商品实施了限制。

im 924128?width=639&height=852

这些行动很快产生了巨大影响:2023年,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大陆的葡萄酒比2019年减少了99%。2019年,中国成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第一大出口国,占总出口的近40%。与美国和英国等其他主要市场相比,中国消费者也更偏爱高端葡萄酒。按价值计算,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总出口自2019年以来锐减了35%。

一些最终出售给中国消费者的葡萄酒可能绕道香港:同期,澳大利亚对这个半自治城市的葡萄酒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但这远远不足以抵消直接向中国大陆出口的葡萄酒的下降。

这一事件的一个教训是,在贸易争端中,贸易限制对葡萄酒等消费产品的冲击往往特别严重,尤其是那些需要大量销售和营销投资来建立品牌知名度的高端消费品。

大麦和煤炭等商品转道销往其他市场的难度要低一些。例如,自中国2020年开始实施非正式禁令以来,澳大利亚对印度和日本的煤炭出口量已实现增长。这一过程并非毫无痛苦,但缓和了中国禁令造成的冲击。在中国2023年初恢复购买澳大利亚煤炭之前的2019年到2022年,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总量下降了14%,这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但考虑到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煤炭消费国,且消费量远超其他国家,这种打击的程度比预期要轻。

同样,在中国于2020年征收高额关税后,澳大利亚的大麦也在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一些中东国家找到了新销路。

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生产商则没有那么幸运。由于销售额减少,旗下拥有Hardys等中等价位品牌的Accolade Wines已经负债累累。本月早些时候,这家澳大利亚第二大葡萄酒生产商宣布,该公司将出售给一个由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牵头的财团。

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的领头羊Treasury Wine Estates股价已从2019年的高位下跌了40%。该公司截至2023年6月财年的收入仍比四年前低14%。之前其奔富(Penfolds)品牌在中国消费者中尤其受欢迎。

该公司尝试通过海外收购推动业务多元化。2021年该公司收购了加利福尼亚酒庄Frank Family Vineyards,几个月前又收购了DAOU Vineyards。这两个品牌的目标客户都是美国比较富裕的葡萄酒行家。但是,与直接将产品运往新市场销售相比,通过收购竞争对手推进多元化的困难更多,该公司去年不得不进行配股,为收购DAOU筹集资金,导致股价下挫。

最近情况有所好转。随着澳中两国关系开始回暖,对葡萄酒关税的复审正在进行。中国已经撤销了对大麦的关税,并恢复进口澳大利亚煤炭。

但是,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之间的关系可能会继续恢复稳定,也可能再度生变。如果贸易紧张局势再次加剧,矿商和农场主将找到办法应对。但像高档手提包和优质葡萄酒这样的产品的供应商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