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冲击国会、假新闻与社交媒体监管

何越:在媒体自由受到高度保护的西方,监管社交媒体争议性极大,目前走在前列的有德国等国家,英国也在开始尝试。

社交媒体在当今社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其社会效益好坏参半。就其弊处而言,其传播的假消息已深刻影响、改造英美政治与社会,如2016美国大选与英国脱欧,当前的新冠疫情(网络假消息令一些人相信新冠病毒是场秀),最高潮的莫过于新近发生的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因为他们相信特朗普说的假新闻,认为大选结果不公,认为自己是在运用合法公民手段寻求自由。在美国,其理论基础是“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

但这些特朗普支持者所主张的“公民不服从”,绝非约翰•罗尔斯在1971年提倡“公民不服从”的本意,当时美国的大背景是马丁•路德•金发动的黑人民权运动。而近年来的情况是,特朗普从上任以来就攻击传统媒体,认为它们都在说假话、撒谎,只有自己的推特消息才是真理,包括对大选结果的论断。而一些思维能力很差的特朗普支持者,听信特朗普推特多年,以为已无其他路径扳回选举结局,必须走极端,冲击国会,这就是寻求正义的“公民不服从”。

社交媒体令天涯若比邻,加速了新闻的传播,但亦令假新闻满天飞。而特朗普把社交媒体的社会杀伤力带到了历史新高。如果说以前人们还不知道“社交媒体治国”这种新形式是好事还是坏事的话,特朗普开了个坏头,令世人从此对“社交媒体治国”警惕异常。

美国人非常幸运,在建国之初就享有其前殖民母国英国没有的新闻自由。1791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明确规定“禁止美国国会制订任何法律侵犯新闻自由”。不过,如同享有人身自由不等于可以损害他人利益一样,新闻自由不等于可以随意编造和传播假新闻。作为新兴媒体,社交媒体到底是新闻采编单位,还是新闻中介机构,抑或两种兼有之?是否应该像传统媒体一样受到监管?这些问题都值得关注和探讨。

包括美国在内,至今为止,社交媒体在大多数西方国家仍属自律机构,可由社交媒体自行决定平台内容的删减。而且,为扶持美国社交媒体公司成长而于1996年通过的《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在社交媒体已成为媒体之王的今天,仍是美国互联网监管的基本法,该法确保了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其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也就是说,特朗普在推特和脸书等发布的所有内容,无论对错,无论社会影响,社交媒体平台都无需负责。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发布假新闻。

但特朗普本身也对社交媒体反感有加,因为他亦受到社交媒体攻击,其政治对手亦通过社交媒体扩大影响。2020年,因推特封闭特朗普推文,特朗普勃然大怒,公开表示要重修第230条款。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次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的行为,也是受到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鼓动。

如果通过修法,使社交媒体机构对推文的社会影响负一定的责任,一些假新闻的传播就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像冲击国会山这样的,人们受假新闻鼓动而采取的过激行为,也可能会减少。

在媒体自由受到高度保护的西方,监管社交媒体争议性极大。目前走在前列的有德国,2017年出台了《网络执行法》(Network Enforcement Act)并已付诸实施。2019年,澳大利亚通过了《限制令人憎恶的暴力内容传播法案》(Sharing of Abhorrent Violent Material Act)。

至于英国,早在特蕾莎•梅还是首相时,就有立法监督社交媒体的想法。实行这种监管的社会压力来自于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2017年,英国14岁女孩莫莉•罗素(Molly Russell)受不了在Instagram上的留言而自杀,此事件引发英国社会对社交媒体的担忧。约翰逊继任首相后,英国出台监督社交媒体法律的行动一直在继续,目前已确认,社交媒体将被纳入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的监管范围。

2020年12月15日,英国政府在其官网上发表题为 《英国引领社交媒体“问责制新时代”》文件,文中说:“数字大臣奥利弗•道登(Oliver Dowden)和内政大臣普里蒂•帕特尔(Priti Patel)今天宣布了政府即将立法以使英国网络更安全的最后决定。”

文件要点是:(1)将为网络科技公司引入新规则,允许用户发布个人内容或进行互动;(2)未能保护用户的公司将面临高达营业额10%的罚款或网站被封锁,政府将保留让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的权力;(3)流行平台对应对合法与非法的伤害都有责任(Popular platforms to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ackling both legal and illegal harms);(4)所有平台都有保护儿童安全使用网络的义务;(5)法律不会影响新闻网站上的文章和评论部分,并将采取其他措施保护言论自由。

鉴于当下抗疫是英国的重中之重,下议院尚未正式就此规范展开讨论,立法程序还未启动。

人性有好有坏,造就社会先进与落后的,不是人,是制度。好人凭法律、良心与道德即可自律;而坏人会挑战现有制度边缘。特朗普鼓励其追随者冲击国会的行为彰显出美国重修监督社交媒体机构法律的急迫性,相信拜登上任后将展开重大改革。

(注:作者是英国社会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