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债券收益率上升引起了部分市场参与者的担忧,但美联储官员却似乎不以为然。

近日,几位美联储官员在讲话中将长期收益率上升描述为经济成功的表现,不认为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表明,在美联储官员们看来,收益率上升恰恰证明了市场相信经济会继续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一些美联储决策者说,收益率上升也反映出通胀预期的升温,他们认为,这也是一个积极因素,因为美联储希望疲软的通胀率回升到其设定的2%的目标。

里士满联储银行行长巴尔金(Thomas Barkin)在周一发表的视频讲话中指出,他认为长期收益率因为良好的经济前景而回升并不值得担忧。他说:“我想指出的是,九个月前收益率还处在前所未有的低位,而今天的收益率虽然仍低于危机前的水平,但比经济严重低迷时要高了,在我看来,这没有问题。”

巴尔金今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拥有表决权,他与同样拥有表决权的纽约联储银行行长威廉斯(John Williams)持相同观点。威廉斯上周五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说道,收益率上升 “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认为这更多地反映了市场对经济前景会越来越好的看法”。

一些市场参与者认为,美国国债收益率之所以在股市走强时上升,是因为投资者相信,随着新冠疫苗接种工作的推进,美国经济将强劲复苏。但也有人担心,收益率上升可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阻力,另外,由于政府实施了刺激力度极大的救助计划,收益率上升也可能反映了投资者对赤字和通胀前景的不安。

收益率上升可能会给美联储带来麻烦。尽管美联储官员一致认为今年晚些时候美国经济会反弹,但现在借贷成本上升可能会给复苏带来阻力,过早地扼杀刚刚萌芽的经济扩张。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官员还没有表现出任何试图遏制收益率上升的意愿。他们暗示未来几年都会将短期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也没有流露出要改变每月1,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房贷支持债券购买计划的意思(这项计划旨在将长期利率维持在低位),而削减购债规模的时间表也迟迟不见踪影。

从理论上说,如果美国国债收益率出现不必要的上升,美联储可能增加债券购买量,从而抑制收益率的上涨,市场上已经有人猜测,这是美联储不得不做的事情。但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却在周一的一次讲话中暗示,收益率的上升不需要美联储做出任何反应。

卡普兰说,“如果我们继续增长”,而且势头如预期般增强,“我不会感到意外,而且我认为,国债收益率有所回升甚至可能是一个健康的、令人鼓舞的信号”。由于卡普兰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担任高管,他对市场和美联储的看法受到密切关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按计划将于周二和周三在美国国会就货币政策发表证词。曾经也是一名市场参与者的鲍威尔可能会对债券市场的动态发表看法。他的讲话可能会为今年余下时间美联储资产购买计划的前景提供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