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国异见艺术家华涌溺水身亡 曾为“低端人口”发声


长期为中国弱势群体发声的持不同政见艺术家华涌,日前在加拿大不幸溺水身亡。华涌的好朋均悲痛不已,纷纷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悼念。

 

 

华涌很爱大海,常和温哥华的朋友一起去钓鱼、钓螃蟹,只是这一次太留恋大海,他一去不归。

25日傍晚,华涌独自划船出海,夜深人未归。朋友报警,大批官方和民间搜救队出动,26日早上发现他的身躯,确定因溺水罹难。

华涌去年春天抵达多伦多申请难民,2021年9月来温哥华,一直住在中国民主党温哥华党部负责人郝丹家里。直到今年夏天,他才因身体不适,搬到吉布森小岛(Gibsons)上静养,顺便创作绘画。

 

华涌(右)常常用自己的绘画艺术表达民主自由理念,他和郝丹(左)常在加拿大参与声援中国的民主抗争活动。 (郝丹独家提供)

身为华涌在温哥华最亲近的朋友,郝丹听到噩耗几乎崩溃。他说,华涌是一个热情天真又具有正义感的人。过去在中国,因拍摄北京“低端人口”而成为当局的眼中钉,流亡海外后仍继续关注中国社会问题,尽管在加拿大也不忘声援中国的民主抗争活动。

郝丹说,只身在异乡的华涌非常挂念国内的亲人,挂念老母亲,经常打电话慰问;得知姊姊生病动手术,也特别卖画寄钱回家;他还一度和7岁的女儿失联,急得不得了,后来再联系上才展颜欢笑。:“(当天)他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太开心了,和女儿两人聊了2个小时,他女儿都会画画了,和他特别亲。我能感受到父亲的那种激动。他也几乎隔两天就会和他妈妈打电话,就跟小孩一样子,经常和他妈妈开玩笑,他妈妈还天天说他。真的,今天这个噩耗传来,我都蒙了。”

 

华涌在海外,心念女儿丶母亲等家人。    (华涌推特)
华涌在海外,心念女儿丶母亲等家人。 (华涌推特)

社交媒体上许多人纷纷悼念华涌,有人称赞他是“勇敢的艺术家丶抗争者”,有人说“今天中国大地上,抗争大潮席卷全国,不要忘记华涌和他孤独的抗争”。

温哥华中国自由民主人权促进会召集人黄宁宇也是华涌的好朋友,他非常能够体会政治流亡者遭受颠沛流离而产生的孤独。他回忆,华涌常提到驾船出海能找到内心的平静,是一种慰藉:“我们晚上看起来不合常理,你晚上不能出海啊,太阳都落下来了,天气又风大。但他为什么坚持出海?这也是他内心苦闷的一种表现,像这种背井离乡丶妻离子散的痛苦,也是造成他这次意外悲剧的原因。”

黄宁宇说,坚持民主抗争非常不容易,有人内心受苦,有人则是被疾病摧残延误医治。例如,曾经在六四事件时担任军人的韩罡,因为反对向人民开枪被判刑12年,在狱中遭遇许多苦难,2019年才刚落地温哥华没几个月,便因久病缠身而过世。

一场疫情加上中国当局进一步打压,加剧了海外民主人士的身心俱疲。例如,华涌逃出来后一直想协助女儿和孩子的妈妈一起出来,但她们很快都被中国当局严控,根本出不来。温哥华民主人士之一瑞秋表示,现在有人连和国内家人通讯都成问题。过去两年加拿大疫情反复,大家能彼此安慰的机率也少了:“没有疫情以前,我们都会组织一下,比如圣诞庆祝会啊,就是大家能够见面聚在一起联络联络。疫情一开始,大家都不能见面了。以后大家能够互相关心的,就常常联络联络,关心他们了。”

旅居美国加州的民运人士界立建心痛华涌离世。他说,中国特工的威胁恐吓和施暴无所不在,海外民运人士须随时注意生命安全:“潜伏在自由之地的中共一些办事人员吧,他们会回国之前拼命地立功表现,包括加害一些异议人士,更疯狂地实施伤害。目前反正全球是挺乱的。”

去年抵达加拿大时,华涌曾在第一时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当时他说,“希望有反抗意识的人在民主国家里都能更勇敢站出来,反对中国的暴政。”

 

记者 柳飞    编辑:何平    网编:何足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