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为何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美国一方面谴责德国的无限潜艇战,一方面又对日本使用无限潜艇战?

米凯勒 法比恩的回答

我有点上火说一句难听的请诸公不要对号入座:和遇事就先战队屁股优先,以国家为相关方最小单位,遇事先讨论谁更‘不道德’捏造叙事的虫豸在一起,怎么能学好历史呢?

无意中翻到,下面有很多回答谈了很多,从无限制潜艇战的定义到战后审判中没有就这一问题追责的事实,写的很好很清楚。但是最核心的问题似乎没有人谈。问题不是这么做对不对,也不仅仅只是合不合法,那是卫道士、法学家和政客的责任;对历史负责的问题是‘为什么’。

USN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使用无限制潜艇战的,为什么要这样计划,什么人策划的,又是什么人批准的?

在为之辩护或者攻击使用无限制潜艇战这件事之前,必须先搞清楚历史事实是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质上,‘为什么会对日本使用无限制潜艇战’?

因为合法?不···合法的事多了去了。这个决策就不是民事政府做的。做决策的人没有考虑法律问题,而考虑法律问题的人许可这一点也不一定就代表了支持的态度,更可能是战争早期不想否认海军的被动接受,最终没有追责则是可能是因为战争中期无法负担抹黑亚洲舰队的代价,战争晚期这种级别的‘小’罪名在堆积成山的暴力仇恨面前无关紧要了。

USN在太平洋战争中使用无限制潜艇战,并不是一个‘报复’式的决定。实际上非常标准的‘报复’式无限制潜艇战,是RN的‘高风险导航区(Zones Dangerous to Navigation)’。RN在间战中没有围绕之进行计划,没有抬高其重要性,当1939年海军部通电所有单位战争爆发的时候,多采用巡洋舰拦截的模式进行封锁;战斗全面升级之后才划定了自己的无限制潜艇战限制区。这是典型的‘报复’式的螺旋升级。

USN完全不符合这种情况,实际上,亚洲舰队在第一颗炸弹从珍珠港落下一个半小时后,就在没有得到海军高层指示的情况下开始了无限制潜艇战。这不是在报复日方在战争中的恶行,实际上IJN/IJA在突然袭击之外还没有来得及对USN作恶。如果非要说‘报复’,这是在报复日方发起战争这件事本身。预设立场的‘Teleology’在这里就会严重影响对事实的理解。

Joel Ira Holwitt的‘Execute Against Japan:The U.S. Decision to Conduct Unrestricted Submarine Warfare’在这里是最好的材料。如果我有闲情大概可以掰碎了把相关书籍里的信息整理一下,但是这里直接贴他的话好了:

‘如前所述,Hart上将在珍珠港最初袭击发生之后的一个半小时不到就发出了进行无限制潜艇战的命令。Hart上将在0345,马尼拉时间,发出的命令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究竟如何重要呢?Samuel Flagg Bemis和Janet Manson(这个问题上的历史学家,答主注)甚至没有提到Hart的命令,而是关注于Stark上将在华盛顿时间1752的命令。只有一位研究者,J.E.Talbott,在1984年写作时,对这一点做出了重要的观察,Hart的命令发布于0345,早于Stark上将的命令三个小时。这一区别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如果Hart的命令早于Stark的命令,那么进行无限制潜艇战的命令就是在没有美国民事政府的任何许可下发出的;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如果Stark(的命令)早于Hart,那么虽然海军作战部长是在独立于民事领导人的情况下独自进行军事策划的,仍然等待了宪法规定的美国武装力量总指挥官,罗斯福总统的许可,严格意义上履行了他的职责。’

然后Holwitt用大量的材料来佐证Hart的命令确实更早,其中包括:1,作战舰艇对接收命令的时间的记录;2,亚洲舰队潜艇部队1942年4月1日官方作战经过汇报(official narrative);

时间轴是这样的。如我在几乎所有类似问题下面都提到过的,亚洲战争是静态的,欧洲战争是动态的;IJA/IJN打穿远东/中国战场/印缅/夏威夷要塞的可能微乎其微而盟军在欧洲战争结束之前也几乎不可能调动足够的资源迫使日本投降,除了难以想象的直接登陆,对日作战的方法是封锁,长期海上封锁和战略轰炸;

然后在1917-1918英德护航战之后,美国海军内部出现了一批强烈鼓吹使用无限制潜艇战来实现这种封锁的军官,包括不限于Stark,Hart等等;他们认为在主要资源无法向远东集结的大前提下,无限制潜艇战是最早也是最容易开战的封锁方式;

从1939年Plan Dog开始,到Rainbow 3,Rainbow 5;到1940年ABC-1,ABCD-1等等一系列USN-USA之间或者USN-RN-RCN之间的会议计划中,海军开始严肃地接受了在日军入侵时进行无限制潜艇战的大方针;

1941年底,珍珠港,海军高层决定立刻付诸实施,结果发现地方指挥已经自己按奈不住下达命令了,此后民事高层没有追责;

虽然可以说民事政府没有追责这件事是其‘默许’了无限制潜艇战的使用,但是民事政府在这件事上的主要态度仍然是不关心。如果战争可以用更加干净的方法取胜,那么政客没有理由不选择这样做。战争如何取胜如何进行,是海军自己闭门决议的结果。

实际上USN在间战中对无限制潜艇战的策划是绝无仅有的,只有KM和USN在间战中系统性地研究了‘如何使用无限制潜艇战作为一种战略武器’,其他舰队虽然有庞大的潜艇部队(法国)或者在远东有大量的潜艇部署(日英、荷兰),但是前者从未如此彻底地接受这一理论而后者的潜艇仍然是作为海军武器迟滞敌军事力量使用的。

v2 1901c7bfaae1735affece3ecd467d5b2 1440w

‘在整个间战中,唯一认可任何形式的无限制潜艇战在战争中的必要性的美国人,都是美国海军的军官们。民事官员站在情感和法律的角度上来考虑无限制潜艇战的问题,但是美国海军的军官则不同,他们的职业要求从战略和现实角度上研究这个问题。而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此时海军军官仍然是潜艇战略的唯一评估人。的确,正是海军作战部长发展出Plan Dog,之后发展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国家军事政策并把对日潜艇战视为了必需。’

v2 ebb000eacbc4c5dbc54c991588864a69 1440w

在1941年12月7日,美国海军领导层们最终给一个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一直在探讨的问题做出了定论。这个决定不是一时起意,美国决定进行无限制潜艇战,反映的是间战二十年间国际法未能有效管控潜艇的失败,橙色作战计划三十年间对封锁的计划,和最后一年里美国海军内部对战略计划和道德问题的辩论。这是个基于战略考虑做出的艰难的决定,无视了一直被珍视民事水手们的非作战人员地位和他们货物的安全。做出这个决定的领导人大胆地预测了通过放弃海上的绝对自由,他们可以赢得一个海上安全不取决于轴心国之手的世界。他们的赌注最终成功了。

‘为什么美国一边谴责无限制潜艇战一边进行无限制潜艇战?’

谴责的那批人一直在谴责,不谴责的那批人一直在跃跃欲试。

当战争爆发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去tm的法律看我派潜艇来把你们都轰上天’的这群人胜利了。

仅此而已,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哈里斯的平民区燃烧弹,U艇,乃至于大屠杀。有些大门打开很容易,关上就要难得多了。崔杼弑君,太史载之;赵盾,古之良大夫,也不能为此歪曲历史洗脱罪名。最先打开魔盒的人固然最可恨,但是打开之后的情况也要具体研究,不能一概而论。关注谁更不道德,认为几个国家几亿人可以用一个国名含括在内,就是Teleology,把马车放在了马前面。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