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然气仅占中国主要能源消耗的8.4%。

图片来源:SONG WEIXING/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GETTY IMAGES

2022年9月24日

虽然中俄友好“没有止境”,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似乎对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起码有些不满。要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妨看看能源部门。

理论上讲,从长远来看,俄罗斯与西方主要油气客户割席可能是中国之福,尤其是在天然气方面,中俄已同意扩大两国之间现有的管道网络。但有一个问题,目前,中国经济以煤炭和石油作为主要能源,向天然气过渡的过程将很漫长且代价高昂。另一方面,普京发动的乌克兰战争已推动煤炭和石油价格一飞冲天。而此时,中国经济已在困境中挣扎,房地产市场严重滑坡,消费者心灰意冷。

im 629568?width=700&height=564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煤炭消费大国,得益于国内丰富的煤炭资源,尽管并非都是优质煤炭。近年来,天然气在美国和欧洲的能源结构中分别约占30%和25%,与此不同的是,2020年天然气仅占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的8.4%,煤炭则占57%。

中国国内的价格管控可以帮助发电厂和石油用户减轻一些压力,但即使是打了大幅折扣的俄罗斯石油也比中国在2019年底支付的石油价格高出近40%。煤炭的情况甚至还要糟。根据司尔亚司数据信息有限公司(CEIC)的数据,中国8月份煤炭平均进口成本为每吨140美元,高于2019年底的70美元左右。其中一些进口煤可以用国产煤替代,但由于国产煤的品级通常较低,发电厂一般需要将国产煤与品级较高的印尼或澳大利亚进口煤混合在一起,这难免会带来一定痛苦。

能够以大大低于国际油价的水平获得俄罗斯石油,确实给中国炼油商带来很大优势,它们能由此以较低成本向全球市场出口柴油等成品油。中国成品油出口在过去一年大部分时间放缓后,8月份的确大幅增长。

今年6月起,俄罗斯开始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而不久前,北溪管道1号关闭进行维护,引发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担忧。欧洲各国政府预计,来自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在进入冬季后会越来越不可靠,而欧洲的主要产业依赖天然气作为主要能源。《华尔街日报》的Shelby Holliday解释了欧洲发生能源危机会怎样,而这场危机又将如何影响全世界。封面图片制作:David Fang

WSJ S Chinese

但石化等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并没有看到太大好处,至少目前如此。中国经济萎靡不振,全球油价居高不下,这对中国石化企业来说都不是好事。CEIC的数据显示,今年夏天,东北亚市场的乙烯价格一直低于中国的石脑油价格。乙烯是许多塑料制品的基础石化原料。石脑油是生产乙烯的石油衍生原料。

总有一天,随着更多管道输送大量价格大打折扣的俄罗斯天然气,这可能会给中国能源密集型工业带来持久的成本优势,类似于美国和中东地区使用液化天然气的石化公司长期享有的那种优势。到那时,数量庞大的燃气发电厂可能会提供一种便捷、可靠、廉价的煤炭替代品。

但目前,在经济迫切需要帮助的时候,中国却被煤炭和石油成本高昂问题所困。难怪习近平心怀不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