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在乌克兰哈尔科夫附近的巴拉克利亚,一辆被摧毁的俄罗斯坦克。

图片来源:JUAN BARRETO/AFP/GETTY IMAGES

2022年9月21日15:55 CST 更新

日里诺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生前是一位极富煽动性的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经常公开说出克里姆林宫私底下的想法。他去年12月在俄罗斯议会发表讲话时做了一番预测。

日里诺夫斯基预言,俄乌战争将在2月22日黎明前开始。最终结果是,“俄罗斯将重新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他铿锵有力地说道。“所有人都将不得不闭上嘴巴,尊重我们。”

他预测的日期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实际日期只差两天。此次入侵引发了二战以来欧洲最血腥的冲突。然而,已经持续了七个月的乌克兰战争非但未彰显莫斯科方面的新威,还将俄罗斯的弱点暴露无遗。日里诺夫斯基4月因新冠去世。

莫斯科方面之前从未把乌克兰当成真正的对手,最近却在俄乌战争中多次失利,这让俄罗斯关于自身及其国际地位的基本假设受到了挑战。

据外交官称,这些失利也促使俄罗斯的合作伙伴、盟友及武器客户重新评估与该国的关系。许多人虽然不愿公开出言批评,但在非公开场合对莫斯科方面的失利表示震惊。

im 621937?width=700&height=466

日里诺夫斯基于2011年12月13日在莫斯科举行的自民党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

图片来源:MIKHAIL METZEL/ASSOCIATED PRESS

“俄罗斯的声誉受到了重大打击,”咨询机构Kissinger Associates的董事总经理、曾在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任内当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俄罗斯事务高级主任的Thomas Graham说。“很明显,俄罗斯在乌克兰陷于困境将引人质疑俄罗斯自身的能力、未来的实力,及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

在乌克兰对哈尔科夫东部地区发动快速反攻后,俄军防线本月瓦解。此前俄罗斯政府已经开始向该地区居民发放俄罗斯护照,最近还开设了采用俄语课程的学校。在一次仓皇撤退中,俄军短短几日内就将已占领的十分之一乌克兰领土拱手相让。他们遗弃了数百辆坦克、自行榴弹炮和其他装甲车,大批俄罗斯士兵被俘。

4月份,俄军同样被迫撤出基辅和乌克兰北部的另外两个地区。而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解放”该地区一直是俄罗斯宣称的主要战争目标,但自那时以来,俄军只成功征服了一小块领土,最近几天俄军的部分战果还遭到逆转。

俄罗斯反对派政界人士Ilya Ponomarev说,目前前线战事清楚地表明,俄罗斯政府无法证明自己取得了任何胜利,而且基本上也不可能出现任何可被称为胜利的情况。Ponomarev是2014年唯一投票反对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俄罗斯议员。

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仍占据着乌克兰约五分之一的土地,包括俄罗斯在2014年占领的7%土地,而且,俄罗斯正在继续利用远程巡航导弹打击乌克兰各地的城市、发电站和桥梁。乌克兰本月在南部赫尔松地区的攻势并不像在哈尔科夫那样成功。俄罗斯保留着通过强制动员大幅增加其武装力量的能力。强制动员可能不受欢迎,克里姆林宫表示并没有在考虑这一举措。莫斯科还握有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最终底牌,尽管这种升级对俄罗斯本身来说充满不可预知的后果,并且与其所宣称的核原则相矛盾。

im 624145?width=700&height=466

9月10日,乌克兰军人在夺回乌克兰哈尔科夫地区的Vasylenkove村后与国旗合影。

图片来源:HANDOUT/REUTERS

在这场战争中,几十年来首次与更先进西方武器相抗衡的俄制武器表现令人失望,而俄罗斯指挥官领导不力更是令局面雪上加霜。虽然与俄罗斯部署在前线的火力相比,乌克兰拥有的火力是小巫见大巫,但得益于西方技术,乌克兰拥有了实施精确打击的新能力,这大大缩小了这种不平衡。俄罗斯的空军在很大程度上仍无法在乌克兰控制的领土上空开展行动,俄罗斯的防空系统也无法保护大后方的重要目标,包括俄罗斯驻克里米亚的空军基地。

俄罗斯武器的买家已经注意到,美国制造的高机动火箭炮系统(Himars)导弹几乎每天都在无所顾忌地打击俄罗斯目标,而莫斯科方面已转向伊朗购买武装无人机,试图弥补俄军在战场上的弱点。土耳其最近已决定不从俄罗斯购买另一套S-400防空系统,印度和菲律宾则取消了购买俄罗斯军用直升机的重大协议。2017-2021年,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武器出口国,其出口占到全球武器市场的19%。总部设在斯德哥尔摩的武器贸易研究机构Sipri称,印度、中国和埃及是俄罗斯武器的前三大客户。

“俄罗斯行业将为这一切付出代价,”已退役的前美军驻欧洲指挥官Ben Hodges中将说。他表示,在两次海湾战争中,美国轻松摧毁了俄罗斯制造的军事装备,当时莫斯科解释说那是因为伊拉克军队训练差劲、组织不力。“那么现在,战场上的俄制装备是俄罗斯士兵、飞行员和水手在操作,而装备照样被摧毁了,”Hodges称。“在市场看来,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im 621934?width=700&height=466

9月2日,在乌克兰基辅市中心的大街,一对夫妻与被拆除的俄罗斯大炮合影。

图片来源:ALEX CHAN TSZ YUK/ASSOCIATED PRESS

俄罗斯给外界留下实力不足的新印象意味着该国的国际伙伴和盟友会减少,而此刻俄罗斯正面临日益严厉的西方制裁,经济逐渐受到损害,而且再无法获得现代技术。

中国一直很谨慎,除了对俄罗斯表示口头支持外,没有提供更多帮助,即使西方的尖端武器正流向乌克兰。华为这样的公司基本上已经停止了在俄罗斯的销售,以避免违反美国的制裁,这使俄罗斯更加无法获得关键技术。中国制造商大疆(DJI)以中立为由,已停止向俄罗斯和乌克兰供应商用无人机。这两个国家的军队都使用该公司的商用无人机进行侦察。

北京智库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创始人王辉耀说,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结束扰乱全球经济的乌克兰冲突,而不是帮助俄罗斯。他称,任何一方都没有真正的胜利,冲突已经拖了六个多月了,看起来可能还会再拖六个月,这看起来不像是可以迅速结束的单方面局势。

他还说,由于中俄都面临来自美国的威胁,中国只是与俄罗斯保持了“一种便利关系”,中国政府一再重申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王辉耀说,中国公司没有填补西方公司撤离后在俄罗斯留下的真空,很多中国公司实际上都避免在俄罗斯进一步拓展业务;我没有看到任何中国企业在那里比以前更活跃。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似乎承认了这种缺位。普京上周四会见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这是双方自2月24日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以来的首次会晤。坐在习近平对面的普京说,我们理解你们对乌克兰危机的疑问和关注。中国政府在此次会谈后发表的声明没有提及乌克兰,但表示中方愿同俄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给予有力支持。

俄罗斯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中的正式盟友也在与该国保持了距离。除了作为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乌克兰战争跳板的白俄罗斯之外,其他成员国都在联合国大会谴责俄罗斯的投票中投了弃权票。

哈萨克斯坦政府甚至将俄乌战争支持者在俄罗斯使用的符号“Z”宣布为非法。得益于俄罗斯今年1月份的军事干预,哈萨克斯坦平息了国内的骚乱。就连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ksander Lukashenko)也在8月24乌克兰独立日对该国表示了祝贺,并祝愿该国拥有“和平的天空”。此举令俄罗斯倍感意外。

虽然被明显削弱,但俄罗斯在世界许多地方仍具有重要影响力。对于在乌克兰问题上避免批评俄罗斯的印度来说,其第一要务是确保能够继续获得俄罗斯的零部件和弹药,因为印度的武装部队严重依赖苏联时期的武器。另一个目标是确保俄罗斯不会在中印这两个亚洲大国正在形成的竞争关系中完全倒向中国。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印度项目负责人Tanvi Madan说:“传统上,印度的战略目标是尽可能疏远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或者至少是减缓中俄关系的不断加深。”她表示:“中国能提供给俄罗斯的东西比印度多,而印度出于自身的原因正在向西方靠拢。”Madan说,一个被削弱但友好的俄罗斯给印度带来的一个额外好处是,现在能够以很大折扣购买俄罗斯石油。

在全球其他地区,莫斯科方面仍能提供少量军事援助,其中部分通过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瓦格纳集团(Wagner),这些援助可以打击当地叛乱,扭转局面。俄罗斯仍在叙利亚局势中发挥重要作用,其相对小规模的干预稳定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 Assad)的政权。与此同时,曾负责俄罗斯和欧亚大陆事务的前美国国家情报官员、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荣休教授Angela Stent认为,在一些非洲国家,人们对俄罗斯的评价可能更多地是看其在当地做了什么,而不是在乌克兰的表现。

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与意大利相当,没有具有全球吸引力的流行文化输出,近年也几乎没有什么技术或科学成就。长期以来,俄罗斯的大国地位主要源于其常规军力和核武方面的军事实力。

im 621933?width=700&height=466

9月9日,普京在莫斯科与安理会成员进行视频通话。

图片来源:SPUTNIK/REUTERS

普京多次夸耀俄罗斯的武器,莫斯科方面也曾成功利用自身军事力量连连告捷,分别是2008年在格鲁吉亚、2014年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和顿巴斯,以及次年在叙利亚。

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简称CNA)的俄罗斯研究项目负责人Michael Kofman说:“从历史上看,俄罗斯的经济实力基础相对薄弱,经常依靠军事手段来彰显其为何应被视为和被承认为大国。然而,人们对军事力量的印象可能很快就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当看到俄罗斯在俄乌战争中那样的灾难性表现。”CNA是一个为美国军方提供研究分析的智库。

长期以来,俄罗斯名声在外的军事实力一直是普京政权在国内合法性的关键支柱,尤其考虑到俄罗斯经济原本在普京执政的第一个十年繁荣发展,却在2014年军事干预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后陷入萎缩和停滞。

普京4月份罕见走出克里姆林宫、向日里诺夫斯基致以最后的敬意。他还将纪念1945年苏联战胜纳粹德国的庆祝活动变成了一种类似当代俄罗斯国教的活动。

俄罗斯宣传机构每天都在传播克里姆林宫的这一说法:(由一位犹太总统领导的)乌克兰国家代表现代纳粹,而目前的“特别军事行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演。因此,如果不能取得彻底胜利,都将是对1945年功绩的历史性背叛,会威胁到政权的根本基础。

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军事官员和普京本人一直坚称,这次“特别行动”正严格按计划进行。俄罗斯国防部称,本月从哈尔科夫的败退是一次有计划的军力重新部署,目的是为了降低“解放”顿巴斯地区的难度。

“我们没有失去、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普京本月在太平洋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说。俄罗斯将在顿巴斯地区“履行职责到最后”,普京承诺,“而最终,这将加强我们国家的实力,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地位上。”

卡内基基金会驻莫斯科高级研究人员Andrei Kolesnikov专门研究俄罗斯社会内部的民意看法,他表示,俄罗斯公众舆论总体上接受了这个版本的叙事。“普京的宣传能够将损失描述为胜利,”他说。“你只需要找到合适的词语,因为舆论根本不关心。”

但这种叙事开始出现裂痕,一些民族主义评论人士和军事博主用1942年苏联在同一地区溃败时的那种末日基调来描述俄罗斯在哈尔科夫的撤退。

“主要的教训应该是,俄罗斯联邦必须停止从绝对战略优势的居高临下角度看待乌克兰,并开始不遗余力的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聪明地战斗,”极端民族主义历史学家Yegor Holmogorov写道,他主张消除乌克兰语言和文化。

共产党领导人Gennadiy Zyuganov周二在俄罗斯议会开幕会议上发言,呼吁说出俄罗斯军队在哈尔科夫“落败”的真相,并且打破一个重大禁忌,明言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现在已成为一场全面战争。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国内的批评主要不是针对普京,而是针对俄罗斯的军方高层,尤其是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y Shoigu)。绍伊古在社交媒体上被戏称为“胶合板元帅”,因为他在2017年进行一次1945年柏林战役重演中使用了一座用胶合板专门制作的德国国会大厦。

在一篇广为流传的帖子中,顿巴斯地区的亲俄武装分子、评论人士Maksim Fomin敦促普京解雇他的将领,亲自指挥“我们的圣战”,就像沙皇尼古拉斯二世(Czar Nicholas II)在1915年以及斯大林(Stalin)在1941年所做的那样。其他一些民族主义评论人士则敦促普京动员平民来补充俄罗斯军队中伤亡严重的部队,或者用战术核武器打击乌克兰。

拉脱维亚外交部长林克维奇斯(Edgars Rinkevics)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虽然俄罗斯的计划似乎失败了,但战争还没有结束。无论是普京还是他的西罗维基都承受不起示弱或失败的代价。”他用俄语词汇西罗维基指代高级安全和军事官员。

示弱可能是致命的。他回忆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被苏联权势集团认为向美国屈服太多,因此在一场宫廷政变中被赶下了台。“一个统治者如果被视为强大,那么他就是强大的,”林克维奇斯说。“如果他被认为是软弱的,那么挑战者就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