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为什么李世民对太上皇李渊如此怨恨,明明李渊最疼爱的就是李世民?

Clara的回答

哇,叹为观止

虽然天下是你打给爸爸的,但爸爸要把它传给你哥哥,不过你要明白,爸爸还是最爱你的。

虽然天下是你打给爸爸的,但爸爸只给你一个洛阳,这就是爱你至极了,虽然就这么点地方最后也没给你,但你要知道爸爸的爱哟。

虽然你哥哥弟弟要爸爸杀你,但爸爸犹豫了好一会呢,告诉他们不要这样,看吧,爸爸最爱你了。(要是李元吉一张嘴叭叭就有李世民结党营私的证据,那李元吉当初丢了并州还是私下联络的并州遗老遗少给他说情,赶紧法办)

你这个孩子!都说了虽然天下是你打的,但给谁是爸爸说了算的,你还要造爸爸的反吗!爸爸太失望了!

?????

你这是在pua还是cpu还是cctv李世民啊???

连最基本的论功行赏都做不到,在这扯父爱父爱父爱

骗傻子呢????

什么叫“猜嫌益甚”看不懂???

按照题主的观点,李渊简直爱死李建成了,天下是李世民打的,李渊天天给李世民洗脑长幼有序太子不可废,世民你要安分守己好好给你哥哥做臣子,他要你死你就得死。

建成又使郎将氽朱焕、校尉桥公山以甲遗庆州都督杨文干,至豳州,告太子使文干举兵欲表里相应。——《根本无法证明是太子在指使》,你自己人都拿着证据反水了还在这无法证明嘞,简直爱死李建成了。

而且照你这么说李渊也特别爱李元吉,丢了并州丢盔卸甲逃回长安的货色,何德何能诏令能跟太子和秦王的同样有效?官职待遇还能比着李世民的标准来,这不得爱死了。

连朱元璋都唐高祖由太宗得天下了,你皇位都是李世民给你的,还在那儿太子不能给嘞,也就你是人家亲爹,换别人哪还有这么大福气60多还能生三十几个孩子。

照你的论据李世民也够孝顺李渊了,看看窦建德他们,哪个不得亲自出征打天下,李世民直接让李渊稳坐长安生孩子,当皇帝当得老舒服了,17个儿子16个妈,这不得舒服死。

李世民继位之后还住了好几年东宫呢,宫宴上还跟长孙皇后一起伺候李渊,还把当年吓得李渊李建成都想火烧长安跑路了的突厥可汗抓回来跳舞,简直孝顺死了好吧。


还好意思问为什么对待李建成雷厉风行,对待李世民就是无限宽容?

那是因为杨文干谋反事件李建成手下第一时间就把李建成卖了啊(建成又使郎将氽朱焕、校尉桥公山以甲遗庆州都督杨文干,至豳州,上变,告太子使文干举兵欲表里相应,文干遂反。)

李世民结党营私,张亮因此被下了大狱,可他宁愿被打死也不供出李世民,不然你以为李渊为什么不处罚李世民???

为什么只审张亮不审李世民?因为李元吉只能告张亮结交山东豪杰意图不轨而不能将此事与李世民直接联系起来呗,哪像李大啊,直接被心腹供出“是太子派我们去给杨文干送盔甲的”~

人不行别怪路不平,李大那边都人赃俱获了,李渊也只是把他关了几天了事,这还不够宽容?

反正你说破天也证明不了比起李大,李渊更爱李二。

张亮晚年迷信术士意图谋反不耽误他早年愿意为了李世民去死吧?

尉迟敬德猛男一个晚年也去炼丹修仙了啊。

就像李渊在李世民小的时候那么疼他,长大以后却可以为了小老婆一句话就痛骂李世民一样,人都是会变的。

李孝恭那个才是正常操作吧,有人告发大将谋反,召回调查一下不很正常,总不能放任自流。

《旧唐书 · 卷六十 · 列传第十 · 宗室》:或诬其反,召还,颇为宪司镌诘,既无状,赦为宗正卿。

也就是被轮番审问了而已,确实正常,李渊杀降都杀得血流成河了,这么一对比他对自己亲戚确实还挺好的。玄武门之变李孝恭直接中立那不也挺正常的嘛,美滋滋凌烟阁排第二。

就连太子李建成被告发谋反也被李渊囚禁了,李孝恭再怎么战功赫赫,太子也不过是这个处理方式呀。
对比李世民,不知被告发了多少次谋反了,李渊无非是敲打下他身边的人,有动过李世民一根手指头吗?这要换了李建成李孝恭,不知道被下狱多少次了,能简简单单处置几个下属就行了吗?

那是因为找不到证据,要是张亮扛不住拷问,李世民早没了。

如果尉迟敬德扛不住拷问,你觉得李建成李元吉不会顺便再多诬李世民几条吗?

题主你应该问:李世民有天策府,还可以去洛阳自建天子旌旗,这还不是偏爱?

可问题是,李世民没战功吗?天策上将怎么来的?是因为父爱吗?

太白经天,秦王当有天下,李渊都把李世民叫过去当面说天象说你要做皇帝了,李世民能怎么回答?

他是能说爹你快死了还是能说大哥快死了?

不然他怎么有天下?

李渊就差没把“你要造反”四个字说出来了好伐?


我再把时间线写清楚一点:

从武德七年李建成给李世民送马开始,李世民发现这匹马爱撅蹄子之后感到事情不对劲,对宇文士及说了句:“彼欲以此见杀,死生有命,庸何伤乎!”

李建成听到这句话之后,指使妃嫔向李渊进谗言:“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

李渊听到之后大怒(上大怒),把李世民叫来痛骂一顿,李世民“免冠顿首,请下法司案验”,李渊(上怒不解)。

正好外面突然来报突厥来犯,李渊这才换了一副嘴脸让李世民起来干正事(上乃改容,劳勉世民,命之冠带,与谋突厥

所以你说李渊为什么不处罚李世民?因为爱吗???看来爱真的会蒙蔽人的心志,就这还自我感动呢。

七月份,李渊派李世民李元吉去打突厥,每次一有寇盗,就让李世民去讨伐,李世民得胜归来,李渊却“猜嫌益甚”。

后来到了毒酒事件,李渊开始和稀泥,雷声大雨点小,只是让李建成以后不要找李世民喝酒了(秦王素不能饮,自今无得复夜饮)

李世民那边都吐一地血了,李渊还搁这儿“不能饮”嘞,真太爱了。

然后李渊给李世民画大饼::“首建大谋,削平海内,皆汝之功。吾欲立汝为嗣,汝固辞;且建成年长,为嗣日久,吾不忍夺也。观汝兄弟似不相容,同处京邑,必有纷竞,当遣汝还行台,居洛阳,自陕以东皆王之。仍命汝建天子旌旗,如汉梁孝王故事。”

结果李建成李元吉觉得李世民若是去洛阳,与纵虎归山无异,一顿忽悠李渊就动摇了。(将行,建成、元吉相与谋曰:“秦王若至洛阳,有土地甲兵,不可复制;不如留之长安,则一匹夫耳,取之易矣。”乃密令数人上封事,言“秦王左右闻往洛阳,无不喜跃,观其志趣,恐不复来。”又遣近幸之臣以利害说上。上意遂移,事复中止。)

然后李建成李元吉开启疯狂诬告模式,(建成、元吉与后宫日夜谮诉世民于上,上信之,将罪世民。陈叔达谏曰:“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黜也。且性刚烈,若加挫抑,恐不胜忧愤,或有不测之疾,陛下悔之何及!”上乃止。元吉密请杀秦王,上曰:“彼有定天下之功,罪状未著,何以为辞!”)

是啊,李建成李元吉非要李渊冤杀李世民,李渊不想没找到罪状就杀人,就叫父爱如山了是吧?

杀李世民不成,李建成李元吉又开启疯狂剪除李世民羽翼模式。

先是用钱拉拢尉迟敬德,尉迟敬德不仅不干,还转头就从头到尾汇报给李世民听。然后李建成又派人去杀尉迟敬德,尉迟啥人啊,把杀手吓得半死,连门都不敢进,暗杀失败。然后李元吉诬告尉迟,将其下狱,马上要杀了,被李世民好不容易才捞出来。

李建成李元吉又诬告程知节,程知节被外放为康州刺史,但程知节宁死也不肯走。

兄弟俩又用钱诱惑段志玄,段志玄也不接受。

武将这边是没戏了,只能对文官下手,房玄龄杜如晦都在诬告之下被李渊逐出了秦王府。

你看看凡此种种李渊有偏心李世民吗?

玄武门之变功当第一的尉迟敬德、拼死守住玄武门的张公谨、宁死不去的程知节、终不背弃的房玄龄杜如晦等人,都比武德年间的李渊李建成李元吉更配做李世民的亲人。


跟李渊小老婆们比起来,李世民就是个陌生人,就这还叫疼爱????

《旧唐书高祖诸子列传》:
时高祖晚生诸王,诸母擅宠椒房,亲戚并分事宫府,竞求恩惠。太宗每总戎律,惟以抚接才贤为务,至于参请妃媛,素所不行。初平洛阳,高祖遣贵妃等驰往东都选阅宫人及府库珍物,因私有求索,兼为亲族请官。太宗以财簿先已封奏,官爵皆酬有功,并不允许,因此衔恨弥切。时太宗为陕东道行台,诏于管内得专处分。淮安王神通有功,太宗乃给田数十顷。后婕妤张氏之父令婕妤私奏以乞其地,高祖手诏赐焉。神道以教给在前,遂不肯与。婕妤矫奏曰:敕赐妾父地,秦王夺之以与神通。高祖大怒,攘袂责太宗曰:我诏敕不行,尔之教命,州县即受。他日,高祖呼太宗小名谓裴寂等:此儿典兵既久,在外专制,为读书汉所教,非复我昔日子也。又德妃之父尹阿鼠所为横恣,秦王府属杜如晦行经其门,阿鼠家僮数人牵如晦坠马殴击之,骂云:汝是何人,敢经我门而不下马!阿鼠或虑上闻,乃令德妃奏言:秦王左右凶暴,凌轹妾父。高祖又怒谓太宗曰:尔之左右,欺我妃嫔之家一至于此,况凡人百姓乎!太宗深自辩明,卒不被纳。妃嫔等因奏言:至尊万岁后,秦王得志,母子定无孑遗。因悲泣哽咽。又云:东宫慈厚,必能养育妾母子。高祖恻怆久之。自是于太宗恩礼渐薄,废立之心亦以此定,建成、元吉转蒙恩宠。

小老婆一说什么,马上就把李世民叫来骂,也不怪李世民要去太庙哭太穆皇后了,窦妈要是活过来非把老李脑袋砸碎不可。

李大住东宫,李四住武德殿,要不要找找李世民的弘义宫在哪?诶嘿太偏僻了地图上没有~

题主你要不要看看自己在说什么?

放过李世民,才给了他翻身的机会

李建成李元吉诬告李世民,李渊信了,陈叔达拼命为李世民辩解,李渊才暂且放过李世民,这叫“对李世民很好”???

多次纵容、袒护李世民
李世民和他的党羽多次违逆李渊,但李渊从来都只问责其他人,从来没有处罚过李世民。

杜如晦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被李渊小妾父亲的家奴光天化日拉下马殴打,手指都被打断了?

李世民犯了什么错,凭什么为杜如晦申辩几句就被李渊责骂?

尉迟敬德犯了什么错,凭什么因为拒绝李建成用钱拉拢就要活该被李建成派来的杀手杀?凭什么逃过一劫还要被李元吉构陷,下狱拷打?

程知节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被赶出京城去做康州刺史?

房玄龄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跟杜如晦一起被构陷,让李渊把他们从秦王府赶出去?

李孝恭犯了什么错,明明在南方战功赫赫,凭什么别人空口白牙诬告他谋反,马上就被李渊诏回长安下狱审问?

李神通犯了什么错?论功行赏的赏赐活该被没功劳的李渊小妾的爹抢?

秦王府的其他幕僚犯了什么错,说被调走就被调走,活该被调去李元吉账下做砧板上的鱼肉?

反观齐王李元吉曾因守太原时有过失被免官,太子李建成曾因杨文干案被囚禁,但李世民没有任何被处罚记录,李渊回护之心显而易见。

嗯嗯嗯,是是是,对对对。

元吉性好畋猎,载网罟三十余两,尝言“我宁三日不食,不能一日不猎”,又纵其左右攘夺百姓。歆频谏不纳,乃上表曰:“王在州之日,多出微行,常共窦诞游猎,蹂践谷稼,放纵亲昵,公行攘夺,境内六畜,因之殆尽。当衢而射,观人避箭以为笑乐。分遣左右,戏为攻战,至相击刺毁伤至死。夜开府门,宣淫他室。百姓怨毒,各怀愤叹。以此守城,安能自保!”元吉竟坐免。又讽父老诣阙请之,寻令复职。时刘武周率五千骑至黄蛇岭,元吉遣车骑将军张达以步卒百人先尝之。达以步卒少,固请不行。元吉强遣之,至则尽没于贼。达愤怒,因引武周攻陷榆次,进逼并州。元吉大惧,绐其司马刘德威曰:“卿以老弱守城,吾以强兵出战。”因夜出兵,携其妻妾弃军奔还京师,并州遂陷。高祖怒甚,谓礼部尚书李纲曰:“元吉幼小,未习时事,故遣窦诞、宇文歆辅之。强兵数万,食支十年,起义兴运之基,一朝而弃。宇文歆首画此计,我当斩之。”纲曰:“赖歆令陛下不失爱子,臣以为有功。”高祖问其故,纲封曰:“罪由窦诞不能规讽,致令军人怨愤。又齐王年少,肆行骄逸,放纵左右,侵渔百姓。诞曾无谏止,乃随顺掩藏,以成其衅,此诞之罪。宇文歆论情则疏,向彼又浅,王之过失,悉以闻奏。且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而歆言之,岂非忠恳?今欲诛罪,不录其心,臣愚窃以为过。”翌日,高祖召纲入,升御坐,谓曰:“今我有公,遂使刑罚不滥。元吉自恶,结怨于人。歆既曾以表闻,诞亦焉能禁制?皆非其罪也。”寻加授元吉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

你并州只是陷于敌手了而已,并州的百姓也就是天天被李元吉糟蹋而已,李元吉可是丢了长达好几天的官啊!

李建成也就是给杨文干送甲等同谋反而已,居然就被囚禁了,李渊对他真不好啊!

李世民也就是“太白经天秦王当有天下”而已,李渊是想给李世民个体面让他自杀来着,瞧瞧,对李世民多好呀!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