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FTX出现挤兑以来,比特币下跌超过20%。

图片来源:LANNA APISUKH/BLOOMBERG NEWS

2022年11月23日

加密货币所有者目前应该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的比特币、狗狗币和其他代币是否安全。如果选错了经纪商或托管人,这些代币可能会消失在没完没了的破产程序中,或许再也找不回来了。

第二个问题与此密切相关:价格是否跌到了有理由重新买入的水平?当然,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这些是没有估值基础的投机性资产。但对于剩下的投机者和那些认为最终我们都将使用加密货币金融系统的真正信徒来说,值得思考的是,投资者对系统性危机做了多少准备。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隔岸观火也挺有意思。

最简单的方法是看一下价格的下跌情况。与去年11月的峰值相比,比特币的美元价格下跌了77%,非常惨重。在5月份加密货币遇到第一波麻烦、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的FTX介入以平息事态之前,比特币价格就已经近乎腰斩。而本月早些时候CoinDesk披露与FTX有联系的对冲基金问题、引发FTX出现挤兑以来,比特币价格下挫了20%以上。FTX的挤兑导致该交易所破产。

对于一连串的交易所倒闭在多大程度上打击了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信心,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比特币77%的价格跌幅,已经堪比2007-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银行股从峰值跌到谷底的85%跌幅。此外,比特币的情况比银行要好,因为比特币本身不会破产,即使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二连三地倒下(而且不同于银行,没有美联储来拯救它们)。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许对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信心丧失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反映在加密货币价格中了。

投机客的撤离可以进一步印证这一点。一些加密货币对冲基金别无选择,只能停止交易,因为他们的钱被锁在了倒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中。还有一些投资者则选择减少承担的风险,这意味着支持加密货币价值的真金白银减少。

证据是,首先,借入加密货币资产的需求减少了,因为投机者不再愿意承担额外的风险。借出与美元价值挂钩的“稳定币”泰达币(tether)所能赚取的利息已降至2-3%,比借出无风险的美元本身所能赚取的利息还要低。借入比特币的需求几乎为零,Aave和Compound这两个匹配借款人和贷款人的去中心化金融平台的贷款利率接近于零。

第二个原因是,曾经流行的套利交易的利差已经大幅走阔。当投资者想要承担风险时,这些套利交易就会盛行,因为收益很容易计算出来,比如可以从相同加密货币在不同交易所的价格差里获利,或者可以用折扣价购买持有加密货币的上市公司。而现在,这些交易和其他套利交易都不再受欢迎了,因为进行这些交易需要使用大量的杠杆,并牵涉到交易方(即交易所或上市公司)崩盘的风险。

第三,随着借款被偿还,稳定币的流通量急剧下降。目前只有价值650亿美元的泰达币在流通,而在5月份最高曾达到830亿美元。

然而,今年价格的很大一部分下跌都与加密货币危机无关。从高峰到5月份的第一轮崩溃,价格随着2020-21年加密货币泡沫的破灭而急挫。从本质来看待加密货币的话,这是一种被装扮成投资资产的赌博性代币,很明显,比特币的下跌与其他类似的高投机性押注完全同步。

im 672426?width=700&height=564

从泡沫高峰开始,比特币的下跌与ARK Innovation ETF的缩水紧密同步,这只ETF因为押注于亏损且孤注一掷的科技股,之前也吸引了大量投机性私募投资者的兴趣。

与ARK Innovation的这种紧密联动甚至在5月加密货币出现麻烦期间依然存在。当时算法稳定币TerraUSD暴跌。信贷机构BlockFi和经纪商Voyager Digital那时遇到了麻烦,班克曼-弗里德介入,不过Voyager还是破产了。当班克曼-弗里德麾下FTX本身于本月垮台时,比特币和ARK Innovation的走势才出现分化。

ARK Innovation ETF与比特币之间有些微的逻辑联系,该ETF持有上市加密货币经纪商Coinbase的股份。但它在云计算、基因疗法、电子商务领域以及特斯拉(Tesla Inc., TSLA)身上的押注规模远大于比特币。真正的联系是对重大技术突破和采用相关价值的依赖,以及自一年前以来这方面价值的共同下降。

如果单看比特币在与ARK Innovation走势分化后的额外跌幅,这意味着此次加密货币系统性危机已导致20%多一点的跌幅。这听起来并不算多。

im 672427?width=700&height=564

可支持这一观点的是,ARK和比特币今年的走势之前也都非常像标普500指数三倍杠杆版。事实上,当FTX的相关问题开始时,比特币和ProShares Ultrapro 3x-leveraged ETF已然录得的跌幅几乎完全相同,分别为56%和58%。同样,这两者之间的走势关联在FTX遇到麻烦时才打破。

当Genesis Global Capital在崩溃边缘徘徊之际,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周一表示:“我们没有立即申请破产的计划。”如此情况下看,加密货币的系统性危机似乎还没有结束。

但对于加密货币的真正信徒来说,系统性问题恰恰就是加密货币与生俱来的,因为有关区块链不可靠说法的一个理由是它不是由政府发行的货币,所以也不会获得政府提供的救援。

在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课程的Omid Malekan说:“加密货币就是加密货币。”他自认为是个加密货币信徒。“那些因为炒作、害怕错过赚钱机会,或者是看到价格上涨而进入该领域的人,对于将发生什么根本没有最基本的了解,他们都被搞垮了。”

而如果这些人真的离开了加密货币市场,那么这个泡沫可能自己就完全破灭了。但如果有更多的加密货币公司倒闭,价格仍会进一步下跌,这似乎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正如Malekan所说,如果不能欣然接受加密货币价格在短期内跌掉一半,就不应该购买加密货币。不碰加密货币,这很容易就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