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动荡混乱的2020年,中国的表现可以说好于其他任何大国。未来几个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似乎已准备好利用自身优势,与新上台的拜登(Joe Biden)政府较量,并在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之际展现出党的自信形象。

习近平及其副手最近几周发表了基调乐观的讲话,宣扬了去年在控制新冠疫情和消除农村贫困方面取得的成功。他们将中国描述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称中国在全球经济陷入低潮、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发挥了稳定的领导力。他们把愈发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归咎于美国的好斗。中国经济的稳健复苏,让习近平在与那些仍苦苦应对新冠疫情及其经济后果的国家打交道时可以更为强势。

虽然拜登已暗示计划团结盟友,以多边主义手段在贸易、人权等问题上制衡中国,但习近平一直在寻求用自己的外交胜利来抵消源于美国的任何压力。自拜登在2020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获胜以来,一项新的亚太15国贸易协定已在中国的积极推进下达成,中国还与欧盟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克服了因当时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提出关切而出现的障碍。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最近的一场中欧视频会议上。中国与欧盟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但该协议仍需批准。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最近的一场中欧视频会议上。中国与欧盟达成了一项投资协议,但该协议仍需批准。

图片来源:SEBASTIEN NOGIER/ASSOCIATED PRESS

尽管如此,中国仍面临来自国内外的一些重大挑战。许多国家都对这个超级大国的强势外交政策越来越警惕。中欧投资协定尚未得到批准。中国必须克服新冠疫情带来的长期经济影响,还要化解人们对中国新冠疫苗有效性越来越大的疑虑。官员们原本希望中国的新冠疫苗能够在世界各地赢得人心。

北京方面没有表现出放缓脚步的迹象。习近平领导下的政府在中国边缘地区实行控制,本月在香港发动了大规模逮捕反对派人士的行动,同时在中国宣称为本国领土的台湾附近进行高频率的战机飞行,这些都反映出中国的信心有所增强。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研究人员、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表示:“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一个更具有对抗性的中国。”她称:“中国将不仅更加激进,而且还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激进行为是合理的。”

新的基调

与此同时,中国希望拜登能让美中关系进入一个较平静的阶段。随着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在贸易、技术、新冠疫情和其他一系列问题上发生争执,中美关系出现了巨大摩擦。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最近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敦促拜登政府让美中关系重回正轨,并承诺创造有利于中国的外部环境。他表示,2021年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称,中国处在相对有利的地位,能够抵御美国的压力,同时通过提供经济帮助和疫苗来赢得国际支持。他表示,相比之下,拜登将掌管一个比较弱势的政府,他必须首先应对国内的疫情,管理经济复苏,改善种族关系。

吴心伯说,虽然与美国的不稳定关系仍是中国面临的风险,但与特朗普相比,拜登在向北京方面施压时可能会更有分寸,这也是中国外交政策圈内的普遍观点。他表示,今年,北京方面更有自信,拜登回来了,但美国无法强势回归。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的信心可能预示着,为维护自身利益,中国可能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包括压制动荡地区的反共异见人士,以及为维护领土主张而进行的军事力量展示。

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Joshua Wong)因其在2019年警察总部外的抗议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判入狱一年多。

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Joshua Wong)因其在2019年警察总部外的抗议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判入狱一年多。

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香港政府无视美国和欧洲政府的批评,拘捕了许多与香港民主运动有关联的政界人士、活动人士和律师。

习近平还加强了对军队的控制,上个月通过的立法改革将更多的决策权赋予了习近平领导的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而不是政府。在1月初发布的中央军委2021年全军开训动员令中,习近平对军队重申了做好“随时”能战准备的要求。

分析人士表示,一个潜在的导火索是台湾。中国政府已表示不排除以武力收复台湾。过去一年里,中国军方在台湾附近出动军机、开展海军调遣及武装干预演习的力度进一步加大。

据台湾国防部统计,2020年共有380架次中国战机飞入台西南防空识别区,今年以来则已超过12架次。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Research)在去年12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说,近年来,这类飞行的频率和强度明显增加,相比之下,2017年中国飞机在台湾附近只进行了20架次远程飞行。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员梅惠琳说,中国政府希望“将这类行动常态化”,这样“大家就会接受这种扩大后的存在”。

存在不确定性

即便如此,中国政府的利益仍面临重大风险。

新加坡退休高级外交官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说,习近平精明实际的外交策略令全球担忧中国行为的国家事实上结成了联盟。他说:“没有人会躲着中国,但每个主要经济体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都会更谨慎、更有保留。”

考斯甘说,美中关系仍将是北京方面的主要担忧,拜登政府可能会在经济、安全、技术和人权等一系列问题上采取更有序、更有条不紊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

中欧投资协定仍面临欧盟成员国政府和欧洲议会的批准程序。欧洲议会成员、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Guy Verhofstadt)本月在Twitter上写道:“现在是与中国达成协议的时候吗?我认为这显示的是对地缘政治的认识过于天真,而不是地缘战略上的自主。”他写道:“谢天谢地,不像中国,欧盟实行民主制,(欧洲议会)将有最终的决定权!”

围绕到底哪国才是新冠疫情罪魁祸首的外交争执似乎还将继续下去,尤其是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本月批评中国拒绝被派去进行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人员入境之后。中国政府之后已允许WHO专家小组入境,专家小组上周四抵达中国中部城市武汉;这次疫情最早的暴发地就是在武汉。

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在圣保罗的一条生产线。中国已经利用疫苗来试图赢得好感,但其疫苗的有效性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

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在圣保罗的一条生产线。中国已经利用疫苗来试图赢得好感,但其疫苗的有效性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

图片来源:nelson almeida/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位于纽约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医疗问题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表示,中国政府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或捐赠中国疫苗以赢得好感,这一努力可能会因不断扩大的“公信力缺口”而受阻,特别是在新的试验数据显示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研发的疫苗远不如人们此前认为的有效之后。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世界似乎不太愿意接受中国的示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10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和其他13个发达经济体的公众对中国的看法在过去一年中明显恶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认为在新冠疫情最初暴发时中国政府处理不当。

复旦大学教授吴心伯淡化了这些调查结果,他提到了中国参与的亚太贸易协定和中欧投资协定。“我们不需要太担心公众舆论,”吴心伯说。“国家利益是最重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