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互联网反垄断的欧洲版本是怎么样的

张冬方:来自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雷打不动地统领着欧洲大陆,无论税收,数据保护,还是竞争生态,无不让欧盟头疼。

看看欧洲人们疫情中的日常生活:在家办公时打开Zoom开视频会议,工作之余打开Facebook浏览好友动态,时不时上上Twitter为热搜添柴加薪,再用亚马逊网购网购,下班了在Instagram发张自拍,晚上再用Whatsapp给好友发条消息,问问ta这一天是否也过得如此“惊心动魄”。

来自美国的科技公司们,不知不觉间,已经为欧洲人们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数字世界。而疫情,让这种欧洲对美国的科技依赖格外扎心。

国内对阿里的反垄断审查成为了科技新闻的头条,这样的情节在欧洲每天都在进行。欧盟委员会目前正准备对亚马逊进行第二轮反垄断调查。2020年11月中,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宣布对亚马逊反垄断第一轮调查的初步结论:亚马逊在欧盟最大的市场法国和德国,收集和利用平台上非公开的第三方卖家的交易数据,用于提升其作为卖家的竞争优势,破坏了在线零售市场竞争环境,违反了欧盟反垄断规则。欧盟委员会已向亚马逊发出了反对声明。

韦斯塔格表示,“我们得避免,有着双重身份的,有市场影响力的平台,譬如亚马逊,破坏公平竞争规则。”如果初步结论得到最终证实,那么它将侵犯《欧盟运行条约》(TFEU)第102条关于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条款。

而欧盟预告的第二轮调查的发力点主要集中在“Buy Box”的筛选标准和“Prime”标签两个方面,调查亚马逊是否通过一些平台规定,使得自家零售获利或使得第三方卖家更倾向于使用亚马逊的物流和配送服务。

当然,垄断不是始于疫情,反垄断也不只是疫情中的反思。

欧盟此次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调查始于2019年7月。和阿里的“二选一”操作不同,问题的焦点在于亚马逊的双重身份:作为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电子商务平台和作为在线卖家。在欧盟看来,这个双重身份使得亚马逊能够获取和分析其他卖家数据,从而调整和优化自己的产品和物流策略,规避风险,使得自己作为卖家处于有利的竞争地位,同时损害了其他卖家的利益。类似于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欧洲也有“二选一”操作的版本。苹果的封闭式应用生态系统,即iOS不兼容除苹果App Store之外的其他应用商店向来为人诟病,如果欧盟《数字市场法案》草案一旦生效,苹果在欧盟境内将不允许在其iOS系统将其他应用商店排除在外。

2020年12月15日,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数字市场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和《数字服务方案》(Digital Services Act)提案正是欧盟在数字反垄断和数字经济发展上,即将打出的两张王牌。从2000年《电子商务指令》出台以来,欧盟关于数字经济的法律制度一直没有得到更新,而互联网世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来自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GAFA(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已经雷打不动地统领着欧洲大陆。无论税收,数据保护,还是竞争生态,这四位大佬无不让欧盟头疼。该两项提案就是欧盟为“适应数字时代”的觉醒之举,而“适应数字时代”作为欧盟五年政治纲领之一,也正是2019年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新上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烧了一把火之一。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韦斯塔格和欧盟内部市场专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一同喊话:“由一小撮企业决定我们欧洲的未来,民众不答应!”欧盟试图把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从科技巨头的手中夺回来。

该两项法案各有重点,《数字市场法案》规范竞争环境,《数字服务法案》界定平台对平台上非法内容的责任。其中,《数字市场法案》是对现存的《欧洲联盟运作条约》(TFEU)第101条和第102条的欧盟竞争规则的补充,后者不仅适用于数字经济领域,还有能源,通信,金融服务。两者另一个区别则是,前者是事前监管,后者是事后干预。

可以说,《数字市场法案》是欧盟在反垄断领域对这些科技巨头的精准打击。这些科技巨头在法案中被称作是“看门人”(Gatekeeper),即赢者通吃的平台经济中,决定游戏规则,让后来者无法入场的在线平台。欧盟给出的界定标准简单说来有三:过去三个财年里,在欧洲经济区年营收超过65亿欧元,或上个财年市值至少为650亿欧元,以及至少在三个欧盟国提供核心平台服务;在欧盟拥有超过4500万月活跃终端用户;拥有或者即将拥有稳固持久市场地位的平台。

而看门人平台的常规操作为自我优先(Self-preference),即看门人利用支配性的市场权力,在平台上优先推出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这也是亚马逊和谷歌等频繁陷入麻烦的原因之一。比如欧盟曾裁定谷歌的搜索引擎偏袒自己的google shopping。再比如来自欧洲本土的Spotify不得不和苹果App Store里的Apple Music竞争。今年9月,Spotify, Deezer和Epic Games联合发动“应用公平联盟”(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抗议苹果的应用生态系统的垄断地位。

一旦提案获得通过并生效,欧盟委员会采取的第一步措施是锁定“看门人”,企业需要提交材料证明自己不是“看门人”,而监管机构根据企业提供的材料进行调查,在企业最终被认定为“看门人”之后的6个月内,企业必须遵循《数字市场法案》中“do’s”和“don’ts”的规定。如果不遵守规定,将面临高至全球年营收10%的罚款,甚至拆分危险。

那个时候,除了在线平台的其他惯常打法也将会成为禁区:利用平台上的商家数据,与这些商家竞争;阻止用户卸载预装软件或应用;限制用户从平台之外获得服务,等等。互联网巨头进军新领域,或者收购竞争对手的行为,也将得到遏制。比如,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的类似案例将不再轻易出现。

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来势凶猛,欧盟没法复制中国的应对措施,它只能在监管领域有所作为,就像《通用数据保护条例》那样。而今这个局面多少有点心酸:美国负责搞创新,欧洲负责搞监管。监管说到底只是防守。就好比比赛规则理顺了,你也得参赛呀。那么肥的数字市场,真没有人眼红过?

有,比如搜索引擎。据NetMarketShare数据,谷歌目前占欧洲搜索引擎市场份额的93.6%,Bing排第二,却只有2.7%,而来自本土的Qwant和Ecosia,更是与谷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美国互联网巨头带来的危机感,被谷歌踢出局的既视感,在欧洲大陆早就存在了。欧洲人在“干掉谷歌”的梦想中早就在前赴后继,且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2005年,法德两国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想联手打造欧洲自己的搜索引擎Quaero,不到一年,两国就因为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德法在搜索引擎领域复制空客对抗波音成功案例的愿望落空了。

数字行业看似风起云涌,可是奇迹似乎越来越少。这两年在西方世界大获全胜的TikTok让欧洲一方面心存戒心,另一方面又相当鼓舞人心。在欧洲人来看,TikTok的成功,好比严丝合缝的互联网世界里的一次成功逆袭。原来奇迹还会发生。德国目前正有那么一群人众志成城,酝酿自己的搜索引擎OSF(Open Search Foundation),它会有所作为吗?难说。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成真了呢?

接下来,《数字市场法案》和《数字服务法案》还需要欧洲议会和欧盟成员国的表决通过,这可能会持续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假如比赛规则到时稳妥了,就看哪天上场的欧洲选手中,能不能跑出一匹黑马来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闫曼 [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