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中国“蹭奖”诺贝尔 网民:赢麻了?


 诺贝尔奖近日陆续出炉,虽然没有中国人获奖,但有多达4所中国高校和一家官方出版社却声称自己也成了诺贝尔奖的“赢家”。这一“蹭奖”诺贝尔的传奇,引发舆论热议。

尽管中国的学者和作家在今年诺贝尔奖中无人获奖,但南京大学、同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却仍在各自的社群平台或官网上,与今年的诺奖得主攀关系沾光。

南京大学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自己成了“量子物理大赢家”,因为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之一安东·塞林格(Anton Zeilinger),在2016年被聘为南京大学名誉教授。

安东·塞林格同时还担任西安交通大学的名誉教授,因此西安交通大学也没错过沾光的机会,在官网恭贺“西安交大荣誉教授安东·塞林格荣获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则更加高调,该校在官微表示,安东·塞林格得奖是中国科大相关团队在该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因为安东·塞林格是该校院士潘建伟留学时候的导师。而近日,潘建伟团队有重大科学发现,将发表于国际期刊。

与此同时,同济大学则在其官方微博庆祝该校名誉教授“再”获诺贝尔化学奖,因为得奖者夏普莱斯(K. Barry Sharpless)教授为同济大学名誉教授,而夏普莱斯已于2001年得过诺贝尔化学奖。

除了上述四所中国大学外,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由法国作家安妮‧埃尔诺(Annie Ernaux)获得。中国官方人民文学出版社则在微信公众号宣称,“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获奖!”。该贴文底下有网民的贺喜留言,甚至连安妮‧埃尔诺著作的中文译者一并恭贺。不过,也有许多网民抱怨:”这标题搞的!”、”还以为是中国作家!”、”赢麻了”。

人民文学出版社宣布“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获奖” (网络截图)

据悉,人民文学出版社一年出版上千位作家的作品,如果这一“蹭奖”逻辑成立,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会是这家出版社的作家。因此也有网民指出,“只要出版了他们的书就是咱们中国的,中国包揽了所有诺贝尔奖!真正的赢麻了!”

中国社会与诺贝尔奖蹭热度的现象行之有年。2013年,一则有关《 中国科大“女婿”荣获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奖》的新闻也曾落为民间笑谈。

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蹭奖”现象在世界各国都有,只要能跟诺贝尔学者沾上边,各大学都会拿出来提一提,以增加学校的知名度与影响力。不过,“蹭奖”发生在中国学界却显得有些奇怪:“原因是,中国是个非常大的国家,从人口比例上来讲,中国获诺贝尔奖可能是世界上属于特别少的。” 杨建利指出,因为中国很少有学者得奖,所以相比外国大学经常获得诺奖,提一提也不稀奇,中国“蹭奖”的行为便像是硬往上凑热闹。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此则有不同的看法。夏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告诉记者,中国的“蹭奖”热潮不见得是件坏事:“蹭诺贝尔奖,而不是蹭其他中国政府想着重弘扬的红色文学也好,或者是传统文学也好,当中国的出版界、大学还继续把诺贝尔奖看作非常高的标竿,我觉得这是件好事,至少标志着至今在中国出现的各种倒退还没有让大学和出版社进入愚昧、朦昧的时代。”

泱泱大国   中国所得到的诺奖为何稀少?

中国宣称改革开放和大国崛起数十年,然而就统计数据而言,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士却相当稀少。杨建利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缺乏学术自由:“共产党统治以后,把学术自由,把在学术上能够有一定建树的人,都给箝制了,基础设施也破坏的比较厉害。” 杨建利表示,诺贝尔奖很强调基础理论研究,但是中国在此领域很薄弱,就算近年来中国透过窃取智慧产权等方法,正在科技领域快速追赶外国,但基础研究却远不及他国学者。

夏明教授则表示,要进入诺贝尔奖的顶尖殿堂,需要具有突破性与创造性,“创造性往往是基于批判性,批判性来自于对现存体系或是现存思维模式的不满。” 夏明指出,这种思维模式是中国共产党所欲培养的整齐划一、听话、听党控制的社会框架下,难以造就的。因此,相比美、日等国获得许多诺贝尔奖:“中国恐怕在教育体系、社会体系、研究体系,跟这些国家有重大差异。”

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也告诉本台记者:“在极权统治国家,从孩子就进行一党化洗脑教育,他们很少会有自己独立的批判精神。在美国学习特别强调批判性思维……,但是这在中国是不允许的。”夏业良表示,中国现在已经没有“大师”了,中国旧时的大师都是在民国初期培养的,纵使北京在90年代企图”塑造大师”,但是这些大师自己也知道自己只是因”听共产党的话”受封,实际上能力不到大师的级别。

莫忘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社会急于和诺贝尔奖攀上关系,不过,当局却极力希望民众能忘却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

夏业良就此表示:“在中共领导统治下这么多年,遇到好事都往自己脸上贴金,遇到坏事都推给别人,态度往往是双重标准的。” 夏业良举例,当中国异议人士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北京官方也因高行健已转为法国籍为理由不愿进行评论。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北京封锁消息,导致中国人民至今知道刘晓波得奖的并不多。而早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北京也不予以承认。夏业良强调,既然中国宣称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达赖喇嘛得奖北京不应大肆宣传吗?

针对”被消失”的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杨建利也表示:“下一个为了中国的民主和平转型而获奖的人,不再重复刘晓波这样的悲剧,那么也许中国在其他领域可能就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奖项。” 杨建利认为,中国人只要获得人权、法治和自由,便可以喷发出巨大的、造福人民福祉的能量。

记者:唐缘媛   责编:何平   网编:何足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