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

叶胜舟:高官升贬太剧烈太任性,自己和家人没有安全感,对金正恩只有恐惧,不是发自内心的拥戴,朝鲜政局必有动荡的重大后患。

1月5日至12日,朝鲜劳动党八大在平壤举行。朝鲜是全球最封闭的国度之一,金氏三代家传的玩心理战高手,中高层官员变动、清洗太快,外国媒体和情报组织想找个稳定的“线人”,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极为困难,甚至闹乌龙。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体和朝鲜邻国就谣传金正恩病重去世,韩国国家情报院也对朝鲜高官人事变动、生死多次胡说八道,反被朝鲜挖苦打脸。

分析朝鲜要闻,朝鲜官媒的报道和立场几乎是感兴趣的学者、媒体、情报组织共同的第一手文本。朝中社1月6日至13日有大量八大的相关报道,例如9日公布金正恩所作七届中央委员会总结报告的简要版,10日公布八大修改《党章》的主要内容;11日分别公布八大公报(中央委员与候补委员名单)、八届一中全会公报(中央领导机构人事安排名单)。透露不少新意,也展示不少乱象与隐患。

金正恩:恢复父职任总书记

朝鲜劳动党代表大会的人事更替,关注度向来远高于政治报告,看点更多、也更有趣。

笔者认为,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最大亮点是探索确立权力制度化、规范化,主要表现在两处:总书记职务常态化、五年党代会常态化; 最大隐患是探索过程太漫长、太反复,高官升贬太剧烈、太任性,威胁朝鲜政局稳定和金正恩后代。

金日成1972年任朝鲜国家主席,1994年去世后,儿子金正日守孝三年,1998年修宪保留父亲“共和国永久的主席”职务,只任总书记、新设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国家元首)。2011年金正日突发心梗去世,儿子金正恩仓促接班,也守孝三年,保留祖父“永久的主席”、父亲“永久的总书记”职务,2014年新设劳动党第一书记、2016年新设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国家元首)、2016年七大又新设劳动党中央委员长。

祖辈任过的职务后代不再就任,如此神化不可持续,也毫无必要。等金正恩儿子(虽然未成年至今未露脸,其名必定有“恩”字)顺利接班,朝鲜劳动党章程和宪法不得不新增不同的职位,总有一天想不出,而且在国际社会中显得越来越“奇葩”。

八大恢复总书记职务,表明金正恩心理成熟。有勇气、自信与祖父、父亲比肩(主要是完成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的研制),而非借助祖父、父亲的光环和血统治国,对朝鲜党政军的掌控绝对自信。

朝鲜劳动党的制度化进步,不等同于世俗化。金正恩仍然高高在上,一言九鼎,可任意确定其他高官升贬、荣辱甚至生死。崔龙海曾短期被贬,失去政治局常委职务,历经忠诚考验后,才复职回到权力中心。

赵甬元:冲上权力巅峰的最大黑马

八届一中全会人事更替的最大黑马,无疑是64岁的赵甬元。

2018年4月还是组织指导部副部长,排名在政治局候补委员、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之后;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2019年10月16日,金正恩骑白马上白头山,赵甬元陪同,朝中社报道的排名已在政治局候补委员金与正之前;2019年12月七届五中全会、2020年8月七届六中全会还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越过政治局委员,直升政治局常委。

这还不够,八届一中全会新设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在金正恩总书记之后的其他7个书记中,赵甬元排名第一,实质主持书记局常务工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中除了金正恩委员长、李炳哲副委员长,在所有11个委员中,他又排名第一。

赵甬元实权熏天,在朝鲜称得上是“两人(金正恩、金与正)之下,千万人之上”。据朝中社1月13日公布的前一天八大闭幕式现场图片,金正恩左手席位为崔龙海、右手席位为赵甬元,据此判断赵甬元为劳动党“第三把手”。

朝鲜1月12日发表公告,1月17日将在平壤召开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讨论组织问题、通过有关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计划的法令等。预计赵甬元将在此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不久后他的军衔将由上将晋升为大将,明显地党政军一肩挑。

八届一中全会推选政治局常委5位,金正恩是绝对的最高领袖,其他四位常委分工制衡。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负责议会和立法,2020年10月5日授予元帅的李炳哲负责军队和军事(尤其核武器研制),内阁总理金德训负责经济与政务,赵甬元作为党中央常务书记负责党务,同时协助金正恩承担监党、监政、监军的重任。假如将朝鲜比喻成一个公司,金正恩原来是董事长兼CEO,如今只任董事长,更超脱也更有益于健康,CEO角色今后将由赵甬元承担。

当然,赵甬元的快速晋升有迹可循。自2012年金正恩亲政以来,他一直追随左右,一直忠心耿耿,早已确认为“新生代”的领军人物。只有通过无数次的高难度考验,才能获得金正恩、金与正兄妹的绝对信任,飞黄腾达。

金与正:出乎意料未晋升为政治局委员

笔者旧作曾考证,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因负责河内“特金二会”破局而被“略施薄惩”,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再次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正好一年。

仅仅间隔九个月,在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上,金与正不仅未晋升,反而再次被“略施薄惩”,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保留中央委员,排名第21很靠前,甚至排在部分政治局委员之前。

64岁的李容浩时任政治局委员、外相,七届四中全会也被罢免,改任国务委员会委员的虚职一年,2020年4月12日连这个虚职又被罢免,随后在朝鲜政坛消失。

主管美韩事务的金英哲八届一中全会保留政治局委员、统一战线部部长,但原任的党中央副委员长职级取消后,未能转任新设的党中央书记局书记,表明党内地位和权力下降。

曾经风光的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越过中央候补委员,直接当选中央委员,次日当选国务委员会委员。八届一中全会却由中央委员降为中央候补委员,预计在1月17日召开的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上,罢免国务委员会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金与正、崔善姬的降职以及金英哲的边缘化,大概率与朝美关系、朝韩关系持续僵局有关。三次“特金会”沦为空谈,朝鲜没有拿到预期的好处,不敢拿美国怎样,只能拣软柿子出气,企图“勒韩讹美”。

2020年6月16日,朝鲜主动炸毁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反正今后重建必然又是韩国“冤大头”掏钱。6月4日、13日、17日,金与正三次发表谈话,如泼妇一样痛骂脱北者、文在寅。美韩沉得住气,依然不接招、冷处理。

针对韩国联合参谋本部称“发现北方10日深夜进行阅兵式的迹象”,2021年1月12日,金与正发表谈话,一如既往的口语化,措辞犀利尖刻,讽刺韩国“伸出脖子偷偷密探”、“都是百思不解的怪人”、“都是些头号二百五”。朝中社1月13日予以报道,最让人感兴趣的却是标题与正文第一句,金与正名字前面的职务为“党中央副部长”。

这清晰表明,她在八届一中全会上不仅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而且被罢免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降为副部长,依然主管对韩工作。一个多月前的2020年12月8日,她发表谈话,谴责韩国外长康京和的涉朝防疫言论,朝中社次日报道她的职务还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

从罢免政治局委员李容浩、两次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金与正、罢免中央委员崔善姬可看出,金正恩与美国和解的心态很迫切且寄予厚望,“核讹诈”美国的外交路线以失败告终极其失落,不得不寻找替罪羊,即使胞妹也无从幸免。

金与正虽然又降职,仍然是金正恩在朝鲜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也没有人怀疑她是“朝鲜公主”的特殊地位。兄妹再次默契“演双簧”缓冲腹议而已,压根不能当真。崔龙海只是名义上的“二把手”,她才是事实上的“二把手”。一年后,她极有可能越过政治局候补委员,直接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兼党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五年后,九届一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常委才是标准操作。

换个角度分析,金正恩健康万一有突然意外,金与正虽然血统正宗,由于性别因素在朝鲜仍然很难直接执掌大位,最大可能是作为“摄政王”过渡,直到金正恩儿子成年后亲政。赵甬元是目前托孤、固权、护国的最佳人选。

还有一个人事小意外是,深得金正恩欣赏的玄松月未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此前这位美女歌星获得快速晋升,2017年10月7日七届二中全会当选中央候补委员,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晋升为中央委员。在八届一中全会依然为中央委员,排名第31比较靠前,预计很快晋升为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

如儿戏:人事起伏太剧烈太任性

近一年来,朝鲜高层人事有三次大变动,分别是2019年12月28日至31日召开的七届五中全会,2020年8月13日召开的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2021年1月10日召开的八届一中全会。

七届五中全会补选李炳哲、金德训为政治局委员还算正常。李炳哲任党中央副委员长、兼军需工业部部长,为朝鲜核武器立下汗马功劳;金德训熟悉经济,由副总理改任党中央副委员长、兼轻工业部长。短短八个月后,在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上,两人又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其中金德训任总理。八届一中全会续任政治局常委。

七届五中全会补选金正官、朴正天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都晋升为政治局委员,而且都任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其中朴正天在5个常委之外的其余14个委员中排名第二。

七届五中全会杨胜虎由中央候补委员补选为中央委员、全贤哲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都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七届五中全会金衡俊由中央候补委员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浩林、金日哲直接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都已免职。有如直升飞机,快速升迁,快速下台。

七届五中全会韩光相、朴明秀由中央候补委员补选为中央委员,八届一中全会已免职。

七届五中全会吴日昌、崔相建直接补选为中央委员,八届一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委员;许哲万直接补选为中央委员,八届一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七届五中全会金英欢、金正浩、孙英勋直接补选为中央委员,八届一中全会已免职。

七届五中全会张光明、沈红宾、李太日、崔光日、崔春吉、金哲、朴正根、全学铁、金胜进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晋升为中央委员。

七届五中全会李婉植、李英哲、赵勇德、申英铁、全亨吉、金英辈、金英男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八届一中全会已免职。

在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上,朴太德晋升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八届一中全会又降职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全光虎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已免职。

据笔者核对统计,这三次人事大变动的前两次补选政治局成员12人(其中委员4人、候补委员8人),第三次有4人晋升、4人免职、1人降职,变动比例高达75.0%。前两次补选中央委员会成员44人(其中由候补委员补选委员11人、直接补选委员9人、补选候补委员24人),第三次有14人晋升、12人免职,变动比例高达59.1%。表明金正恩政治仍然不成熟。

大隐患:人事乱象威胁政局和金正恩后代

新老交替太慢。朝鲜劳动党建国以来就没有建立正常的新陈代谢机制,高官相当于终身制。党政军高层普遍老化,82岁前总理朴凤柱动去年还是政治局常委,身体不好,八大终于全退;政治局常委金永南91岁高龄才退休,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就有21年。金正恩已意识到这问题,八届一中全会新提拔的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以60多岁居多。

看人用人随意。朝鲜高官任免,实质还是金正恩一句话。金正恩急于用更忠诚、更新潮的少壮派替换老人,却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近几年内外交困,强行拥核占用过多资源严重影响民生,导致安理会和美国制裁元气大伤,新冠疫情和重大自然灾害叠加冲击。他性情急躁,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但受制于朝鲜实力和大国共识,只是一厢情愿。

任命程序粗糙。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而非最高人民会议任命金日哲为内阁副总理、三个内阁部长、国家科学院院长。2020年8月13日政治局会议任命政治局常委和委员、提名总理由金正恩直接任命,仅隔六天召开七届六中全会,显然这次政治局会议也是六中全会的预备会议。政治局委员、常委、总理任免,如此重大人事调整不上中央全会讨论,哪怕是走形式举下手也全免。应在党章中明文规定,重要干部任免由中央委员会议决,并形成制度、认真遵守,避免调整过于频繁随意,以此稳定人心、稳定政局。

军队实力高涨。分析金正恩的八大报告,不仅恢复“先军”政治,而且强调“先军”经济,必然继续严重挤占民生。在19名政治局委员中,现职军队将领有6名,接近1/3,话语权过高,只有金正恩压得住。如果统计有军衔但目前不在军队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比例还要高得多,例如崔龙海是朝鲜人民军次帅、赵甬元是朝鲜人民军上将、金英哲2016年任朝鲜人民军侦察总局局长是大将。

人治大于法治。金氏三代已在朝鲜神化,人高于法、权大于党。自己不受党章和宪法约束,劳动党也不严格遵照党章和宪法约束,迟早会反噬。中共发动了文革浩劫,曾有极惨痛的教训。1982年中国宪法规定,各政党和一切国家机关“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现在已是常识,起草时中共一些领导干部曾有异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在文革中惨遭迫害,坚决支持写入宪法。

高官人人自危。将党政军高层职务私相授受,成为金家私器任意赏罚,以权、利、名相诱交换效忠,朝鲜劳动党离正常化、现代化还很遥远。70岁以上高官除非任期未满,不应占据职位,可以颐养天年,既给高龄高官一条退路、活路,也为少壮派施展抱负腾出更多空位,利己利党利国。否则伴“金”如伴虎,大起大落,被罢免、入狱、炮决,家人受牵连迫害,身败名裂,得不偿失。

金氏江山不牢。作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决策机构的中央政治局应保持稳定,五年党代会大调整,日常如调整也是微调,且只能通过中央全会微调。如今政治局委员升贬太剧烈太任性,留任的人胆战心惊,随时随地可能被清洗,自己和家人没有任何安全感,对金正恩只有恐惧,不是发自内心的拥戴。逼良为娼、逼官愚忠、逼将造反,朝鲜政局必有动荡的重大后患。金正恩权术过人、手段狠辣,不能保证他的子孙能力个个突出,一旦有弱主,不排除被悍臣架空甚至废除的可能性。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微信公众号:SSWYP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