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正准备取消对在授权旅行团之外访问的个人国际旅行者的新冠入境限制。

图片来源:KIMIMASA MAYAMA/SHUTTERSTOCK

Miho Inada 发自东京 /

Stuart Condie 发自悉尼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2022年9月19日13:05 CST 更新

日本准备加入亚太其他热门出行目的地全面重启旅游业的行列。但亚太地区的海滩、购物天堂和文化景点恢复到疫情前繁荣的速度慢于美国和欧洲,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中国游客大多仍待在国内

日本政府官员表示,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正准备很快取消入境限制,让日本向美国和欧洲国家看齐。美欧国家大多允许短期游客自由行而无需进行新冠检测,日本目前禁止个人在该国开展自由行。

在周一开始的纽约之行中,岸田文雄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就其经济计划发表讲话。

“这一刻终于将到来了,”在东京旅游区浅草拥有一家和服租赁公司的Masaaki Ono说。浅草有一条通往寺庙的老式购物街,疫情前这个寺庙里外国游客一直络绎不绝。Ono说,他最近重新聘请了一名翻译以备后用。

美元走强意味着,美国人和其他持有美元挂钩货币的人在外国消费时,用同样多的钱能买到更多的东西。现在一天的和服租金相当于25美元,去年日圆汇率更高时相当于33美元左右。Ono预测:“对于上述人群来说,这将是非常便宜的。”

im 624638?width=700&height=466

日本京都锦市场等旅游中心的企业主希望美元走强能带来更多国际游客。

图片来源:KOSUKE OKAHARA/BLOOMBERG NEWS

不过,从新西兰到韩国等国家的经验表明,还需要几年时间,亚太地区的旅游企业才能享受到2019年时的盛况。

亚太地区的复苏速度要慢于欧洲,后者的多项指标显示,今年夏季的旅游和支出接近疫情前峰值。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国际游客的旅游支出在7月份时恢复至74亿美元,为2019年7月水平的65%。

最大缘由出在中国身上,在当前的开放趋势中,中国是个例外。中国曾经是整个亚洲地区最大的游客来源地。如今中国放缓了护照签发,而且从国外返回的人还须遵守繁琐的隔离要求,意味着中国人很难出国。中国政府已经告知民众非必要不出国旅行,而且航班也受到了限制。

2019年泰国接待了近4000万游客,旅游业占该国经济总量的近六分之一。截至今年年中,泰国和大多数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取消了几乎所有防疫旅游限制措施。

今年,泰国官方希望游客人数能超过1000万。但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测,即使到2024年,泰国游客人数也只能达到峰值的60%。

“我们相信,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的最严重时刻已经过去了,”泰国旅游部长Phiphat Ratchakitprakarn在8月份的一次会议上说。“现在是我们回归正轨的时候了。”

im 624635?width=700&height=466

一辆突突车在泰国曼谷唐人街等候顾客,泰国旅游官员希望今年游客人数能突破1000万,约疫情前游客量的25%。

图片来源:DIEGO AZUBEL/SHUTTERSTOCK

据金融服务公司德勤(Deloitte)称,澳大利亚在2月份结束了持续近两年的国际边境关闭状态,希望重新促进旅游业。疫情暴发之前,每12个澳大利亚人中就有一个受雇于旅游业,旅游业公司占该国企业总数的八分之一。澳大利亚今年7月迎来了近110万海外游客,但仍然不到2020年1月水平的一半。

新西兰有着类似情况,新西兰今年4月向游客重新开放了边境。

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如何让旅游业重新进入迎战状态。新冠疫情仍是员工缺勤的一个原因。此外,在南半球冬季期间,流感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卷土重来。

在6月份学校放假期间,悉尼机场的长队一直排到航站楼外;另外,由于人员短缺,在安检处的延误有所增加。

悉尼机场首席执行官Geoff Culbert表示:“乘客人数的回升令人鼓舞,但员工人数的回升仍不足以应对这种局面。”

由于新冠和流感在员工中肆虐,新西兰航空(Air New Zealand Ltd., AIR.NZ) 8月份取消了未来六个月的部分国内和国际航班。澳洲航空公司(Qantas Airways Ltd., QAN.AU)说,7月份有近一半航班没有按时起飞,原因包括飞行员请病假等。

自那以后,这一数字有所改善。澳洲航空自4月以来已招聘了1,500名员工,目前仍在扩员。

澳洲航空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 8月25日称:“我们的航班已经满员,我们无法以足够快的速度将飞机运出仓库。”

2019年,日本接待了3,000多万人次游客,韩国接待了1,750万人次游客,这两个数字都创下了历史新高。然而,这两个国家都严重依赖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游客。

东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Masato Koike说,若要旅游业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不仅是日本,中国和其他国家也必须放松边境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