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受欢迎的TikTok拥有1亿多美国用户,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将TikTok作为接触客户的一种方式。

图片来源:MARIO TAMA/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27日11:50 CST 更新

知情人士称,出于对TikTok安全问题的担忧,拜登政府一些官员试图迫使这款由中国公司所有的应用出售其美国业务,以确保中方无法利用这款应用进行间谍活动和施加政治影响。

知情人士说,强制出售的提议是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简称Cfius)的讨论中提出的。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的政府委员会,已经与TikTok就如何将该应用的数据和运营与中国政府隔离开来进行了两年多的谈判。

知情人士称,Cfius中的国防部和司法部代表也支持强制出售,理由是只有将TikTok与其中国母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分离,才能解决中国政府获取TikTok数据或影响美国人在TikTok上观看的视频的风险。

“我们说的是这样一个政府,根据我们自己情报界的估计,该政府的目的是推动全球技术使用和全球规范以使自身利益和价值观获得特权,他们的利益和价值观与我们不一致,”美国司法部副部长莫纳科(Lisa Monaco)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就是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她在采访中拒绝具体讨论TikTok。

但据一位熟悉美国财政部想法的人士透露,该部门担心这样的命令可能会在法庭上被推翻,并且在寻找其他可能的解决方案。Cfius隶属于美国财政部。

Cfius的专家表示,该委员会可以向总统拜登提出建议。总统有权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出售或剥离这项业务,以使其继续在美国运营。

白宫发言人不予就Cfius正在讨论的案件置评。

im 692260?width=700&height=466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莫纳科对中国的全球目标表示担忧。

图片来源: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广受欢迎的TikTok拥有1亿多美国用户,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将TikTok作为接触客户的一种方式

但鉴于这款应用为中国公司所有,拜登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解决相关安全担忧。前总统特朗普曾试图迫使将TikTok置于美国控制之下,但没有成功,后来又试图对该应用实施禁令,但未能真正生效。

现任总统拜登上任后撤销了特朗普试图禁止TikTok的行政令,称在一项成功的法律挑战之后,该命令无法执行。拜登当时承诺制定一项全面计划,以解决TikTok和其他总部位于敌对国家的应用所构成的安全风险,但拜登尚未兑现此承诺,这促使国会和各州加大了限制TikTok的行动力度。

TikTok一直坚称,绝不会与中国政府共享用户数据。TikTok上周四表示,在发现员工不当读取了记者的数据后,已解雇涉事员工并收紧相关规定

TikTok对于强制出售的前景不予置评,并表示相信自己能够解决美国政府提出的担忧。

自2020年以来,TikTok一直在与美国官员就一项安排进行谈判,以确保美国用户的数据不能与中国政府共享。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谈判取得的一个结果是,TikTok已同意由一家名为TikTok U.S. Data Security Inc.的子公司管理美国用户的数据。

知情人士表示,只有这家子公司经过审查的员工才能访问用户数据。知情人士称,该子公司将受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等经批准的第三方监督,并受一个由美国国家安全专家组成的三人委员会监管。这些数据将存储在甲骨文的服务器上。

知情人士称,根据协议,甲骨文还有权审查TikTok的推荐算法。该算法为用户看到的短视频排出优先级。

尽管有这些承诺,但一些美国安全官员和议员认为,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可以经受住中国政府要求其交出信息的压力。

他们中的许多人担心,中国可能寻求对一些视频在TikTok上的播放或封禁施加影响,从而影响美国的大众舆论。

im 692259?width=700&height=466

一些官员表示,只有将TikTok与其中国母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分离,才能解决安全问题。

图片来源:THOMAS SUEN/REUTERS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曾表示,TikTok引发了合理的国家安全关切。但了解Cfius内部讨论情况的人士称,财政部官员担心,强制出售的尝试可能会卷入一场旷日持久、政府最终也许会输掉的法律战。

在Cfius诉诸法庭的一个案件中,政府于2015年与美国风电场公司的一个中国买家达成了和解,但和解是在一家法院表示Cfius可能需要就其交易审查案披露更多信息之后才达成的。

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fius业务负责人Christian Davis说:“财政部可能会对涉及其管辖权范围的诉讼有顾虑,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他们审查未来交易的能力受到限制。”

除了潜在的法律挑战外,迫使字节跳动将其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或其盟国的一家公司还面临另一个障碍,即中国政府的合作。北京方面可以使用出口管制,禁止字节跳动销售与视频推荐算法相关的技术,正是这种算法让TikTok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对外资拥有国内媒体持怀疑态度。

几十年来,美国政府一直严格限制外资对美国广播媒体的所有权,甚至包括地方广播电台。但监管宽松的互联网从未有过这样的规定。

美国还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一些中国公司生产的设备用于美国电信网络。

随着Cfius在TikTok的未来问题上仍陷入僵局,国会和各州政府反对字节跳动的情绪更加强烈。

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和其他机构已禁止在政府发放的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上使用TikTok,美国国会最近投票决定将该禁令扩大到所有政府机构。一个由参众两院议员组成的两党小组也提出了禁用TikTok的立法。

过去一个月,十多个州的共和党州长已经颁布命令,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即将离任的内布拉斯加州州长、共和党人里基茨(Pete Ricketts) 2020年下令在该州禁用TikTok,他表示,自从他采取此行动以来,对TikTok的担忧有增无减。

里基茨称,两年前的问题是:他们在收集什么样的数据?他表示,眼下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美国消费者看到的都是TikTok推送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