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金属、粮食等大宗商品的进口激增,这为处于全球工业生产核心环节的散货航运业提供了动力。

体积最大的散货船海岬型船的日运费本周跃升至3.5万美元左右,达到18个月以来高点。同时,追踪海上大宗商品运输成本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航运指数(Baltic Dry Index)周一升至2,808点的10年高点。

海运行业机构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工会(Bimco)的首席航运分析师桑德(Peter Sand)表示,这段时期本应是淡季,但表现令人惊讶。他称,通常情况下,从第四季度到次年第一季度需求会下降约9%,而上述强劲需求是很久没有看到过的。

取得上述反弹前,去年年初,由于新冠疫情暴发导致许多工厂停产,航运需求曾急剧下降。中国现在正加大对工业生产的投资力度,以促进经济增长,同时西方经济体的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增强。

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工会表示,第一季度,中国的铁矿石和煤炭进口分别同比增长7.9%和9%。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在海运干散货市场占有约45%的份额。航运业高管们称,这轮航运繁荣似乎将持续到夏季。

在纽约上市的希腊航运公司Star Bulk Carriers Corp. (SBLK)旗下经营着128艘船舶。该公司总裁诺顿(Hamish Norton)表示:“中国以及其他进口干散货的经济体正在快速走强。”他说道:“铁、煤、谷物和其他各种货物都能同时顺利运送。没有闲置的运力。我对利润率在更长时间内保持坚挺很乐观。”

新冠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也促使更多货物转而采用海运,与此同时,进口商千方百计地避免货运拥堵和受阻。

以煤炭为例,自去年以来,通过海运输入中国的煤炭数量增加,因为防疫限制举措导致从蒙古发出的运煤卡车无法入境中国。

冶金煤是生产铁矿石所必需的,经纪商表示,预计今年将有大量来自印尼、俄罗斯和南非的煤炭船货运抵中国,自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预计也将逐步恢复正常。

在澳中两国就中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陷入外交争端后,过去一年里澳大利亚的煤炭船货就滞留在中国港口无法通关。

玉米的需求量也很大。玉米价格上周攀升至每蒲式耳6.5美元以上,创近八年新高。此前,美国农业部北京办事处表示,预计中国今年的粮食进口量将达到创纪录的2,800万吨。在暴发致命猪瘟后,中国正加大粮食进口力度,给养猪场补充饲料。

诺顿说,尽管印度新冠病例迅速增加,迫使多个城市实施封锁,但他仍预计该国的煤炭进口将保持强劲。另外,他预计,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以海运方式出口到日本和整个亚洲的大豆数量将保持强劲。

诺顿表示,小型散货船甚至被租来运输集装箱,一方面是由于运力紧张,另一方面此类船只也被用作处理集装箱船的港口的备用船只。集装箱船在全球制成品和消费品运输市场上的份额排名居首。

干散货船的每日运费是航运业中最不稳定的。现货运费经常因矿物和作物产量、关税和天气等因素而大幅波动。

桑德称,目前还不清楚此轮运费飙升持续的时间是否会超过当前市场的波动周期。

桑德表示:“说到底,现在的船还是太多,去年全球的船队规模增长4%,却没有什么需求。”他说:“现在运费价格不错,但也不是特别高,所以要抓住当前运费仍在上涨的有利时机,因为市场会在今年某个时候降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