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远海控获准收购位于汉堡的德国最大港口一处码头的股份,但该交易在德国政府内部引发了严重分歧。

图片来源:AXEL HEIMKEN/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2022年11月14日12:00 CST 更新

随着中国企业在全球各地的航运枢纽获得更多股权,同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与中国在海外港口投资相关的安全担忧正在加剧。

近年来,中国企业扩大了对外国港口的投资,目前在比利时、以色列、西班牙、斯里兰卡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地经营着主要的集装箱码头。根据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Naval War College)的Isaac B. Kardon和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的Wendy Leutert的研究,总体而言,中国公司和总部位于香港的公司在95个外国港口的码头租赁或特许权中持有股份。

海运研究公司Drewry的数据显示,去年超过27%的全球集装箱贸易经由总部位于中国和香港的龙头公司直接持有股份的码头。

上个月,德国批准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Ltd., 601919.SH, 1919.HK, 简称﹕中远海控)收购位于汉堡的德国最大港口一处码头的股份。

中远海控还在秘鲁开发一个新港口。坦桑尼亚领导人已表示有兴趣重启一个陷入停滞的东非最大港口建设项目,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招商局港口控股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参与了该项目。

美国安全分析人士称,这个不断扩大的网络可能会让北京方面更容易为中国海军提供支持,而不必迅速建立一个复杂的基地系统。中国海军经过发展壮大,已成为华盛顿最大的军事关切之一

许多国家的海军会利用商业港口来补充燃料、领取补给品,并为疲倦的水手们提供一个休息地。但对中国海军来说,如果停靠中国公司运营的港口进行补给,将使其更容易、更有效地维持海外舰队,成本也更低。

im 664558?width=700&height=466

对港口的投资让中国在对全球货物流动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领域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图片来源:CFOTO/SIPA/REUTERS

根据Kardon和Leutert的这份研究报告,在中国公司和香港公司投资的这些港口中,中国海军停靠过其中的三分之一,目的是进行补给或开展外交活动。例如,中国海军曾停靠埃及的亚历山大港进行维修作业,停靠西班牙的瓦伦西亚港进行设备维护,以及曾停靠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进行友好访问。

一些专家称,对港口的投资还让中国在对全球货物流动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领域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这对西方政府而言是一个潜在麻烦。

去年,中国公司拿下了一半的商船建造订单,而且几乎所有的航运集装箱都是由中国制造的。此外,中国公司收集航运数据的方式也引发了美国政府一些人士的担忧,认为这可能会让中国政府获得有关竞争对手供应链漏洞的信息。

中国外交部、中远海控和招商局港口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外交部和中国官方媒体曾表示,中国的港口投资对东道国和中国都有利,不应该被政治化。

一些官员和军事分析人士说,相关担忧被夸大了。

他们称,一旦发生冲突,中国海军无法指望商业港口,因为尽管东道国在和平时期可能同意为军舰加油和维修,但在战争期间不太可能让军舰进入这些港口。

im 664745?width=700&height=466

去年,几乎所有的航运集装箱都是由中国制造的。

图片来源:CHINA DAILY/REUTERS

利用中国港口公司拖延或破坏对美国或其盟友的重要货物运输,也会深深损害中国政府的公信力和经济利益

然而,随着美国及其盟友与中国之间的不信任感不断增强,中国的港口投资正在招致更大程度的审视。

近期在汉堡的交易导致德国政府内部发生尖锐分歧,外交部、经济部和财政部以及德国的安全部门都反对这项交易。曾任汉堡市市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最终对交易进行了修改并大力推动完成。中远海控获准购买24.9%的股份,而不是最初计划的35%,这将使其在决策方面没有任何影响力。

尽管双方达成了上述妥协,但反对这项交易的德国各部门部长发表了一份声明批评称,此项收购将扩大中国对德国和欧洲交通基础设施的战略影响力,增加德国对中国的依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反对该交易的说法是无端炒作。

特朗普政府曾阻止中远海控获得对加州长滩一个集装箱码头的控制权。去年,印度政府部门没有批准招商局集团入股蒙德拉港一个码头的交易。澳大利亚已表示,将审查2015年授予一家中国公司当地子公司经营达尔文商业港口的99年租约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已开始着手,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建设一支世界一流海军,能够保护中国在全球各地的利益。中国正在为执行远程任务建造更多军舰并培训船员。自2008年以来,中国海军执行了几十次反海盗巡逻行动,从中积累了经验,并以此为契机于2017年在东非国家吉布提开设了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im 664748?width=700&height=466

安全专家担心,中国运营的港口码头可能被中国海军用于物流支持和情报收集。

图片来源: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为了在远离本土的地方作战,全球海军依赖复杂的后勤安排,包括使用友好国家的专用军事基地和海军设施,以及商业港口。这是美国军官所说的“基地和地点”系统。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国家安全方面的杰出高级研究人员Kevin Donegan称:“当你远离家乡时,如果东西坏了你需要一个修理的地方,你需要一个可以把零件运到那里的地方,你需要一个获得水、食物、燃料和其他一切维持生活所需物品的地方,你需要一个补给军事物资的地方——这是非常重要的。”他曾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领导美国海军第五舰队。

他表示:“我们在过去250年里在我们的海军中建立了这样一套系统。他们正在慢慢地建立起来。”

Donegan说,中国运营的港口码头具有商业价值,但也有三种用途。他指的是这些港口码头不仅可以用于物流支持,还可以用于情报收集,并作为未来潜在的基地选择。

中国在吉布提建立军事基地的多年前,招商局港口就带着大笔投资进入了该国,并开始开发新的商业设施——Doraleh多用途港,增强了中国在那里的影响力。后来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就建在该设施旁边。

Kardon说,在中国公司开展业务的地方,中国人民解放军相当于有现成的补给点,这使其更有信心在海外开展行动。他说,把重要的船舶部件或物资大规模运到对的地方,对中国海军来说可能即复杂又有展示武力之嫌,但对航运公司和港口公司来说就不一样了。

im 664750?width=700&height=466

在德国官员达成妥协后,中远海控才得以收购汉堡港口码头24.9%的股份。

图片来源:MICHAEL PROBST/ASSOCIATED PRESS

Kardon说,虽然中国海军也使用由非中国运营商经营的港口码头,但与中国公司的协调会更容易;其中很多中国公司都隶属于相同的国家机构。

中国正寻求在海外增加更多军事基地。美国官员称中国就其武装部队使用柬埔寨的一个海军基地有一项秘密协议,不过柬埔寨政府否认这一说法。中国已指责美国恶意揣测,抹黑柬埔寨。

此外,美国已表示北京方面正寻求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建一个基地

华盛顿方面正试图阻止中国获取基地的努力;相关努力已然面临障碍。与美国不同,中国在欧洲、中东和亚洲没有安全层面的盟友。

一位追踪中国军事战略的前美国高级国防官员说,中国政府似乎正在寻求规模较小、灵活度更高的选项,这些选项可在必要时连接成网络用于军事用途。

这位前官员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商业港口是一个战略切入点。他曾密切参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一项行动,该行动旨在识别可能影响美国安全利益的中国活动。

他说,很多情况下,中国的港口活动看似无害,但实际上可以轻易转变为一些能为中国提供军事便利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