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家非特斯拉汽车制造商来说,保时捷的估值是健康的。

图片来源:KAI PFAFFENBACH/REUTERS

2022年9月30日19:05 CST 更新

事实证明,投资者并不总是讨厌传统汽车制造商。从德国到底特律,整个汽车行业都需要从保时捷(Porsche AG)的成功IPO中学到经验。

该跑车品牌的股票在周四的首个交易日上涨了不到1%,使其市值达到约750亿欧元,大约相当于735亿美元。其母公司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和顾问行试图在IPO价格上取得平衡。如果定价太高,他们就可能冒阻断与投资者之间桥梁的风险,这些投资者可能会购买大众汽车可能提供的其他资产,如其初创的电池企业PowerCo。如果定价过低,则将证实投资者最担心的问题,即大众汽车不可救药地受制于其控股股东保时捷和Piech家族投资公司,该公司获得了大众汽车刚刚发售的一半保时捷股份。

im 634417?width=639&height=852

鉴于首秀不尽人意,它还是错在定价太高了。当日欧洲股市表现低迷造成不利,可能还有更多技术因素在起作用。经纪公司Cowen的副总裁Alastair Mankin说,很多对冲基金分配到的份额太少,他们可能打算立即抛售。

不过,撇开周四的交易不谈,对于一家非特斯拉汽车制造商来说,保时捷的估值是健康的。按照该公司7月份给出的指引中值,这个德国品牌今年的营业利润应该在67亿欧元左右,按照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这将相当于大约50亿欧元的净利润。在此基础上,其市盈率约为15倍。

这一市盈率水平处于超豪华汽车制造商法拉利与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BMW,简称﹕宝马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中间。根据FactSet慧甚的数据,法拉利的预期市盈率为33倍,而宝马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的市盈率不到5倍。这是比较合理的,法拉利生产的汽车数量少很多但回报更高,而梅赛德斯-奔驰的汽车产量较多但回报却较低,至少直到最近都是如此。但也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投资者会为保时捷开辟一个特殊的位置,保时捷在规模上没有显然与它相仿的公司。

因此,在法拉利上市七年后,此次IPO突显出,投资者有时愿意给有良好历史业绩的传统汽车制造商一个更高的估值。保时捷和法拉利一样,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中都保持了盈利能力。

对于更多面向大众市场的同行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们能否在足够长的时间里保持当今高车价所带来的较高资本回报率,以说服投资者它们值得被重新评估。在剥离卡车业务之后,梅赛德斯-奔驰现在将自己定位为一个纯粹的豪华汽车生产商;克莱斯勒(Chrysler)的所有者Stellantis则说要成为一家“全气候”汽车制造商,在任何经济季节都能赚钱。到目前为止,尽管这两家公司财务业绩表现不俗,但股价都没有明显的改善。

大众汽车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则不同:它有长期的好转态势,在一个臃肿的伞形公司中隐藏着惊人的资产,其核心股票的市盈率不到4倍。大众汽车和保时捷现在的市值差不多,尽管前者仍然拥有后者75%的股份。理论上讲,这使得大众汽车旗下包括奥迪(Audi)、宾利(Bentley)和兰博基尼(Lamborghini)在内的其他品牌的总估值低得离谱,仅为220亿欧元。

但周四的交易也凸显出,简单化的分类加总估值法并不总是能推动股价上涨。大众汽车美国存托凭证(VWAGY)的底层普通股下跌了9%。

保时捷现在是为数不多的能够为投资者的现金提供体面回报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其他公司也需要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找到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