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国疫情大爆发 更新、更危险的变异病毒株即将到来?

Wed, 28 Dec 2022 00:17:12 GMT

河北廊坊第四人民医院的新冠病人在接受治疗。(2022年12月22日)

自中国放宽新冠防疫管制以来,感染病例呈爆发式增长。从严格封控到病例瞬间大面积爆发,专家认为,中国目前面临的严峻局面可谓无先例可循,也引发了有关新冠病毒将如何演变、是否会催生新的病毒株、以及新毒株的传染性、致病力是否会更强等一系列担忧。

“这是前所未有的。我的意思是,这真的是非常非常独特,真是史无前例。”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临床流行病学中心主任齐亚德·阿尔阿里(Ziyad Al-Al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警告说,如果这样下去,中国新年眼看就在几周之后,感染病例将进一步飙升。

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IHME)最近根据前一段时间的数据预测说,在没有重新强制实施控制措施的情况下,在明年三月一日之前,中国每一天的单日感染人数就可能多达460万。

病毒变异概率上升

早在中国仍在严格施行“清零”政策时就有专家警告说,虽然该政策可将感染病例控制在极低的水平,但同时也令群体免疫力差,一旦放松封控措施,有可能会出现病例海啸式地爆发,而疫情在短时间内激增将导致出现病毒变异的概率也随之上升。

“现在关键是中国的感染人数呈爆炸式增长。”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阿尔阿里说。

他说,每次有人被感染,就可能是病毒一个发生变异的机会,因此大面积爆炸式的病例暴增无疑会提高出现新变异的可能性。“你知道,中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的(这么多)感染人数提高了出现新变异版本的概率。我们还没有看到它(新病毒株),但这种可能性现在确实在急剧增加,只是因为感染人数在非常、非常短的时间内快速爆炸式增长。”

“一种病毒在人群中广泛传播并导致许多人感染时,病毒变异的可能性会增加。”世界卫生组织针对“什么导致病毒变化成新的变异株?”这一问题的中文解释说。“一种病毒在人群中广泛传播并导致许多人感染时,病毒变异的可能性会增加。病毒传播的机会越多,复制的机会就越多,也就有越多机会发生变化。”

阿尔阿里说,现在还没有看到感染激增已经释放出新的冠状病毒突变体,但是这个可能性“现在的确在急剧升高。”

休斯顿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院院长彼得·霍特兹(Peter Hotez)也认为,目前的感染大爆发很可能会促使新的变异病毒的出现。他在一则推文中说:“新冠病毒在中国大量未接种疫苗或疫苗接种不足的人群中不受控制地传播可能会做到这一点(推广新变种),类似于2021年初印度未接种疫苗人群中德尔塔的出现。”

最早于2020年10月在印度发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德尔塔,被认为是印度第二波疫情的驱动因素之一,去年一度成为100多个国家的主要流行毒株。

在另一方面,也有专家对次表示怀疑。虽然中国的国产疫苗被普遍认为不如西方mRNA版本疫苗,但官方的数据说,中国的疫苗接种率比较高,有90%的人口接种了疫苗。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Jin Dong-yan)对美国之音说,在理论上有这么多人短时间感染是会加大出现新变异株的风险,“但实际上不太可能,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很高。”

据一个追踪大流行的国际联盟的官员最近透露,中国目前的疫情是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病毒株引起的,目前还没有出现重大新突变的迹象。彭博新闻社星期天报道说,中国当局向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提交了过去一个月从北京、内蒙古和广州采集的25份基因样本,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彼得·博格纳 (Peter Bogner)对说,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存在任何重要的新变异毒株。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星期二(12月27日)援引官方专家的话报道说,从12月初至今,中国监测到9个流行的新冠病毒亚分支,都属于奥密克戎变异株。此外,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长许文波还对新华社解释说,奥密克戎变异株亚分支BA.5.2和BF.7占中国流行的绝对优势,两者合计超过80%。包括另外7个奥密克戎变异株亚分支在内,所有这些亚分支中都没有发现特征性的基因组突变。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大卫·道迪(David Dowdy)说,目前很难确定是哪些病毒变异造成目前感染肆虐。他在给美国之音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在没有更准确的全国范围内的人群基因组监测的情况下,很难知道到底是哪些变异毒株导致了目前的大多数病例。”

上海市民在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候诊。(2022年12月24日)

上海市民在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候诊。(2022年12月24日)

新株更致命?

目前令人倍感担心的不仅是会不会出现新的变异株,还包括新病毒株是否更加危险,乃至可能引起新一轮大流行。

中国媒体最近几天出现了大量有关一些患者在CT扫描时肺部出现大量白色或灰色病变的所谓“白肺”现象。官方《环球时报》的一篇报道说,有帖子称,白肺现象表明这些病例感染的不是奥密克戎变异,而是武汉发现的原始毒株,引发公众关注甚至恐慌。该报说,他们联系到的专家说,无论患者感染的是何种变异体,白肺都是重症和危重COVID-19患者的正常症状。

英国《每日邮报》甚至以“专家警告说,中国的新冠疫情混乱可能引发世界末日变种,使世界重新回到抗击流行病的原点”为题报道说,专家们担心中国疫情大爆发可能导致一种新的毒株出现并在全球蔓延。

上个月的一项研究警告说,下一个新冠毒株可能比奥密克戎更危险。南非德班非洲卫生研究所(Africa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 in Durban)的病毒学家亚历克斯·西格尔(Alex Sigal)领导的一个小组发现,病原体可能会继续变异,并且一种新的变异可能会导致比相对温和的奥密克戎菌株更严重的疾病和死亡。这一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我们的研究表明,在免疫受抑制的人身上,病毒更有可能会出现更具致病性的变异。”西格尔一封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这种变体是否真的会出现尚不清楚。”

西格尔团队的研究发现,他们所研究的病毒所引起的细胞融合和死亡水平与奥密克戎BA.1毒株相同,但随着它的进化,这两项水平上升到与在中国武汉发现的第一个冠状病毒版本相似。

不过,西格尔指出,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因为中国人口没有来自疫苗或者以前感染的高水平的免疫力,这将意味着奥密克戎将不会拥有其通常的优势,但是奥密克戎亚变体非常擅长复制和传输,因此,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它们仍然会在竞争中胜过任何全新的变种。西格尔预计,人们看到的更多的情况是“感染大多令人难受,但并不那么危险,因为它们往往不会扩散到肺部。”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道迪说,导致全球新一轮疫情爆发的可能性虽然有,但是这种风险并不比以前更大。他说,虽然新变种的风险确实随着感染范围的扩大而增加,但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一年多来世界许多其他地区的传播率也一直很高,“不同的是,大多数其他国家的人都有机会产生免疫力,因此其他地方的重病和死亡水平要低得多。”

他在给美国之音的一份电子邮件中说,就单个国家而言,当前中国的新冠感染浪潮可能是我们见过的最大的,但在全球范围内,去年冬天的奥密克戎浪潮肯定更大。

他说:“我的意思是:在这一波浪潮中肯定有出现新变种的风险,从而引发全球爆发,但由于全球免疫水平,相对于一年或更长时间以前这种风险更低。”

香港病毒专家金冬雁说,即使出现新的变异毒株,其毒力可能也不是那么可怕,“一个新变种的毒性或危险性很可能不会那么大。”

病毒学家齐亚德·阿尔阿里说,问题的关键是,如果出现新的变异株,人们完全不知道新株的传染性和毒性是否更强。他说:“真的不清楚,病毒变异的方式就是这样,这真的完全是随机的。”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