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他从珠穆朗玛峰的寺庙里,偷出一根雪人手指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尼泊尔的博克拉(Pokhara),有一家国际登山博物馆(International Mountain
Museum),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关于山的一切:登山家、高山居民文化、高山动物,还有雪人。科学上不承认雪人是一个物种,所以今天我们介绍的是可能为雪人原型的动物之一,棕熊喜马拉雅亚种(Ursus
arctos isabellinus)。

Hluboka 动物园中的棕熊 | Zoo Hluboka / Wikimedia Commons

雪人是北极熊他二叔?

虽然雪人的身份没有得到承认,但确实存在对雪人的科学研究。2014 年,赛克斯(Bryan C.
Sykes)等人,在《皇家学会报告》(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表示他们可能找到了雪人最近的亲戚:北极熊。

赛克斯检验了 30 份来自不同地区的 " 野人毛发 "
基因,大部分都来自现生动物,但有两个喜马拉雅的样本,跟化石北极熊的基因样本很相似。他们推测这是一种未知的熊,或者是北极熊和棕熊这两个物种分离早期的杂交后代。

8f8dcc03a0db6227e46161b9612a6ba8

国际登山博物馆中的雪人模型 | MMuzammils / Wikimedia Commons

次年,古铁雷斯(Eliécer E. Gutiérrez)和派恩(Ronald H. Pine)在 Zookeys
上发表文章,驳斥 " 雪人是一种特别的熊 " 看法。他们把 " 雪人 "
的基因和各种熊进行对比,赛克斯用来检验的基因片段很短,在棕熊和北极熊身上几乎没有差别。没有必要假设这些毛发来自棕熊之外的动物。

偷来的 " 雪人手 "

2011 年,在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of
England)的附属博物馆里,发现了一件奇怪的藏品:一根 " 雪人 " 的手指骨。

这件东西的来头颇具殖民主义色彩:1958 年,登山家伯恩(Peter Byrne)发现,在一间名为
Pangboche 的寺庙里,供奉着一只干枯的 " 雪人 "
手。
次年,在赞助考察的金主爸爸怂恿下,伯恩用人手指偷梁换柱,将一根 " 雪人 " 手指偷回英国供研究之用。如今 "
雪人 " 手的原件下落不明,有人提出,应该把手指送还给寺庙,让自大的西方人弥补过错。

3f2d2cd41ea473a4ea7f99de0b844e71

" 雪人 " 手骨照片,刊登在 1961 年的 Life 杂志上 | Wikimedia Commons

不过,基因检验的结果是," 雪人 " 手指确实来自一种在喜马拉雅山区生活的大型灵长类动物——人类。在此之前,还有 " 雪人 "
皮被证明是鬣羚(Capricornis sumatraensis),现代科学的检验手段,戳破了许多 " 雪人 "
遗骸之外的幻想外衣

雪人原来是 " 熊瞎子 "?

那么,没有遗骸的雪人踪迹又如何呢?最有名的 " 雪人 " 脚印之一,是辛普顿(Eric
Shipton)在考察珠峰时发现的,1951
年,考察队在乔格茹峰(Melungtse)发现了一长列清楚的脚印,
很像人的光脚,长达 13 英寸(约 32.5
厘米)。

1a34ee0a01bb059d4c2a3d8a746d0994

辛普顿拍摄的脚印,是最著名的 " 雪人 " 照片之一 | Wikimedia Commons

辛普顿为脚印拍照登报,让雪人之名风靡世界,可以说雪人凭脚印走红。狂热的 " 雪人迷 " 泰勒(Daniel
Taylor),却用他一生的经验,否认这个脚印是雪人。
泰勒曾到尼泊尔考察,在巴伦山谷(Barun
Vally)看到过奇怪的脚印,当时他认为这肯定是雪人。当地猎人却告诉他,脚印是亚洲黑熊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狗熊。猎人甚至还认出这只熊爱爬树——爬树的熊常用拇指抓住树枝,所以拇指会往下压。

845bcd2fb714ff1881b585d20b47524d

亚洲黑熊 | Shiv's fotografia / Wikimedia Commons

泰勒对于 " 雪人脚印 "
的解释简单粗暴:亚洲黑熊。熊的前半身轻,前脚印压得不深,不会留下爪子的痕迹。然后它的后脚前半截踏在前脚印上,后半截在前脚印后头,前后脚印叠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像人脚的大脚印。"
雪人 " 脚印上很像人的脚趾,其实是习惯爬树的黑熊,与脚掌稍稍分开的拇指。
因为后半身重,熊的后脚印踩得更深,会在 "
雪人 " 脚印中间留下爪子印。

雪人只活在人心中

人类为何痴迷雪人呢?民俗学家丹德尔(Peter
Dendle)认为,雪人和尼斯湖怪这样的神秘动物,并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心理需要。在 19
世纪中期之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大部分地区都被探索完毕,大部分的大型动物已被发现,而物种灭绝和环境保护的意识逐渐兴起。我们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然而这是怎样悲惨的胜利啊,未知消失了,世界变得单调无聊了,美丽和神奇的东西一一消逝了。

ee6ee620a4d0d998f29e335ba8a54ecb

吉尔吉斯斯坦发行的雪人邮票 | Wikimedia Commons

人类幻想出神秘动物,一方面是为了让熟知的土地,重新焕发出神秘的魅力,另一方面是为了减轻负罪感。许多神秘动物的原型是灭绝动物,如袋狼,我们希望它们没有被屠杀殆尽。

不丹的萨克滕野生动物保护区(Sakteng Wildlife Sanctuary),有一块区域是专门划给
"Mirgu"(不丹对雪人的称呼)的。虽然本意可能是吸引喜欢猎奇的游客,但也可以反映出一种普遍的怀念心态,我们不愿意这块土地上的神秘离去。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