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本周在北京抗议严格的疫情防控政策。

图片来源:THOMAS PETER/REUTERS

2022年12月1日09:25 CST 更新

周末在中国多个城市发生的抗议活动,主要源于民众对政府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感到不满。但这些抗议也体现了中国政府担心的另一个问题:中国年轻人的经济焦虑日益加剧。

包括大学校园抗议活动在内的这些国内罕见的公开表达不满的做法发生之际,正值政府有关部门在支撑国内经济方面遇到困难。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很可能触及40多年来最慢水平,2020年新冠疫情首次出现那年除外。

对中国年轻人来说,前景尤其黯淡。根据官方数据,16至24岁城镇青年失业率徘徊在18%左右,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明年夏天的高校毕业生人数将超过1,158万,人数创纪录新高。然而,受到防疫措施和过去一年政府对民营企业的监管整顿影响,面向年轻人和高校毕业生的许多工作机会已经消失,特别是在中国的互联网、教育和服务领域。

据一位参与抗议活动的人士说,在上海,一些抗议者上周六晚上大喊道:三年了,我们没有工作!在热门社交媒体平台豆瓣上,有超过52,000人加入了去年成立的名为“应届毕业生反焦虑小组”的支持性团体,他们在这个小组中倾诉对就业市场的不满。

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钱楠筠(Nancy Qian)说,当经济增长放缓,人们的钱少了,前景也不那么光明时,他们就不太愿意忍受其他问题了。

新疆乌鲁木齐火灾后,针对“动态清零”防疫政策的抗议活动持续到第三天,北京、上海等中国多座主要城市的抗议者走上街头,他们手举暗指审查制度的白纸,高呼“不要核酸要自由”,并要求国家主席习近平下台。在中国,民众如此广泛而公开地宣泄政治不满情绪是极为罕见的。封面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WSJ S Chinese

民众的这种挫折感令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尽快提振经济的紧迫性增强,以免这些担忧发酵并引发更多动荡。但在外需减弱之际,修复中国经济将并非易事,如果像很多专家预测的那样,今年冬天新冠疫情在中国各地蔓延,则重振经济的难度将更大。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说:“对习近平来说,真正危险的是如果人们开始质疑领导层的能力。”Williams表示:“动态清零政策所要求的无休止的核酸检测和隔离使这一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负责处理外国媒体询问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立即回应评论请求。

长期以来,在经济方面有怨言的年轻人一直是中共所关注的问题。1989年,中共对天安门广场的抗议学生进行了血腥镇压。经济学家们广泛认为,当年通胀率高达18%是助长这场骚乱的一个关键因素。

当前多地的抗议活动始于对上周乌鲁木齐火灾中丧生者的悼念,后来迅速演变成对中国抗疫政策及其以强制隔离等方式对人们生活造成干扰的批评。

其他关切也浮出水面。周日,北京高等学府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的数百名学生聚集在校园,高呼“民主法治”。全国多地的抗议者手举白纸,表达对限制言论自由的愤怒。在上海,一些人呼吁习近平下台。

im 675083?width=700&height=466

香港居民抗议严格的疫情防控限制。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不过,这些抗议活动的背后都不乏经济方面的忧虑。虽然造成今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一些因素不在政府控制范围内,但经济疲软主要源自政府的政策决定,这令中国领导层更易成为年轻人发泄不满的对象。

中国政府的防疫行动造成频繁封控,侵蚀了企业利润,打击了消费者支出,导致物流受阻,推动商品成本上涨。

与此同时,政府清理房地产市场过量债务的举措和对冒险民营企业的整顿抑制了投资,并造成大规模裁员。令许多年轻人感到失望的是,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整治尽管导致一些开发商处境不利,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使许多地方的房价降至可承受的水平。

中国今年GDP料将增长3%左右,增速仅略高于2020年的2.2%。2020年,新冠疫情首次在武汉暴发。

中国高层领导人已多次表示希望稳定就业市场。他们利用政府刺激措施等手段将所有年龄段的总体失业率从4月份的6.1%降至10月份的5.5%。

im 675273?width=700&height=466

求职者本月在江苏省苏州市的大学毕业生招聘会上寻找职位。

图片来源:CFOTO/ZUMA PRESS

然而,经济学家称,对中国年轻人来说,就业压力可能会持续存在。经济学家表示,每当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时,那些尝试找工作的人有时会承受过大压力,因为一些公司更愿意保留经验丰富的员工,而另一些公司则因为前景不确定而停止招聘。

持续不断的核酸检测和封控也迫使餐馆和旅行社等许多服务提供商歇业,这类企业是年轻人的主要雇主。

严峻的市场形势使许多人试图避免进入就业市场。

在杭州,会计学本科生Jiang Lin说,她今年迫于父母的压力,转而报考研究生。540多万人报名参加明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创历史新高,几乎是2019年290万考生人数的两倍。

但她表示,不确定两年后是否会更容易找到工作。

北京一所大学哲学专业研三学生Jiang Huiwen放弃申请继续深造,原因据她说是拥有博士学位的人供过于求。今年秋天,她花了三个月找工作,寄出80多份简历,只收到一份在一家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实习的录用信。

她计划在下个月辞职,因为转正的可能性很小。

23岁的Jiang说,当现实与期望不符时,很难不让人崩溃。她估计,过去三年里,她平均每年有大约两个月的时间被封控。

美国西北大学的钱楠筠说,与他们的父母不同,中国20多岁的年轻人是在国家20年的繁荣下长大的,他们大多相信自己在学校的努力会得到回报。钱楠筠还说,随着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缺乏可见的回报让这些年轻人的挫败感和愤怒与日俱增。

24岁的Vivien Wei在上海一所大学学习文学,因为担心负担不起上海的房租和整体生活费用,她现在正在南方老家寻找一份入门级的编辑工作。

她表示,听别的同学说,今年是找工作最难的一年,她现在有点放弃了。

上周的乌鲁木齐火灾以及周末的抗议活动让她深受触动。她说,过去三天,她一直忍不住阅读关于这些抗议活动的文章,尽管自己不敢加入。

Wei说,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利益会被牺牲。她说,和许多朋友一样,她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