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为什么一场安史之乱就能让唐朝衰落?

安史之乱,只是脓包破了的开始。后边的持续感染更来劲。

唐朝在册户口从天宝十四年的 891 万户锐减到广德二年的 290 万户,正好是安史之乱爆发到结束前后的当年的数据,直接损失户口三分之二。

安史之乱,砸碎了唐廷的实力杠杆...安史之乱平定的当年,由于唐廷已经没有什么禁军了,所以西北竟然剩下朔方军独大。不过唐代宗刚即位看不清形势,居然想要把朔方军军权给扒拉过来。朔方军节度使仆固怀恩稍有不满就反叛。

这次仆固怀恩的反叛实际上比安史之乱的直接后果还严重。因为仆固怀恩动辄引回纥、吐蕃、党项、氐、羌等外族入华,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当带路党。而且河朔藩镇是仆固怀恩故意让安史旧将担任节度使,并且和他们联盟对抗朝廷。拿近代中国的叛国罪论处,足够枪毙几百次了。

但唐代宗终于发现自己闯祸了,发现皇帝根本惹不起朔方军,竟然不敢公开承认仆固怀恩是叛国,说他只是被下属蒙蔽。其实连仆固怀恩他妈都认为国家未负怀恩,怀恩谋反是对不起国家,认定他是谋反要与他断绝关系。毫无疑问,仆固怀恩那妥妥就是叛国。要不是仆固怀恩最后一次当带路党时,突然病死在路途,恐怕仆固怀恩之乱比安史之乱伤害性更强。安史之乱所谓平定仅算是诏安,只是让河朔藩镇不再和唐廷争天下,不再发动叛乱,但依旧不听命唐廷。仆固怀恩还积极与河北独立型藩镇联合,背唐之心明显。

但史书就是这样。唐代宗的处境就是不能得罪朔方旧将,竟然还反过来粉饰怀恩之罪,说他情有可原。就是为了不扩大化。史书再记载皇帝说的这些话,史学家们就认为仆固怀恩是被皇帝逼得太紧了所以谋反,也解读为情有可原。这也是唐代宗实在惹不起这帮悍将了。要是换武则天时期,这种明显叛迹处以极刑不说,还得把仆固怀恩给改个名叫毒蛇怀怨、毒枭忘恩什么的...但唐代宗不行,做领导的被扇了巴掌还得笑着说真舒服。

当时唐廷的统治其实已经叫做岌岌可危。东南那边也爆发了大规模起义。就连大名鼎鼎的李光弼,率军前往平定东南叛乱,驻兵在徐州镇守江淮,竟也开始不听唐廷节制。代宗连续招他入朝,他都不听命。代宗最后还把他在河中的母亲给接到长安,实际上就是做人质了。李光弼倒是不久就病逝在徐州。不然啊,晚节不一定能保,搞不好又是一个拥兵自重的独立藩镇。

自安史之乱爆发后,朔方军就几次易帅。唐玄宗不信任与安禄山同为胡人的安思顺,杀了安思顺后让关中汉人郭子仪任节度。后来,郭子仪退居二线,副使李光弼任节度。安史之乱平定后,朔方军名将仆固怀恩任节度。唐朝就是依靠朔方军平定了叛乱,但又无法节制朔方军这些悍将。

仆固怀恩牺牲西北边防,屡次当带路党,恶果就是吐蕃一度攻入长安,并且把河西、陇西全部侵占。要不是老帅郭子仪还在朝廷,能够凭借军中威望替朝廷暂时解决吐蕃占领长安以及安抚朔方军中一些不跟着仆固怀恩的将领,这场叛乱绝对够唐朝接近土崩瓦解、比安史之乱更糟的结果。长安虽然很快就收复了,但整个关中以西的河陇地区到近百年后才再次完全收复,硬生生整成了“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唐朝皇室李家号称出身于陇西李氏,结果连陇西都丢了。陇西就是天水,渭河的上游。长安城边渭河的上游都成了外邦之地。这个损失也是历代罕有的巨大。

这时候人口多少了?大历中,130 万户。只剩下安史之乱前的近七分之一。唐代宗东边有藩镇割据,西边有吐蕃外患,勒紧裤腰带过了十几年。

唐德宗在继位之初的建中年间,试图削藩,但又没钱只得敛财,而且他是用藩镇制藩镇,整天挑唆藩镇之间的矛盾,又搞得天下大乱,四处都是藩镇叛乱和藩镇混战。藩镇兼并战结束了,照样也不给朝廷分地盘。整了半天德宗是光投资没收益。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混战,这次内乱其实也不比安史之乱的情况好多少。期间,四人称王,两人称帝,号称二帝四王之乱。其中借泾原兵变,德宗逃出长安,称帝的朱泚还占据了长安,把唐德宗赶到了奉天。长安也沦陷,在外吃了一年多的苦,差点没被乱箭直接射死。唐德宗这才明白他没能力解决这个乱世,认命收手。从此以后,他在与节度使打交道时从铁杆鹰派变成了坚定的躺平派。节度使爱咋咋,他只管敛财,顺便把神策军扩建成强大的禁军。

直到唐德宗实质上的继任者唐宪宗上台,拿着德宗国库攒的钱,实现元和中兴,靠着神策军禁军的强大,才算是重新把握住央地实力杠杆,通过几次硬仗让独立型藩镇纷纷归服。唐朝才算缓过来些。试图推翻唐廷的反叛内战和藩镇兼并战才算被遏制住。不过河北藩镇在宪宗死后又开始搞世袭和高度自治。

这个时候,户口也只不过是 247 万。人呢?除了一部分可能成了被隐匿的奴婢、成了不上户口的流民外,大多数都在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宪宗的一连串战乱中死了。从安史之乱爆发,到李愬雪夜入蔡州平定淮西,已经过去六十多年了。六十多年,名为大一统王朝,实际上战乱丛生。战一阵子,缓一段,战一阵子,缓一段...尤其还伴随着国土沦丧。

西汉七国之乱,三个月手起刀落,彻底结束。明朝的靖难之役,三年大局抵定,恢复正常。西晋的八王之乱倒是个破坏力真正够劲的,主要是第二阶段七年的乱局。但破坏力与安史之乱 + 仆固怀恩之乱 + 二帝四王之乱比起来,也差得远。八王之乱主要是结局更悲惨。再就是晚清的列强 + 太平 + 回乱 + 捻军,能够一争。而中唐大乱三连弹,结局最后到是随着元和中兴给软著陆了。所以在历代大王朝中,能抗揍到如此程度、如此跨度,最终还软着陆的,还真就是唐朝了...也算是够奇迹了。

所以说安史之乱只是一个起点...

至于为什么唐朝从盛世突然开始这个起点...那是因为募兵制改革后,这些伢兵悍将形成的盘踞在各地的职业军人利益集团,唐廷根本就没有经验应对,从政治上反应不过来。之后建立神策军也只能是用募兵制方式重建禁军,简单得把自己搞成最大的军队,还只能把军队交给没法世袭的宦官掌管。可如何控制边地的独立型藩镇,唐廷一直是没有找到明确的方法。到晚唐时,连太监也学会认义子来搞禁军军头世袭,唐廷就更没法玩了...

也不是唐廷不想解决,北宋的强干弱枝禁军囤冗兵,明朝迁都燕山守国门,从某个意义上讲都是在解决如何控制职业军人的问题。这是个唐宋变革,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牵涉政治生态之变的大历史命题。搞了几个朝代才算是找到历史出口。而这些悍将不受朝廷控制,甚至也不是因为自己的野心,而是悍将之下有伢兵,这些伢兵已经脱离了农民的身份,形成了利益阶层,他们要存活,就要逼悍将保持独立性,然后截留地方财赋以满足本阶层的利益需要。悍将也是被庞大的利益阶层所裹挟。比较熟悉唐朝募兵制职业军人问题这块的网友,经常在网上戏说:“伢兵们见今天天气不好,觉得都怨节度使,然后把节度使杀了换个人当...”就是对当时这种政治生态的比喻...

唐廷主要是错过了国力鼎盛的机遇期,后期只能搞拖延,没能在这个方向上做更深入的历史实践,一直在中古帝国和近古帝国两种形态之间拧巴...安史之乱后熬了将近一个半世纪唐朝灭亡,其实还是让伢兵悍将给亡了。五代十国,大部分都是军头型皇帝。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