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五毛”已经out 中国现靠两千多万的“网络志愿者”


提到中国网军,不少人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无处不在的“五毛”。从刷屏到人身攻击,他们看似深谙中共的宣传目标。不过,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的研究员费瑞安(Ryan Fedasiuk)日前发文说,除了专业网络评论员,中共还依赖着一个由两千多万人组成的“青年网军”,展开多方位舆论战。本台记者家傲周三专访了费瑞安,请他介绍他所知道的中国网军。

记者:当您谈到网络评论员时,我认为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五毛党”。在您看来,“五毛党”这个词能够充分概括这些网军的身份吗?

费瑞安:我觉得“五毛党”这个词有点过时了,它可能用在早期的时候更贴切一些,当时各级党委尝试雇佣一些网络评论员,并组建这样的小团队,直接指导他们的工作。但最近几年,随着这套体系逐渐扩大,特别是在中国教育部和共青团中央2015年联合发布指导文件后,中共不但雇佣评论员,也开始依赖大量的志愿者。

记者:在这篇发表在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网站的文章中,您提到中国除了有两百万受雇的评论员之外,还有超过两千万网络文明志愿者。您能介绍一下这些志愿者的身份吗?

费瑞安:很多网络文明志愿者都是大学生,因为团中央和教育部2015年联合发布的这份指导文件要求包括香港在内的全国各地的大学党支部组建评论员团队,以便开展网络文明志愿者工作。

他们大多都很年轻。如果你查看一些大学党支部发布的志愿者名单,他们平均只有十九岁。这些人被要求兼职在网上发布富有攻击性的帖子,以“净化”网络空间。

中国山东的“网络文明志愿者”组织结构示意图( (Source: Adapted from Qingdao CYL, 2015)

记者:您在文中用了“志愿者”这个词,但您同时也提到他们是在政府设立了网络文明志愿者的地方配额之后才出现的。您觉得他们到底是自愿、还是被迫加入的呢?

费瑞安:我认为“被自愿”要更贴切地描述了他们的工作性质。团中央和教育部设定了具体目标,表示这些学校必须招募一定数量的志愿者。因此,尽管他们被称作“志愿者”,但各所大学的团委需要招到足够的人。

记者:成为一名网络文明志愿者能够获得哪些好处呢?

费瑞安:我想反问:成为一名共青团员有什么好处呢?很多志愿者都希望有朝一日在党政机关或相关国企工作,参与这些活动让他们的简历看上去更光鲜。这些大学的团委有一套评分系统,可以评估这些志愿者发布的帖子数,并给他们的表现打分。

记者:您能否简单介绍下这些志愿者的日常工作呢?

费瑞安:这些网军需要点赞、转发和评论微博、博客、论坛等网站的内容,有效引导网络舆论风向。中央网信办雇佣的评论员还需要删除“不良信息”,或主动抵抗、反驳网络谣言,压制“不良信息”,传播对中共有利的内容。

记者:尽管中国网军的规模非常庞大,您为什么还是认为中共在影响涉及中国的国际舆论方面并不成功呢?

费瑞安:我在文中谈到,中国网民受中共宣传工作的影响最大。在许多案例中,一些网军成员鼓励网络公司关闭与他们意见不合的网民的账号。但对于推特、脸书和油管等平台来说,中国政府及其宣传机器还没能对海外网民造成重大影响。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虐待、在南海犯下的侵略性行为,让国际社会意识到了北京当局的真实意图和能力,我认为不管网军做多少工作,都无法改变这样的看法。

记者:在您看来,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些志愿者所做的事?

费瑞安:我认为中国网军近期在海外更加密集的活动只是刚刚开始。这些人对H&M、优衣库等外国企业、以及对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许秀中这样的外国研究员的攻击,只是他们开的第一枪。中共正在更多的地方与外国人展开舆论战,以切实改善涉及中国的国际舆论。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