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新近加入了欧盟和美国政府遏制大型科技公司影响力的行列。

中国最近加入多国政府的行列推进计划,要求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等一小部分大型科技公司承担新的竞争义务。

去年11月,中国公布了首部针对互联网巨头反垄断指南的征求意见稿。该指南包括禁止企业利用消费者数据制定歧视性价格,或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以获得市场份额。本月,中国加强了对电子支付公司的审视,并警告说,如果发现非银行支付机构达到市场支配地位,可能会发起反垄断调查。


Twitter、Facebook等多个平台在美国国会骚乱后相继封禁了时任总统特朗普的账号,这一举动引发了关于社交媒体上内容审查未来走向的讨论。一派批评者认为,社交媒体长期以来的纵容助推了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传播,而另一派人士质疑科技巨头权力过大,危及言论自由。到底该由谁来决定在网上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一位研究网络虚假信息及审查制度的专家,对相关现象及趋势进行了分析。

WSJ S Chinese

目前,欧盟和英国也在采取类似措施。去年12月,欧盟提出一项法案,要求主要数字平台避免许多潜在的反竞争行为,比如推广自己的产品而非竞争对手的产品。英国计划进行立法,授权一个新的数字竞争监管机构来约束具有战略性市场地位的数字公司。

这些提议的推动者是欧洲、亚洲和美国越来越多的决策者、竞争专家和规模较小的科技竞争对手。他们表示,需要制定新的法律,以确保新的科技竞争对手能够脱颖而出,挑战数字巨头。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弗曼(Jason Furman)称,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数字平台的根基愈发显得坚不可摧,如果不从政策层面进行调整,就不太可能改变这种趋势。弗曼领导的一个小组为英国的数字竞争提案提供了路线图。

一些自由市场的支持者认为,有关数字竞争规则的提议是监管过度。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数字市场项目主任、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访问学者贾米森(Mark A. Jamison)表示,这些规则很可能会阻碍数字市场的发展,或者赋能给那些可利用这些规则的大公司,这两种情况都会让消费者的处境雪上加霜。

贾米森称,有人正试图把这些公司变成公用事业公司。“就电力行业而言,这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对数字平台来说,此举正好违背了这些市场的运行方式。”

中国加入主要由欧洲主导的针对科技巨头的监管行动可谓是新的转折。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以前基本没有受到反垄断审查,因为有一项重要国策是扶持国内科技龙头企业。相反,监管机构经常将反垄断规则作为遏制外企在华市场影响力的一个工具。

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去年10月发表演讲后,中国科技企业的无敌光环消失了。马云在那次讲话中抨击了政府严格的金融监管,促使监管部门对他麾下的互联网巨头展开调查。

虽然马云的讲话可能是政府加强数字竞争审查的导火索,但一些人表示,这种新立场可能反映出对科技企业影响力日益增强的更广泛担忧。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律学系副教授张湖月(Angela Zhang)说,中国科技行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这一点长期以来一直备受关注。

中国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反垄断监管历史最短的国家之一,2008年才开始施行反垄断法。运营科技博客Interconnected的风投人士Kevin Xu表示,这使得立法者能够起草更适合当前行业的规则,并将目标锁定互联网平台采用的不惜一切代价取胜的策略。

本月,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重申,强化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规是一项重点工作。他说,这些举措支持了政府更加依赖国内经济和消费以实现增长的战略。

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Google)等公司在竞争、隐私和税收等领域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美国和欧洲提起诉讼,预计欧盟隐私监管机构将在今年开始宣布首批涉及大型科技公司的决定。英国和欧盟的决策者已提议让社交媒体公司承担新的内容审核义务

Facebook已表示,该公司对新的竞争提议持开放态度。该公司发言人表示:“我们支持有助于推动创新、促进竞争和保护消费者福祉的规则,我们认可这些规则适用于我们身上。”

亚马逊发言人提到一篇博客文章,该公司在文章中称欧盟应确保“同样的规则适用于所有公司”。

阿里巴巴和谷歌不予置评。阿里巴巴被点名接受反垄断调查时,该公司表示其业务照常运营。谷歌此前曾表示,欧盟的提议似乎专门针对少数公司,并使该公司更难开发新产品来支持欧洲小企业。

在美国,两党都在推动加强科技监管。谷歌和Facebook目前在美国正面临多起反垄断诉讼。

去年,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发布了一份报告,呼吁修改反垄断法,包括制定非歧视性要求和规则,禁止占主导地位的平台采取有利于自身产品和服务的做法。共和党众议员也发布了一份报告,对一系列范围略窄的改革表示支持,相关要求包括,科技巨头应使它们的服务具有兼容性,并允许客户将自己的数据从一家公司导入另一家公司。

全球性的数字竞争大改革面临障碍。在中国,任何有意义的反垄断规则的执行都意味着打压国有企业,这些垄断企业主导中国的电信和金融等行业。欧盟辩论并颁布其拟议的法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美国的党派分歧则可能加大新科技法规获得通过的难度。

计算机与通信行业协会(Computer & Communications Industry Association)副主席博格林(Christian Borggreen)呼吁立法人员避免“对全球数字经济拼凑出一套地方性的、有时甚至相互冲突的规则”。该协会代表包括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

驻布鲁塞尔的博格林说:“立法机构应该共同努力,确保数字经济保持开放和竞争,并继续促进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