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国旅英学者遭四白人歧视围殴 称再遇到还会坚决回击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每年一到2月末,英国的白昼明显变长,太阳到下午五点多才会落山。

当地时间2月23日下午4点,37岁的中国籍学者王朋照旧沿着沃斯珀路跑步。这条路位于英国东南部汉普郡的南安普敦市,离他的住所不远,位置也不偏僻。

自从2014年来到南安普敦大学任教,王朋保持着每晚跑步的习惯。因疫情封城后,他开始在家中办公,为了在晚上留出时间照顾孩子,他将跑步时间改到了下午。

然而,这次寻常的跑步却被一场横祸打断——只因为是东方面孔,他遭到了谩骂和殴打,加害者是四个当地白人。

“滚回家,中国病毒”

正专心跑步的王朋,突然听到有人冲他大喊。

“滚回家!”“中国病毒!”“Fxxx!”

辱骂声从马路对面传来,一伙白人开着车,与他相向而行,坐在后排的人脏话不断。

这是再明确不过的种族歧视。他的第一反应是回击:“我当时非常愤怒,因为跑步没带手机,但我想也不能这么算了,所以大声骂了回去。”

不示弱是有效的,对方迅速驶离了。

王朋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调整好心态继续跑步时,这辆车却掉头追了上来,并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王朋没打算忍让,他认为做软柿子是不对的,立即上前厉声斥责。

“这帮人其实很怂,被我骂后关上了窗户。”他感到气愤,接着喊道,“你给我出来!”

这伙人随即下车,仗着人多动起手来,语言暴力升级为肢体伤害。一个人直接朝着他的面部出拳,导致王朋鼻子等部位受伤,满脸是血,被击倒后他的手肘也撞到地面,留下一地血迹。

王朋被殴打至面部大量出血(图源受访者)
王朋称,“虽然他们可能觉得人多不怕,但我更不怕。”对王朋暴力相向后,这帮人迅速开车离开现场。

事发时,有路人在远处目睹到这一切,并立即帮王朋叫了救护车,将他送至医院治疗。经鉴定,王朋的伤势属于轻伤。在向《凤凰周刊》回忆这场事故时,他的外伤已经基本痊愈,只是鼻子摸着还有些疼痛。

现场另一位好心的目击者记住了车牌号码,与王朋本人确认后报了警。很快,警方将其中一名23岁的白人逮捕,此人是南安普敦本地居民,与王朋素不相识。

然而,据王朋了解,由于缺乏决定性证据,此人已被释放。由于这起案件仍在调查取证之中,警方未能透露更多细节。

2e3448289e9ece2193ec082ec3035659王朋遭遇袭击的事发地点(图源受访者)
尽管遭到袭击,王朋始终认为,坚决回击种族歧视非常必要。“我不认为这群人一开始就想上来打我,他们只想用语言攻击,认为我不会反抗,所以骂一骂来满足他们畸形的快感。”他回忆说,“但当我大声地回击时,他们其实是害怕的,所以才会关上车窗。”

王朋的遭遇并非孤例,伴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正遭遇种族歧视。在美国,由于前总统特朗普言必称“中国病毒”,不少人在公共场合对华裔乃至亚裔辱骂、恐吓,言论与肢体暴力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所有华裔头顶。

即便只在南安普敦,这个人口约25万的港口城市,类似的仇恨犯罪也出现过。

2020年3月,四名来自南安普敦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外出就餐时,因佩戴口罩遭遇当地青少年挑衅辱骂,其中一位留学生被殴打,只是未像王朋的状况这般严重。

疫情加剧了种族歧视

疫情暴发前,王朋和他的家人也曾遭遇过语言上的暴力,但对方往往是10多岁的孩子。

王朋回忆说,在快餐店遇过小孩子冲着他喊“Ching
Chong”——这个词是对华裔很常见的一种歧视性称呼。王朋觉得,碰上这样的事情生气归生气,但懒得与之计较。

然而这次不一样,白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打人,让他至今难以平复,“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做,真的太恶劣了”。

在南安普敦华人协会会长黄嵩钧印象中,从未有过比这次更严重的种族歧视案件。自从1996年来到这里求学,黄嵩钧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他的本职工作是南安普敦大学电子系教授,与王朋任教于不同学院。

由于在同所大学任教,黄嵩钧很快知悉王朋遇袭的事情。黄嵩钧告诉《凤凰周刊》,他的第一反应是“非常难过”。他坦言,自从去年中国留学生出事后,他就一直担心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尽管有一定预期,但真的出事后,还是感到震惊”。

在他看来,种族主义本就存在于当地一部分人的思维中,他们认定少数族裔抢了当地人的饭碗,即便没有疫情,这些人的想法也是如此,而疫情的到来加剧了上述偏见。

来自伦敦大都会警察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3个月,有186起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属于“东方面孔”,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而在整个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2019至2020年度的仇恨犯罪案件达到10万余起,而其中72%是种族仇恨犯罪。

“这一部分人在疫情中或是丢了工作,或是失去了亲人,封城快一年也让他们心理上多少出现了一些问题。”黄嵩钧悲观地说,“一旦封城结束,可能会有更多人出来搞事情。”

事实上,早在疫情发生之前,黄嵩钧已经感受到本地华人处境之艰难——在是否让华为参与5G建设的问题上,英国选择与美国保持统一战线,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也让中国变成本地媒体叙事中的“坏人”。此外,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谣言和种族主义文章也加剧了一些人的错误认知。

“有些人很容易被误导,疫情发生后,他们就更有借口了。”黄嵩钧说,去年伤害留学生的就是一些十几岁的青少年,“殴打中国学生后,他们还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是对的”。

种族歧视诱发的暴力行为也得到了英国主流媒体的关注。王朋遇袭后,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很快进行了报道。

黄嵩钧觉得,传递出“种族歧视是不对的”这个信息非常重要,“不要把种族歧视说成白人和非白人群体之间的矛盾,绝大多数白人也不欢迎种族歧视”。

“和王朋博士站在一起”

成为种族暴力受害者后,王朋正尽力恢复到往常的生活状态。虽然他清楚,闹出这种事不可能当作没发生过,肯定会有一些焦虑。

王朋的同事们也有不少人有过类似经历,据他形容,“他们的感受与我一样,身体上的伤痛好消除,心理上的伤没那么容易消除”。

王朋想过,如果生活环境真的恶化,会考虑卷铺盖走人,“如果在这儿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还待着干什么”?同事们则安抚他说,“你当时可能会质疑人性,但要相信,这些都会过去”。

至少现实让他稍感安慰——经历过这件事后,他得到许多人的鼓励和支持,四面八方涌来的善意虽不足以彻底弥合伤害,但足以让他有信心好好生活下去。

王朋说,受伤后的那几天,他收到100多封安慰邮件,“有之前学生发来的,有来自同校的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也有校外的人”。学校接待处的一位英国同事告诉他,“如果因为这件事让我们失去你,我会恨死这些人的”。

南安普敦大学校方也很快站出来发声,力挺王朋。该校校长马克·史密斯教授在声明中表示,“这一可怕事件不可宽恕,我对此感到震惊与悲伤。无论在现在或将来,我们的学府都不会容忍任何针对社区成员的暴力或歧视。我们的教职员工、学生和来访者应该感到安全和被欢迎。”

南安普敦大学还在筹备启动新的报告平台,让师生们匿名举报仇恨犯罪、性骚扰、欺凌等问题。

对于王朋而言,来自警方的支持同样重要。王朋告诉《凤凰周刊》,当地一位华人警察给他打来电话,“他听闻这件事后非常愤怒,在电话里给我进行心理疏导和劝慰,还留下他的私人号码,说‘我永远站在你身边,有事一定要记得找我’。”

另一位白人警察负责调查袭击事件,“他也宽慰我说,事件仍在调查之中,让我放心,他们会仔细侦破。有什么事就打他的私人号码”。

为了声援王朋,黄嵩钧所在的华人协会和当地反歧视组织在ZOOM上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益活动,主题是“和王朋博士站在一起”(in
solidarity with Dr Peng
Wang)。有大约300人参与了这场线上活动,许多人是南安普敦的普通居民,他们决定站出来表态,谴责种族暴力行为。

声援活动还在社交网络上延续。南安普敦反种族歧视组织发动人们手写标语,支持王朋。不同族裔的人们写下“和王朋博士站在一起”“南安普敦不欢迎种族歧视”等字样,并将合照发布在脸书上。

王朋和黄嵩钧都坚信反抗种族歧视的意义。王朋觉得,懦弱只会助长种族歧视者的气焰,“权利都是自己争取的”。

自从2016年当选南安普敦华人协会会长后,黄嵩钧将本职工作外的时间都投入其中,除了帮助华人融入当地、推广中华传统文化,他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为华人社区争取利益。

黄嵩钧说,华人协会与市政府、警察等各个团体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举办活动时会邀请他们参与,并助力一些华人成为警察,“这非常重要,就像王朋博士出事后,我们立刻联系上了市政府、警方和大学”。

对王朋这样的少数族裔而言,反种族歧视始终道阻且长。但至少在法律层面所能保全的公正,或许正在不远处等着他。

给王朋点赞!看前几天的报道我最初还以为又是华人软了吧唧不敢吭声就白挨揍,今天看到详细描述,才知道王朋如此勇敢,干得好兄弟,不怕他们人多,坚决回击,人越软越被欺,越硬则越能震慑那些懦夫。回头稍微练一下搏击,以后能更好保护自己,也能伸手保护同胞。你给很多人树立了斗争的榜样!

Mind setting is wrong. 不怕他并不等于必须打架。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