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限制扰乱了煤炭在全球的流动,数十艘满载煤炭的货船滞留在中国沿海,海运煤炭贸易的方向也因此被重塑。

据新加坡和伦敦的船舶经纪商称,停在中国港口外的运煤船已增至约65艘。无法为其货物找到新买家的船舶运营商和煤炭供应商正在等待一场持续数月的贸易争端结束。

中国是国际市场上最大的煤炭买家。在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引发的萎缩中持续反弹之际,为满足国内工厂的生产需求,中国加大了对印尼和其他供应商的煤炭采购力度。中国从去年年初开始限制澳大利亚进口,之前澳大利亚对中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提出了批评。

这一限制给澳大利亚一项关键出口业务造成了打击,令海运散货船公司不得不为适应全球贸易网络的不断变化作出调整,并且闲置部分航运能力,这些闲置货船现在实际上成了煤炭的浮动仓库。

波罗的海与国际海事理事会(Bimco)首席航运分析师Peter Sand说:“针对这场疫情的起源问题对中国发难,于澳大利亚而言基本上就是一场贸易战,煤炭出口受到了间接伤害。”他表示:“由于中国是煤炭的主要买家,这些货船别无选择,只能等待争端解决。”

等待时间最长的是一艘散货船,该船于2020年5月31日抵达中国北方京唐港附近海域,之后一直停留在那里,另外还有至少五艘船,已经在这个港口停泊了200多天。

经纪商表示,澳大利亚的三批船货已转而开往韩国和越南,与此同时,过去三个月澳大利亚对印度的出口稳步增长。

OG FN646 202101 NS 20210120021327

中国进口的焦煤用于生产钢铁,以满足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需求。根据Bimco的数据,澳大利亚出口焦煤约占所有船运焦煤的三分之二,该机构称这种品级的焦煤是中国无法通过其他国家的进口轻易替代的。

中国第四大钢铁生产商河钢集团(Hesteel Group Co. Ltd.)一位高管说,钢厂在24小时不间断地生产,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这名高管称,焦煤已经供不应求,而港口吞吐瓶颈令整个供应链变得更加复杂。

Bimco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约140万吨煤炭,低于2020年1月的780万吨。中国从印尼进口的煤炭从2020年1月的约900万吨增加到12月的1,550万吨。根据Bimco的数据,印尼是对中国所有类型煤炭的最大出口国。

Bimco估计,2020年12月中国的陆路煤炭进口量达到一年高点,其中很大部分来自蒙古。中国从蒙古的煤炭进口量从2020年1月的不足200万吨跃升至9月的800万吨。

中国政府尚未发布2020年全年进口数据。

一位希腊船东说:“总体而言,陆路煤炭运输量仍然很小,但如果澳中贸易战继续下去,这将构成令人担忧的趋势。”他的一艘船滞留在中国东北地区的鲅鱼圈港外。“如果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建立起陆路进口线路,许多船舶将无人租赁。”

中国的禁运令主要影响的是必和必拓(BHP Group Ltd.)和兖煤澳大利亚有限公司(Yancoal Australia Ltd.)等澳大利亚矿商,它们只有在货物交付后才能得到全额付款。在等待船只靠岸的过程中,它们还要支付每天的拥堵费,这相当于船只开航时收取的每日运费的20%左右,取决于航程的长度和船只的大小。

中国航运业高管表示,有迹象显示中国与澳大利亚的争端可能正在缓解。

中国一家乾散货航运公司的一位高管称,两国已停止相互指责,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位高管说,预计几艘滞留时间最长的船只将在未来几天开始卸货,但关系完全恢复正常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