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为什么国内恐怖主义在美国未被明确定为犯罪?

Wed, 10 Feb 2021 03:01:45 GMT

资料照片:身穿防暴服的国会警察试图阻止示威者进入国会大厦。(2021年1月6日)

1月6日发生在国会大厦的袭击事件给美国政府的决策者就美国是否需要新的国内恐怖主义法所展开的长期讨论注入了新的活力。

这个争论源自于被许多人视为现行法律中的一个巨大的缺口:没有一个单独的法律将国内恐怖主义定为犯罪。

虽然美国法律将向外国恐怖主义组织提供“物质支持”定为犯罪,但没有可比的法律将国内恐怖主义定为联邦犯罪,即使国内恐怖分子的个人行为可能是非法的。

现在,在1月6日的叛乱被部分归咎于参与暴力的极右翼组织成员之后,支持新的国内恐怖主义法的人说,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我认为,如果有什么的话,1月6日发生的事情就是在大声疾呼”通过一项国内恐怖主义法,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的共和党成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上周在一次关于国内恐怖主义的听证会上说。

然而,推动一项新的国内恐怖主义法面临着来自民权组织和许多担心公民自由的国会议员的强烈反对。这些批评人士说,现在已经有很多法律可以用来指控国内的恐怖主义案件。

民主党进步派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是国会中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作为众议院一个小组的副主席,她调查过国内恐怖主义法律。

“我们在星期三(1月6日)的问题不是没有足够的法律、资源或情报。我们有这些东西,而且它们没有被使用,”奥卡西奥-科尔兹1月9日在推特上回应要求制定国内恐怖主义法的呼吁时说。

现行联邦法律将国内恐怖主义定义为美国境内“危及人的生命”的犯罪行为,其目的看起来是要“恐吓或胁迫平民”,“通过恐吓或胁迫”来影响政府政策,或以大规模的破坏、暗杀或绑架来“影响政府的行为”。

然而,这项法律没有附加刑事处罚。其结果是,尽管联邦调查局经常对极右翼极端分子的袭击展开“国内恐怖主义”调查,但联调局仍依赖其它刑事法律,像应对谋杀和攻击罪的法律来起诉被告。迄今为止,在因袭击国会大厦而被捕的200多名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没有人受到从事国内恐怖主义的指控;对他们的指控包括非法进入国会大厦、袭击警察和威胁议员。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前国土安全部官员伊丽莎白·纽曼(Elizabeth Neumann)在众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说,由于缺乏一项将国内恐怖主义定罪的法律,检察官们不得不“多走一段路”。例如,她提到,去年,联调局将极右翼组织“布加卢男孩”(Boogaloo Bois) 的两名成员与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联系起来,以指控他们阴谋向一个外国恐怖组织提供“物质支持”。

“这只是向你们表明……如果我们把他们与一个外国的意识形态或组织联系起来,我们就更容易起诉他们,”她说。“让我们使他们的工作更容易一点吧。”

纽曼说,不平等地对待国内与国外恐怖主义也是不公正的。

她说:“如果你以白人至上的名义犯罪,或者如果你以(‘伊斯兰国’)意识形态的名义犯罪,那么你会因为与‘伊斯兰国’有关的罪行而比犯下白人至上主义的暴力行为而被判更长时间的监禁,这是没有道理的。”

为一个外国恐怖组织提供物质支持的指控如果成立,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

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承诺“为国内恐怖主义法而努力”。在1月6日国会大厦遭到袭击后,拜登将这些骚乱者形容为“叛乱分子”和“国内恐怖分子”。后来,拜登在就职演说中誓言要击败他所说的“政治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国内恐怖主义抬头”。

但现在拜登当了总统,他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界定谁是国内恐怖分子以及应该向执法官员提供什么样的新权力---如果有的话,来打击国内恐怖分子。

白宫说,拜登政府内部正在审议国内恐怖主义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就此做出任何决定。

据全球情报和安全咨询机构苏凡集团(Soufan Group)的恐怖主义专家科林·克拉克(Colin Clarke)说,1月6日之后,人们对这一法律上的缺口做出了各种不同的回应,一些人对现状感到满意,而另一些人则提议将某些组织定为国内恐怖组织而加以取缔。

一些人认为,取缔组织的做法不太可能,因为有这种做法违宪的担忧。

“如果你说的是实际上是禁止纯属国内组织的存在,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这是政府在美国政治体系中拥有的潜在的极其危险的力量,”曾在国会就这个话题作证的德克萨斯大学法学教授博比·切斯尼(Bobby Chesney,)说。

为了避免这种担忧,司法部前高级官员玛丽·麦考德(Mary McCord)提出了一项中间立场的建议,即将国内恐怖主义列为“个人和组织被禁止提供物质支持的犯罪行为”。

像其他支持新的国内恐怖主义法的人一样,麦考德认为,把国内恐怖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放在同一“道德层面”是很重要的。

麦考德去年在一个众议院小组面前作证说:“这将有助于教育公众,‘恐怖主义’不仅指‘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

在国会,最近提出的应对国内恐怖主义的提议,既包括2019年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提出的把死刑适用范围扩展到国内恐怖主义案,也有要求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成立专门的国内恐怖主义办公室而不将其定为犯罪行为的一个跨党派法案。

那项跨党派法案于1月19日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重新提出。

“在我们的国会大厦遭到袭击后,我希望国会最终能团结起来,尽快采取行动,解决美国国内的恐怖主义问题,”该法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

在国会外,新的推动制定国内恐怖主义法的努力使联调局特工人员与民权倡导者对立起来。

代表1.4万多名特工人员的联调局特工协会(FBIAA)长期以来一直敦促国会将国内恐怖主义列为一项联邦犯罪。

该协会的主席布莱恩·奥黑尔(Brian O 'Hare)在一份声明中说:“通过国内恐怖主义立法是一个必要的行动,它将有助于表明,政治暴力---无论其意识形态或幕后主使是谁---是不可接受的。”

但民权组织仍然坚决反对将国内恐怖主义定为犯罪,因为他们担心执法机构可能滥用恐怖主义。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反对任何加强现有国内恐怖主义权力的立法……以及制造更多与国内恐怖主义相关的犯罪,”该机构的高级立法顾问马纳尔·瓦希德(Manar Waheed)说。

她指出,检方可以利用现有的50多项联邦罪行来起诉国内恐怖主义案件。

“绝对没有必要制定新的法律,”瓦希德说。

联调局表示,任何国内恐怖主义的立法事宜要由国会与司法部去共同处理。

联邦调查局在发给美国之音的一份声明中说:“就像我们一贯所做的那样,联调局将继续使用所有赋予我们的合法授权工具和法律,来应对和打击我们所面临的威胁。”

在被问及司法部是否会支持将国内恐怖主义列为联邦犯罪的立法时,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我们不会在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目前正在对国内暴力极端主义进行审议时先入为主。”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