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低报新冠死亡人数给中国疫情应对蒙上阴影 - 华尔街日报

一波由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的新冠疫情席卷中国多个大城市之际,中国政府仅报告了几例新增新冠死亡病例,这引发公共卫生专家和已故患者亲属怀疑政府没有准确计算该病毒的影响

尽管有大量报道称感染人数激增、医院人满为患以及火葬场不堪重负,但自两周多前中国突然放松诸多疫情控制措施以来,截至周二,中国卫生部门只报告了七例新增新冠相关死亡病例。官方周一公布北京新增两例新冠死亡病例,周二公布北京新增五例死亡病例。

但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中国卫健委)周三公布无新增死亡病例,并从累计死亡病例中核减北京一例死亡病例。中国卫健委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中国官方公布的累计新冠死亡病例为5,241例,中国总人口为14亿。

中国领导人将如此低的死亡病例数作为该国治理模式更有优势的证据。然而,如果完全接受这些数据,则意味着美国的平均死亡率是中国的250倍以上。这可以解释为何在许多西方领导人和公共卫生专家看来,如果不那么严厉的说,这些数字显示出,当局没有很好的意识到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和透明性有多么重要,而这些数据是全球卫生政策的基础。

从中国政府对在中国进行新冠病毒溯源的愤怒回应,到火速放弃持续三年的抗疫之战,中国一直难以消除对其数据和政策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的怀疑。

多年来警告新冠病毒的致命危险之后,中国领导层11月初发出了政策转变的信号,当时全国范围内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激增。在无法控制高传染性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的疫情之际,他们放任该毒株在缺乏保护的人群中传播。同时,减少核酸检测和结束出行控制使人们几乎不可能了解疫情的规模或强度。传染病专家表示,这种大规模暴发的疫情将席卷整个中国。

中国缺少高比例的混合免疫——一种由感染和疫苗共同作用带来的高免疫水平。香港大学临床病毒学家和教授Siddharth Sridhar表示,奥密克戎在世界上多数地区体现出较轻的症状,是因为人们或是感染过某种新冠病毒,或是打了疫苗。而这种相对较轻的变种,在其它一些地方,例如中国,还是会带来巨大的破坏。

他说,世界上没有哪个病毒学家或公共卫生专家现在不挠头的,动态清零是维持不下去的,某个时候必须放弃,这个我们都知道,但可以以一种更有计划的方式退出动态清零政策。

中国卫生部门周二首次提到了将相关死亡病例归类为新冠所致死亡的标准,称只有因新冠病毒导致的肺炎、呼吸衰竭为首要死亡诊断的,才归类为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死亡。 这显然是为了应对公众对新冠相关死亡问题日益不满的情况。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在国家卫生健康委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因其他疾病、基础病,比如心脑血管疾病、心梗等疾病导致的死亡,不归类为新冠导致的死亡。

按照全球标准,这个定义口径是非常窄的。例如,香港对新冠相关死亡的定义是,患者在首次检测出病毒阳性后28天内死亡,即使最终的死亡原因与新冠没有直接关系。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根据新冠是根本原因还是促成原因来为死亡病例分类,但两者都包括在美国的新冠死亡统计人数中。

一位住在北京的退休人员称,他的一位患有糖尿病的60岁表亲在周末突然死亡,此前几天在一次预定的手术前检测出阳性。他说,医院将糖尿病列为死因。

他表示,(医生)告知,除非没有任何基础病,只是因新冠而住院,否则死因总会是别的原因。

他表示,家人难以接受官方在死亡证明中给出的死亡原因,并称他表弟的遗体必须排长队等待火化。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报道称,在新冠防疫限制措施取消后的几天里,北京的一间定点新冠殡仪馆接收了大量遗体,而政府当时未报告出现新增新冠死亡病例。

附近的河北省一位接听殡葬服务热线的女士说,她最近接到的咨询电话比平时多得多,既有当地的也有北京的。

中国国家卫健委没有回复关于可能少计了死亡人数的置评请求。

根据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开发的新冠预测模型的最新预测,如果中国继续目前的政策,到明年4月1日,中国大陆将可能有超过30万人死亡

该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Ali Mokdad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政策,比如强制佩戴口罩和发布居家令,到明年3月底,中国的死亡人数可能上升到每天近9,000人。他称,如果政府重新实施一些强制性防疫要求,则可能在未来一年中使死亡人数减少约40万。

Mokdad教授说,这些预测考虑到了人口密度、疫苗效力、人口结构和香港早些时候一波奥密克戎疫情的死亡率,以及其他一些因素。在今年春季,香港创下了当时全球最高的新冠死亡率,因为该城市的老年人口几乎没有接触过这种病毒,而且疫苗接种率非常低。公共卫生专家警告称,中国相当多的80岁以上老年人同样缺乏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而且仍然没有接种疫苗。他们表示,从某些指标来看,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在应对感染人数激增方面的准备也不如香港。

公共卫生专家说,中国政府抗击当前这波疫情的最佳方式是,尽可能地保持信息透明,让人们能够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医学人类学家Katherine Mason表示,报告准确的死亡数据对于过度劳累的医务工作者来说是很困难的,这需要中央政府的推动,而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

她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许是出于其他一些原因,可能只是单纯地不想上报,因为这样做对那些地方官员来说没什么好处。

中国政府在过往三年里一直将新冠作为严重的健康威胁,但最近做出了重大改变,发出的一连串宣传信息都将奥密克戎病毒描述为远不如以前的变异毒株那样致命。

Mason表示,他们试图巩固加强这样的认知,即奥密克戎没有那么可怕,人们可能会因此生病,但不会死亡,但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说法能坚持多久。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讲座教授高本恩(Ben Cowling)表示,中国领导人可能正通过一种更冷酷的经济视角来看待新政策,考虑到新冠的影响往往对不太可能参加工作的老年人影响最大,坚持动态清零政策造成的经济成本,被视为要大于允许疫情迅速传播的经济成本。

他说,总的来说,住院人数较多的群体是老年人,而不是正处于劳动年龄的成年人;因此,去年新冠疫情在全球各地产生的经济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减缓病毒蔓延的措施,而不是感染本身。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正面临着严重冲击,许多人可能会因为这一政策转变而死亡。正如在新冠疫情导致医疗设施不堪重负的许多地方一样,许多病人将无法得到治疗,卫生资源可能不得不进行定量配给。高本恩称,医疗系统甚至现在可能就处于崩溃之中,但在两个月后会恢复正常运作。

华盛顿大学的Mokdad呼吁捐赠疫苗和抗病毒药物,以帮助降低中国的新冠死亡率,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在向全球其他国家供应货物(包括医疗用品)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Mokdad说,中国应该立即得到外部支持,现在就需要行动起来。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