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医生检查蛋蛋时,我想起了大爷们把玩核桃的场景

2021-01-27

高三的一个傍晚,学校广播播放着流行歌曲,我吃饱喝足准备去教室上晚自习,想着等会儿该看哪本小说,突然胯下的一阵剧痛让我走不动道了。

那种疼痛不像是小学时调皮结果被女同学踢了一脚的痛楚,而是一种绞痛、一种隐痛、一种从下半身一直放射到腰背部的拉扯感。从食堂到教室短短三五分钟的路程,我像是正在被捶骟(shàn)的老牛。

我借口去上厕所,支开了和我一道的同学,一个人挪到了教室。

那晚,我拉开内裤看了又看

上晚自习的时候,别说看小说了,光秃秃的桌子上连作业都没有,我捂着肚子踮着脚,不敢把屁股全挨在凳子上,大腿更是颤颤巍巍地分开,不敢合拢,平时挤挤攘攘的裤裆此时宽敞得如同两室一厅。就这样,我保持这个姿势直到放学。

晚上一瘸一拐地回到学校旁的出租屋,洗了个澡后,疼痛稍微缓解了些,心有余悸的我赶紧去×度搜了搜,当屏幕上赫然出现“睾丸癌”的时候,我悲伤地关了手机。

第一次觉得,人生真短暂,我掏出了日记,把这辈子没对爸爸妈妈和暗恋对象说的话都写了上去。那晚,我失眠了,拉开内裤看了又看,泪水啪嗒啪嗒打湿了枕头。

L spYJ37a i2Rts

那晚,我泪水打湿了枕头。丨Pixabay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扭进了班主任办公室,他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支支吾吾地问怎么了。

我说我疼。

“哪里疼?”班主任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手上还拿着个茶叶蛋。

我指了指茶叶蛋,说:“蛋疼

他顿了顿,沉重地放下手中的蛋。喧闹的办公室里,老师和同学们进进出出,老旧的门吱吱呀呀响个不停,我和班主任之间是长久的沉默。

过了一会他问我:“需要我做什么?”

“请假。”

离开学校后,我坐公交车去了最近的医院,一路上想的全是医生等会儿该怎么检查我。要脱裤子吗?医生会不会是美女啊?早晨的阳光斜射进车厢,大爷大妈们旋风似地大跨步抢着座位,我只觉得吵闹。

1 38NAeS32FbcRofzFzLRga0spTulpisNVqMWVVs1PA9AAAAMAAAAFBO

医生检查时,我想起了

大爷们把玩核桃的场景

到了医院,负责挂号的护士问我挂哪科,我红着脸说蛋疼,于是护士面不改色地给我挂了泌尿外科。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一步一拐找到泌尿外科,看到门诊室里精神矍铄的老医生时,我松了口气,敲了敲门。

医生笑眯眯地问我哪里不舒服,我一五一十跟他说了自己的症状:睾丸有坠胀感,腰腿酸痛,腹股沟有牵扯感

“把裤子脱了。”医生站起身来,从抽屉里取出一双手套。

我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麻利地把裤子褪到脚腕,光溜溜的屁股被医院强劲的空调一吹,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医生检查的神态,让我想起了大爷们把玩核桃的场景。就在我恍惚的时候,医生轻轻捏了一把我的睾丸,我顿时眼前一黑,痛得叫出来。随后医生将手从我胯间抽出,把手套扔进垃圾桶。

TFo kjsYUwOKNWZEaRhTwm8bW1q3p7wL 9rl0F73nuM4BAAAYAIAAEpQ

医生检查的神态,让我想起了大爷们把玩核桃的场景。丨图虫创意

“医生,我这是什么病?”我一边提裤子一边焦急地问。

医生沉默了一会,说:“得拍个彩超看看。”

彩超室里,我又脱了一次裤子。医院里,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很突然,没有预兆,比如突然涂在我胯间的冰凉的耦合液,让夏天的炎热似乎无处可寻。

抓住阴茎!”我愣了一下,绝不是听不懂这个词,而是在平时生活中,难以听见这样的词汇。

医生见我没反应,叹了口气,换了个说法:“提住鸡儿!

超声探头在我阴囊上滑来滑去,医生不时让我吸气,把肚子鼓起来,接着在电脑上打了一连串字,让我去外面取报告单。我穿好裤子,摸了摸冻麻了的屁股,取了报告单。

彩超报告单花花绿绿的,最后一栏写着“双侧精索静脉曲张,随诊”。

WbmdPzzhhZM4rPnk urZO3K4O0lWOfZCsA7dddX55Ig9AAAAMAAAAFBO

听到“做手术”三个字,我顿时炸开

把报告单交到老医生手里后,我焦急地问:“这个病严重吗?”

医生笑了笑,和蔼地说:“精索静脉曲张嘛!静脉曲张你懂吧?”

我云里雾里地点了点头。

“你这个曲张程度看起来还不是很严重,如果是很严重的精索静脉曲张,就要考虑做手术了。”

听到“做手术”三个字,我顿时炸开,脑海中想到的是血、疼痛和刀光剑影。我从来没做过手术,觉得手术好遥远,在我的认知里,需要做手术都是大病。

zLxdT4Rh1BDrJRjR SRp8piaRtHYjmfAbrdY41 6uH9sAgAA8QAAAEpQ

精索静脉曲张丨原图:urologyhealth.org

我害怕了:“医生,还有保守的方法吗?我现在还在上学,就要高考了。”

医生见我面如金纸,又仔细看了看报告单:“你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昨天。”我努力克制自己的声音,后悔没有和爸妈说,好让他们陪我一起。

“这样吧,先吃药控制控制,看看情况怎么样,如果情况不容乐观再做手术。这个病严重时可能会影响生育,你还是要重视起来。

我如蒙大赦,赶忙答应了,之后医生交代了平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回到学校,我给父母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当说到可能需要做手术的时候,电话那头的父母突然沉默了。面对这种事情,人们首先能做的,只有沉默。我也不敢吭声,我自己拿不定主意,需要他们来决定。

妈妈率先打破了沉默,安慰了我,接着爸爸说话了,说他们下星期来看我,商量手术与否。

e9hI9IXQ2g4I8XZIX3XP2WpOSYkqYyCcy9N D4BAj1c9AAAAMAAAAFBO

还是做了手术,全麻

高三的日子过得飞快,我按部就班地吃药、上学,然后就是高考。吃完药的头一个星期,蛋蛋的坠胀感便缓解了,期间又去做过彩超,情况尚好。

高考结束后,我和爸妈去了医院。毕竟关乎未来生育问题,我爸对做手术是很坚持的。很快,我们便和医生商量好手术的事情,当晚我就被安排住院了。

这是我第一次住院。交了费用,取了单子,手腕上被套了一个住院人士才有的标注身份信息的手环。换上病服,我才真正觉得自己是个病人了。手术安排在住院后第三天,期间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

手术前一天晚上,主刀医生来找我,谈了谈手术的风险和术后可能出现的情况:“一般来说这个手术风险不是很大,我们安排的是双侧微创手术。

我当然听不懂,尽管医生说风险不大,但那天晚上,我还是很难入睡。晚上是父亲陪同照顾,病房里不只我一个病人,隔壁床的叔叔是胆囊结石,手术和我排在同一天。我爸中年发福的身体挤在窄窄的床上,鼾声如雷;隔壁床的叔叔似乎完全不担心明天的手术,早早就睡下了,同样打起了呼噜。但他俩吵得我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隔壁床的叔叔已经进了手术室。爸妈都在床边守着,到了下午,终于有护士过来通知我准备准备。我安慰了一直很紧张的妈妈,便跟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空调比病房的更加强劲,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躺在手术床上时,护士还给我盖了床被子。

手术室的空调比病房的更加强劲。丨Pixabay

手术下午一点开始,我出来时已经是三点了。手术是全麻,术后我非常非常困,只想大睡一场,手术好像只是一场梦。迷迷糊糊中,我看见妈妈用沾了水的棉签涂抹我干裂的嘴唇。

傍晚的时候,麻药的效力终于过了,与之而来的是疼。伤口剧烈的疼痛让我想哼出来,但是渴了一天的喉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到了晚上八九点,腰也开始疼起来,同样是放射性的,从腰蔓延到背部和大腿。我想动动,但一用力,痛感也加剧一分。

术后第三天,我可以自己下床走动了,两侧腹股沟的创口仍然作痛,但尚可忍受。主治医师过来检查了伤口,问了问情况,准备安排我后天出院。

术后的三个月,阴囊仍有坠胀感,期间定期复查,医生说恢复良好,不过仍然不让我久站久坐和剧烈运动,两侧的创口也已经长出新肉,只剩下圆圆的瘢痕。

至此,我的精索静脉曲张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医生点评

刘佳毅丨南开大学附属第一中心医院泌尿外科住院医师,微博@泌尿外科柒大夫

希望作者高考顺利,看这流畅的文笔和清晰的逻辑,我猜想作者语文成绩应该不会很差。

言归正传,“精索静脉曲张”是指男性阴囊内的精索静脉血管回流不畅,导致血管壁被动地扩张、血液淤积。青少年的精索静脉曲张多是原发性的,也就是病因不完全明确,猜测可能和精索静脉瓣膜功能不全有关。当然,还有一部分精索静脉曲张是继发于其他疾病,比如腹盆腔的肿瘤等。

这个疾病对患者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像作者那样,有明显的睾丸坠胀感等不舒服,二是可能影响精液质量。而是否需要手术,也是基于这两方面来决定的——不舒服影响正常生活吗?精液质量受影响了吗?任何一个肯定的答案,都是进行手术的理由。

该病的患者,日常生活中有一些注意事项。首先要避免久坐,避免任何引起腹压升高的动作,如长时间负重、高强度锻炼等等。其次,可以穿紧身一些的内裤,平卧休息时,可以适当垫高阴囊,这样会舒服一些。最后,记得复查阴囊超声,还没有生育的朋友,记得同时检查精液常规,如果发现病情逐渐加重或者精液质量每况愈下,还是考虑手术吧

另外,一定要重视蛋疼。其实不止是蛋疼,青少年期间肚脐以下、膝盖以上不明原因的疼痛,都需要及时就医。之所以这么重视,是因为临床上有太多被延误诊断的“睾丸扭转”。睾丸扭转,简单来说就是睾丸的供应血管“拧成了个麻花”,使得睾丸供血出了问题,如果6个小时之内得不到处理,睾丸就会坏死。从这一层面来说,作者拖到第二天早上才想到就医,是很危险的。所以看到作者的检查结果是精索静脉曲张时,我是松了一口气的,至少蛋蛋保住了。

最后,自己用搜索引擎查出来是睾丸癌,然后忍着泪花写“遗书”,大可不必。原因很简单,睾丸癌通常是无痛肿块。在这里,我呼吁所有朋友不要自行用搜索引擎“看病”。除了徒增心理负担甚至上当受骗以外,你很少会有其他收获。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果皮寥落

编辑:黎小球

2DSGlOgDJC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WgKKnF2WCYnAKE58RyUPIO8E43WjfPOMi46hk2r4tok4BAAACQIAAFBO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