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国多地民众举行抗议,反对政府抗疫限制措施 - 华尔街日报

中国一些主要城市暴发了抗议活动,反抗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新冠疫情的零容忍态度。这在中国是不寻常的反抗表现,当前迅速封控和其他严格限制措施造成的经济和社会成本正不断上升。

周末期间,北京和上海都发生了示威活动。根据目击者描述,南京和新冠疫情最初“震中”武汉也出现了抗议活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和照片显示,四川省省会成都等其他几个城市也暴发了抗议活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无法独立核实这些视频和照片。

在此之前,偏远地区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上周五也发生了示威活动,一场致命的火灾激怒了在100多天封控中挣扎的居民。居民们在社交媒体上大量发表评论,认为抗疫限制措施是导致灭火工作延误的原因之一。官方称这场火灾导致10人死亡。

在北京,成百上千的抗议者在周日晚上游行。大批警察将抗议者围在亮马河附近,这里白天是家庭野餐的热门地点,靠近许多外国使馆。抗议者们齐声喊道,自由。

在中国,公开表达愤怒的情形并不常见,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对异见人士的打压力度已经加强。除了民族主义情绪的爆发,如反日抗议活动,在中国多个城市爆发对同一问题的抗议活动几乎闻所未闻。自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以来,中共曾允许一些地方性的示威活动,但把防止全国性的抗议活动作为一项优先事项。

考虑到在中国,监控的力度之大、范围之广,以及异见人士可能面临的后果(包括长期监禁),上周末的抗议活动相当引人注目。就在上个月,当一条反对习近平的横幅在北京的一座高速路立交桥上展开时,这被视为一种非常罕见的公众抗争行为。周日,许多抗议者愿意在警察的注视下表达不满。

许多参加抗议的北京居民说,他们不怕风险,决心迫使中国政府改变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对社会和日常生活的严格控制。一名27岁的抗议者拿着一束鲜花,纪念在乌鲁木齐大火中丧生的人,他说他很害怕,但希望能给中国带来变化,哪怕只是一点点。

虽然随后发生了一些短暂的小冲突,但北京警方似乎在设法避免进一步激化这些抗议活动。到周一清晨,就在警方驱散剩余人群时,堵在北京三环路附近的汽车司机开始按喇叭,以震耳欲聋的鸣笛声表达对这些抗议者的支持,许多司机把手伸出车窗,竖起了大拇指。

上周六,乌鲁木齐致命火灾后的骚乱向新疆以外地区蔓延的迹象日益明显,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些视频显示,一群人聚集在上海市中心一条街道上呼吁解除封控。这些视频已经被新闻集团(News Corp, NWS)旗下社交媒体研究公司Storyful核实,新闻集团是《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母公司。

其中一段视频显示,抗议者们站在一个标注乌鲁木齐中路的路牌周围。据目击者称,此次抗议活动一开始是为缅怀乌鲁木齐遇难者而自发举行的一场平静的悼念活动,参与者手拿鲜花和点燃的蜡烛。

一位中年上海居民称,他在回家的路上停下来,加入到人群中,一起唱起了音乐剧《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中的插曲《你可听到人民在歌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以及中国国歌。他说,当时一位在新疆长大的朋友开始哭泣。

他表示,在上海的人能感同身受,因为曾经历过那么长时间的封控。他指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在上海实施的两个多月的严格封控措施。

人群的情绪变得愈发强烈。一些抗议者大声咒骂,一些抗议者彼此呼应,谴责习近平及动态清零政策。另一段现场视频显示,示威者站在警察人墙的对面。

视频显示,一名男子高呼“共产党”,其他人应和道,“下台”。

该男子喊,“习近平”。其他人应和道“下台”。

网上流传的其他视频和照片显示,在南京传媒学院(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Nanjing)有学生示威,其中一个片段显示一些人高呼“人民万岁”。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上海和南京的一些人,他们证实这些片段显示了上周六在这些城市发生的事件。

在中国最负盛名的学府之一北京大学,据一名参加活动的本科生说,在校园里学生们用红色涂料写下了反对新冠政策的抗议口号,后来大约有200人聚集在一起唱《国际歌》(The Internationale)。这名学生说,学校当局试图驱散人群,但学生们讥笑他们,说他们唯一擅长的就是言论审查。

他表示,看到学生们如此勇敢,他很激动。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用户们争相传播抗议活动的图片和消息,同时也表达了声援。一条被广泛传播的帖子写道:人民万岁,死者安息。还有人贴出一张白纸(暗指审查制度)的图片,配文是:我爱你,中国。我爱你,年青人。

抗议活动周日仍在继续,中午时分,学生们聚集在北京另一所名校清华大学的校园里。根据分享给《华尔街日报》的现场视频显示,人群中的一些人举着纸片,纸片上要么是空白的,要么在红圈内有一个感叹号——这个符号代表一则网上帖子已被删除。学生们唱起了歌,并高呼“民主法治”。

视频显示,一名校方人员用扩音器向人群讲话,问他们是否同意自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公布减少限制的措施以来,情况正在好转。人群中的几个人回答说“没有”。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上海市政府接听电话的人称,周末没人可以回答问题。后来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记者致电北京市政府和南京传媒学院,也无人接听。

乌鲁木齐官员在上周火灾发生后称,救援人员不得不拆除一些障碍物,但将火灾扑救的延误归咎于事发小区内停放的私家车太多。乌鲁木齐官员上周六称,将分阶段有序恢复低风险区居民生活秩序。

这些抗议活动凸显出,即使小规模疫情也采取大规模核酸检测和封控的防疫策略,给中国社会造成的损失越来越大,这种方式已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

这一防疫策略曾拯救了生命,并且在2020年初始于武汉的这场新冠疫情早期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该政策也支持了习近平关于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方面比西方做得更好的观点。

然而,后来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的传染性更强,疫情几乎不可能完全被清除。中国政府一直以来主要依赖国内研发的疫苗,其效力低于mRNA疫苗。与此同时,频繁的封控导致企业停工停产,推高了年轻人失业率,中国现在面临着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放缓。

中国高层意识到这种局面存在的高风险,于本月早些时候公布了“优化和调整”政策以拯救经济的计划。然而,当最近新增感染病例开始上升时,中国的地方官员加大了限制力度。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公共卫生专家黄延中说,很多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黄延中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国的新冠疫情情况。

根据最新的官方统计,中国上周六新增本土新冠感染者近40,000例,其中北京4,307例。

黄延中和其他几位分析人士将与新冠有关的抗议浪潮与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前后的公众情绪进行了比较。

黄延中说,如果政府处理不当,高度不稳定的局势可能很快演变成天安门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在乌鲁木齐火灾发生后,社交媒体平台微博的用户在李文亮的最后一篇帖子下留下了新的评论。李文亮是一名武汉医生,他在2020年死于新冠,引发了人们对试图阻止他披露疫情的政府部门的愤怒。

一条评论写道,李医生,新冠病毒来袭时您是吹哨人。如今浓雾不散,又有谁来为我们照亮道路?

周日上传到中国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一些居民破坏了为防疫设立的路障,还有一些人高喊“解封!”。这些视频的地理位置标签显示在武汉拍摄。

武汉的一名大学生说,周日晚上他拒绝遵守小区的防疫限制措施,与数百名邻居一起进行抗议。这名学生称,有些人高喊不要核酸检测,还有一些人只是默默地走着。有几个人还穿着睡衣。

这名学生说,我真的当时蛮热泪盈眶的。他说,他大学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校园封控中度过的,并且大部分时间都忍受了下来。但是,当附近的一位居民在家中隔离了一个多星期后被强行带到集中隔离点时,他开始质疑当地的疫情防控措施。

他说,他的大学校园基本上已经成了一座大监狱。

这位学生在微博(Weibo)上发布的抗议者在武汉一个购物区附近唱国歌的视频后来被删除。他说自己没有删这段视频。微博暂未回复记者以电子邮件发出的置评请求。

武汉市政府暂未回复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发出的置评请求。周日晚上打给武汉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

警方在乌鲁木齐和上海拘留了几名抗议者,但主管部门似乎基本上没有与示威者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

一位参加了上周六抗议活动的上海居民说,令他困惑的是,在人们开始呼吁中共下台后,主管部门并没有采取更积极的行动。

这位居民说,也许警察是在等待上面的指示。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