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以“脱贫”之名 中国转移大量维族人离乡就业


一系列最新曝光的中国官方文件及官方报道显示,中国当局近几年大力推广“国家精准扶贫战略”,吸引新疆劳动力转移至其它省份,表面以更高的薪水及经济生活条件作诱饵,但目的是要藉此“降低维族在新疆的人口密度”并“同化”少数族群。学者估计,受影响的新疆区域人数高达一百六十万人。

皮山姑娘为谁远行?

2017年中国官媒央视走基层的一段新闻纪录片《皮山姑娘要远行》,3月2日首先被BBC报道出来。画面里,中国官员在南疆皮山县的村落挨家挨户“做工作”,说服年轻女孩到安徽的工厂工作,一连好几天,当地人几乎没有意愿。

安徽援疆干部张波: “你若不去,过的估计跟你姊姊的生活差不多,很快就要结婚、嫁人,你再也走不出这个地方。想想,去不去?”

“不去”,画面里19岁的女孩布再娜普(Buzaynap)怯怯地对官员回应道。另一名官员持续劝说,最后布再娜普一手抱住胸口,一手扶额,眼眶泛泪地透过翻译回应“要是村里有人一起去了……我就去,没有我就不去”,她接着不断拭泪。

画面转到另一户人家,年轻女孩古力克孜面对着几乎一样的场景。一阵家人与官员的你来我往之后,她被“援疆干部”拉到一旁,“你说一下你真实的想法,你想不想去(外地工厂工作)?”

“不去,不去,不去……”古力克孜低头连说了三次,她的声音才被听见。

在网路上,这个央视的纪录片最后在几位“自愿去的姑娘”将被转移至其它工厂前的“庆祝大会”上结束。

中国央视有关纪录片“皮山姑娘要远行”的报道(视频截图)

以扶贫之名  

这段影片与一份中国南开大学的于2019年发表的考察报告相互呼应。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学者在2018年至新疆考察后撰写的《新疆和田地区维族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工作报告》(下称《南开报告》),于2019年发表。3月2日被长期关注新疆问题的专家曾德恩(Adrian Zenz,又译郑国恩)公布在世人眼前。

《南开报告》走访了央视报道中的皮山县及其它多个新疆村落,报告中表明要转移维族人到中国各地工作,不仅出于经济目的,更是“减少新疆维族人口密度”、“感化,融合和同化少数维族人员的重要方法”。

《南开报告》还提到,这项迁移新疆劳动力的过程充满困难,中国其他地区的警方曾拒绝接纳来自新疆的大量工人,甚至阻止他们下火车。 一些地方当局甚至对僱用新疆工人的工厂进行调查,直至将他们遣返。该报告建议北京进行干预,并禁止中国各地的警察阻止维族人的到来。

这份文件已被删除,但曾德恩保留了原始挡案并进行了更多的资料分析。他估计,至少有多达160万新疆地区的人口通过此类劳动转移,有遭受强迫劳动的风险。

曾德恩表示,劳动力转移项目与“再教育营”不同,它们基于不同的政策体制,关注不同的目标群体。劳动力转移项目始于二十一世纪初,并逐渐变得更具强制性,而拘押人员导致的强迫劳动则始于2018年。

“西方媒体过去把重点放在‘新疆再教育营’上,但这绝对不是中国唯一的强迫劳动形式。这份研究让我们看到了数百万人受到所谓农村剩馀劳动力强迫转移的问题。”关注中国强迫劳动议题的维吾尔裔美籍作家艾美莉亚·庞(Amelia Pang)告诉本台,这些维族女孩被强迫离家的画面让她感到心碎。

《南开报告》内容还有段细节,证实了国家正在对“教育培训中心”(新疆再教育营)内维吾尔族人实施“短期的严厉措施”,且“必要又有效”,但教育培训中心已经“大大超量收容”。

2020年1月27日,新疆乌鲁木齐市一家医疗设备制造商厂的工人在生产防护服和口罩的生产线上劳动。(路透社)
2020年1月27日,新疆乌鲁木齐市一家医疗设备制造商厂的工人在生产防护服和口罩的生产线上劳动。(路透社)

行同化、强迫劳动之实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3月2日发布声明称,这份报告为中共在新疆的罪行提供新的证据,还可能符合“危害人类被迫转移和迫害罪”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of Forcible Transfer and Persecution)的国际标准。多位国际刑法专家则在曾德恩的报告中一致认为,新疆的劳动力转移计划符合《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规定的危害人类罪的标准。

“国际劳工组织对强迫劳动的定义非常明确: 工作必须是出于劳工自愿的。政府不应该强迫人们工作,无论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包装成‘帮助’或‘减贫行动’来强迫劳动。” 长期关注原物料国的劳工状况的美国非营利组织公平劳动协会(FLA)幕僚长韩雪莉(Shelly Han)告诉本台。

中国一直否认“强迫劳动”的存在。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al and Mail)报导,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南开报告“仅反映了作者的个人观点,其中许多内容与事实不符”。

韩雪莉分析,光是央视影片里的扶贫干部“做工作”画面就“令人非常不安”。她说,关于强破劳动的衡量指标,一在于工人是否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工作,二是工人是否有自由离开工厂的权利。“已有许多证据表明,这些新疆劳工必须呆在工厂宿舍里、强制性接受语言或其他文化灌输的课程。即使他们得到工资,但没有这些自由,仍然会被定义为强迫劳动。”

曾德恩研究中国官方资料发现,2017年以前,维族人对劳动力转移计划非常抗拒;但中国国务院去年九月发表的《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中却宣称,有85%的人口对到县外工作感兴趣。

加拿大《环球邮报》引述一位研究新疆地区劳动力迁移的中国研究人员的话说,目前,政府组织的劳动力转移计划已使至少六十多万来自新疆的维族和其他少数族裔前往中国其它地区工作。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