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已表示预计将在2023年继续加息,但交易员却在消化降息预期。

图片来源:ANDREW KELLY/REUTERS

2022年12月27日12:20 CST 更新

华尔街和华盛顿的几乎所有人对2022年的判断都错了。

美联储原本以为2021年的通胀飙升只是暂时现象。但事实并非如此。今年秋天,美国核心通胀率攀升至四十年来的新高,几乎是美联储对2022年通胀率预测值的三倍。

华尔街的顶尖分析师原本预测金融市场在2022年将表现平平。而实际情况则不然。在2022年仅余几个交易日之际,标普500指数年内已下跌了19%,料将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年度跌幅。债券市场也很可能创下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年度表现。

许多投资者、分析师和经济学家误判的程度让很多人在展望明年前景时感到有点儿不安。围绕2023年的大辩论已经开始:美联储暗示,预计将继续加息,但交易员却在消化降息预期。公司高管正在敲响潜在衰退的警钟,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等一些银行的经济学家却认为美国经济可在2023年避免衰退。

如果要从过去12个月里吸取什么教训的话,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认为就是这一点:准备好迎接更多意外。

Barings Investment Institute首席全球策略师兼负责人Christopher Smart说:“在迎接新的一年之际,我们都怀着一定程度的谦卑态度。”

与其他许多策略师一样,Smart曾预计2022年通胀会放缓。但他没有预见到俄罗斯会入侵乌克兰,导致油价和能源股短暂飙高。他也没有预见到中国会坚持多长时间的“动态清零”政策,这一政策拉长了全球公司供应链问题的持续时间。

Smart说:“你在回顾过去时总是可以说你知道那些是风险。但当时进入新一年时,这些情况原本被认为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那么,华尔街认为明年什么情况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目前看来,似乎是通胀再次回升。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 12月份对基金经理的调查,大约90%的投资者预计未来12个月内全球通胀会下降。这是该调查历史上的最高比例。

人们对通胀可能已见顶的信心日益增强,这让许多投资者押注2023年市场将迎来反转。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调查显示,基金经理报告称,他们投资组合中的债券占比自2009年以来首次高于平均水平。换言之,许多投资者寄望于通胀减弱,从而使债券这个今年的输家成为明年的大赢家之一。

Laffer Tengler Investments的首席投资官Nancy Tengler表示:“我认为,如果你要下注,就必须从数据中得出通胀正在回落的结论。”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已表示,现在就得出通胀已见顶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但Tengler等人士对此持怀疑态度。

Tengler称,最近几个月来,从机票到二手车再到运费,所有价格都在下行。消费者因此对美国经济前景变得更加乐观。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份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降至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八个月来最高水平。

债券交易员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一个迹象表明,许多人认为美联储在加息方面可能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上周五,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4.321%,年内已大幅上升,但较11月所创峰值回落了逾三分之一个百分点。

较短期限收益率往往追随交易员对货币政策的预期,在交易员预计美联储将加息时走高,在交易员预计美联储将开始暂停或回调时走低。

Tengler说:“它不会沿直线下降,但我确实认为通胀的下行会超出很多人的预期。” Tengler的公司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把更多资金投进股票等风险资产。

其他一些人仍不以为然。过去一年的曲折反复让他们对揣测美联储的意图保持审慎。他们表示,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质疑大众认为已成共识的东西往往是值得的。

接受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调查的基金经理称,高通胀对市场而言是排名最靠前的“尾部风险”,跟随其后的是全球经济深度衰退和央行持续收紧货币政策。用市场人士的话说,尾部风险指通常具有负面影响的、投资者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件。

Advisor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Scott Colyer说,市场依然认为,每次加息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波加息中的一次,尽管美联储不断告诉市场,这不是。Colyer说:“我认为,如果你跟美联储斗,你要自行承担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