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开始了拜登(Biden)政府上台以来两国的首次高层会谈,双方言辞激烈,在两国试图稳定紧张关系之际定下了不和谐的基调。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周四会谈开场时宣读了美国对中国不满的问题,包括网络攻击以及中国对香港的压制和对台湾的威胁。他称,这些活动“威胁到赖以维持全球稳定的、基于规则的秩序”。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反驳称,美国应该审视自身种族主义问题,停止在全球兜售自己的民主版本。杨洁篪在长达一刻钟的讲话中表示,美国不代表国际公共舆论,西方世界亦然。

布林肯回应称,虽然美国“并不完美”,但会公开地应对挑战。不久后,当记者被带离会议室时,杨洁篪叫他们等一下,并对美方的评论提出抗议,他挥舞着手指说,美国官员说话的方式很傲慢。

美国官员在会议前宣称,双方寻求划定竞争范围、确定合作领域之际,此次为期两天的会谈为两国提供了讨论分歧的机会。会议议题涵盖了技术问题和中国展示军事力量等一系列摩擦点。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年,这些摩擦点让美中关系跌至数十年冰点。一名美国高级官员在周四会后指责杨洁篪哗众取宠。

会谈开始前,拜登政府强调了对华保持强硬态度的意图。布林肯本周出访了日韩,展示美国联盟力量,并引起外界对他口中的中国在该地区“胁迫和侵略”行为的关注。

美国政府本周还对数名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实施制裁,理由是他们制定的法律破坏了香港的有限自治权,美国还以国家安全为由向中资企业发出传票。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周四在华盛顿对记者表示,该战略的一个重点是用实力处理对华关系。

中国外长王毅(左)和中共高层官员杨洁篪(右)抵达双边会谈现场。

中国外长王毅(左)和中共高层官员杨洁篪(右)抵达双边会谈现场。

图片来源:frederic j. brown/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会谈中,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计划敦促布林肯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撤销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体和个人实施的许多惩罚性政策

鉴于当前的紧张局势,美中都未对此次会谈寄予太高期望,但双方一致认为面对面会谈很重要,并希望阻止关系进一步恶化。据美国官员称,美中高层官员不打算在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并且由于疫情关系,双方官员不会在周四下午和晚间的会议之间共进晚餐。

安克雷奇是布林肯从首尔返回途中的加油站,美国政府官员称,之所以选择安克雷奇作为会晤地点,也是因为在美国领土举行会议,可以让拜登政府对会议的安排有更大影响力。

上一次美中高级别面对面会谈是在八个多月前,那时美国还处于特朗普政府执政时期,当时冲突在两国关系的多个方面蔓延开来,涉及贸易、技术、人权、新冠疫情、中国对台湾和一些邻国的强硬姿态等。

自那以后,美中关系一直很紧张。不过,北京方面希望拜登政府即使不是更可控,也能比特朗普政府行事更具可预见性。

至少,北京方面把此次会晤视为一个缓和关系的机会。之前,特朗普政府努力遏制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并把中国共产党描绘成对全球其他地区的威胁。

中共领导层二把手、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即便一时达不成共识,也可以交换意见、增信释疑。

会晤开始前美国已经表态将提出尖锐问题。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称,美方列出的问题包括中国大规模监禁和监控新疆维吾尔人、在台海加强军事活动以及香港问题。北京方面则已表示,所有这些问题都属于中国内政,美方不应干涉。

然而,期待与预期结果看起来有些错位。中国方面将此次会谈称为“高层战略对话”,这个说法此前适用于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任期内开始的定期磋商,这种会谈机制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得以扩大,之后被特朗普(Donald Trump)叫停,他认为这种会谈不合时宜,而且还会起到反作用。

据知情人士透露,杨洁篪和王毅计划提出一个新框架,让两国政府每年就经济、安全和其他问题保持对话。

拜登政府已经预先持否定态度。美国一名高级官员在安克雷奇表示,美方并不认为这些会晤是一场“真正对话”的开始,不过双方可能会发现一些潜在合作领域。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中右)和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周四离开首尔国家公墓。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中右)和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周四离开首尔国家公墓。

图片来源:SeongJoon Cho/Bloomberg News

拜登及其高级别官员表示,他们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争夺全球影响力,同时如有必要将在气候变化及新冠疫情等领域开展合作。依靠盟友共同制衡中国是这一战略的核心,这一点可以从布林肯与美国防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此次日韩之行中一窥端倪。

外交政策专家称,拜登和习近平都面临着国内问题,这让双方都有理由限制对抗。拜登希望美国政府首先集中精力应对疫情和加强国内经济复苏。

不过与此同时,作为反对党的共和党希望将对华问题升级为一项用来挑战拜登的关键政策问题,并且随着两国政府之间争端不断,美国公众对中国的看法也更加负面。

另一方面,习近平在执掌中共近十年后进入一个关键阶段。中共领导层正筹备一系列重大事件,包括7月份庆祝中共百年诞辰,明年初举办冬奥会,以及巩固国内经济复苏势头以迎接明年晚些时候的中共二十大,预计届时习近平将寻求连任,开启他的第三个领导人任期。

近几个月,习近平和其他官员一直在指出中共的治理优势,宣传 “东升西降”的说法,但他们也警告称,美国仍是中国利益的一大长期威胁,并敦促党员保持警惕。

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朱锋表示,从中国的角度看,中国真的希望中美关系能够重设,但从拜登的角度来看,这几乎不可能。

不管北京方面意愿如何,特朗普给华盛顿方面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带来了持久变化,朱锋表示,把中国视为一个主要威胁和对手是美国两党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