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蕾丝·伍德沃德(Grace Woodward)现年25岁,她的朋友第一次去她的公寓时往往会惊讶于那些深蓝色的墙面,问她:“房东让你这么涂吗?”

这位耶鲁大学神学院(Yale Divinity School)的毕业生说,此时,她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们,房东就是她的母亲。“我会大大方方地告诉别人,这房子是我妈妈的,我不用付房租。”伍德沃德说。她通常还会说得再细一点:2017年卖掉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的房子后,母亲手头有点余钱,所以买下了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的这套公寓,而且用的是现金。

与许多同龄人一样,伍德沃德可以自在地与同伴们谈论“钱”的问题。有调查显示,她们这代人对于自身的财务状况——无论财务状况是好还是坏——都比父母一辈更加开放和坦诚。举例来说,CreditCards.com网站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61%的“千禧一代”可以轻松与朋友谈论信用卡债务问题,相比之下, “婴儿潮一代”中这一比例仅为43%。此外,瑞典金融科技公司Klarna在3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近日的一项全球调查显示,50%的“千禧一代”认为开诚布公地谈论财务问题很重要,而上几代人中持有这一观点的人仅有41%。

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行为经济学家大卫·埃克斯罗德(David Axelrod)说,讲究财务透明是年轻人日常生活态度的一种延伸。“千禧一代”对于社交媒体的欣然接纳意味着,他们“已经习惯了更快的信息传播速度。”他说,在涉及钱的话题时,无论在面对面的交流中,还是在社交平台上,“他们都不会过滤掉太多信息。”

有些“千禧一代”感觉,他们的财务状况不如同龄人,也赶不上前几代人,这种状况下,保持财务透明反而能帮助他们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它还为许多人上了重要的一课(这要感谢同龄人在这方面的坦诚),教会他们如何在各种财务场景中游刃有余,从薪资谈判、制定预算,到借钱、储蓄,等等。

知情就是力量

今年晚些时候,伍德沃德会去医院做一段时间的牧师,薪酬3万美元。她说她告诉朋友们,“我之所以能接受这份工作,并且还能攻读硕士学位,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不用付房租。”在她看来,将自己的财务状况如实相告,可以减少朋友之间那种相互攀比的感觉。

芝加哥职业心理学校(Chicago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行为经济学家伊丽莎白·施瓦布(Elizabeth Schwab)谈到,这种在财务问题上“淡化竞争、强调合作”的做法或许是“千禧一代”在面对共同的经济压力时的结果。“就好像同病相怜。”施瓦布博士说,她的研究领域包括财务决策中的心理学。

萨拉·斯文森说,她曾向同事打听过他们的薪酬,通过这种知己知彼的方式,她得到了50%的加薪,原因就在于她掌握了提出加薪的恰当时机,同时也明白什么样的加薪幅度最合适。

萨拉·斯文森说,她曾向同事打听过他们的薪酬,通过这种知己知彼的方式,她得到了50%的加薪,原因就在于她掌握了提出加薪的恰当时机,同时也明白什么样的加薪幅度最合适。

图片来源:SARA SWENSON

39岁的萨拉·斯文森(Sara Swenson)住在加州圣地亚哥,她是一家企业负责产品研发的副总裁,她说,“如果你不仅可以与人坦率地谈论工资,还可以大方分享自己的财务决策过程,你就不会感觉自己是在盲目攀比。”

斯文森说,她曾向同事打听过他们的薪酬,通过这种知己知彼的方式,在第一份带薪岗位上工作了两年后,她得到了50%的加薪,原因就在于她掌握了提出加薪的恰当时机,同时也明白什么样的加薪幅度最合适。她还谈到,她通常会先和女同事聊起这类话题,她会试探性地问,“你觉得我们的工资水平合理吗?”她指出,因为大家都很清楚男女之间存在工资差异,这就为她接下来的问题打开了切入口,而且她也不介意先透露自己的工资。

最近,在和同事们聊过彼此的薪酬后,25岁的贝莉·科赫(Bailey Koch)辞去了在明尼苏达州参议院的工作。当时她所在的团队共有三人,大家的职务名称都一样,但她却得知,即便是最晚招来的同事,工资都要比她高。

贝莉·科赫与同事谈论工资之后提出了加薪——但后来加薪被拒,她选择了辞职。

贝莉·科赫与同事谈论工资之后提出了加薪——但后来加薪被拒,她选择了辞职。

图片来源:BAILEY KOCH

薪酬话题一开始是由科赫提出的,但她说他们“自然而然”就聊到了这里,而且他们的主要想法是,“鉴于我们的工作量,所有人都应该加薪才对。”她还说,这场谈话给了她“提出加薪的信心,工作两年后,我觉得自己受之无愧。后来,加薪要求被拒,我决定离开,因为我没有获得应有的报酬。”现在,科赫在芝加哥工作,她已是服务行业雇员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分支机构Local 1的一名数字沟通策略师。

32岁的尼克·卡纳瑞托(Nick Cannariato)是得克萨斯州沃斯堡(Fort Worth)的一名研发和技术支持工程师,对他来说,“尤其是涉及工资问题时,诚实相告是一件关乎道德的事。”

他谈到,让同事了解他的薪酬以及他最看重的福利计划,可以为他们提供信息,方便他们在自身的薪资谈判中用作筹码。“我知道尤其是在科技行业,不同的种族和性别之间存在巨大的薪资差异,而据我所知,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让大家知道我的工资水平,尤其是我这样一名白人男性。”

坦诚可免尴尬

行为经济学家埃克斯罗德博士说,“千禧一代”见证了2008-09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加之他们从学校毕业时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这使得他们十分注重培养自身的财商,包括从同侪身上学习。

卡纳瑞托的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网上的一款预算制作工具——You Need a Budget,并且一步一步教他做出了他自己的预算表。他与朋友们坦率地聊起了他在401(k)退休金账户里的储蓄情况,对于信用卡债务也直言不讳。他说,“大部分朋友现在都知道,我的储蓄账户里钱少得可怜”,因为他有负债要还。

在“钱”的问题上坦诚相见,也让斯文森能更好地对朋友们的消费习惯做到心中有数。当她还买不起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车时,一些朋友却做到了,然而,在问过他们是如何负担起这些开销时,她才得知这些钱是借来的。她发现,如果大家聊到要一起出钱去做某件事,比如一起外出用餐或是一起度假,这时,他们会很自然地分享自己的真实财务状况。

她说,如果朋友之间能对彼此的经济状况坦诚相待,就可以“避免出现尴尬的情形,以防朋友高估了你的经济实力,或者你高估了他们的经济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