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华尔街的女股神是如何炼成的?

刘裘蒂:凯瑟琳•伍德俨然已成为颠覆性科技投资的布道者,裂变式经济的女教主。她的崛起是否代表了投资世界和社会价值观的根本性转变?

新冠疫情的进程在2020年给宏观经济与资产配置掀起了狂澜,也增强了数字经济和裂变性科技的重要性,前沿的投资领域受惠于急切爆发的种种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催生了华尔街新任的(女)股神凯瑟琳•伍德(Catherine Wood)(图中右)。韩国的伍德迷称她为“摇钱树”。

伍德主导的ARK(Active Research Knowledge的缩写,意思是“积极的研究知识”)投资公司,旗下管理了7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除了以色列科技投资和3D列印两支指数ETF之外,ARK的5支主动型管理主题ETF分别布局多领域科技创新、自主技术与机器人、新一代互联网、基因改革、和金融科技板块。

ARK的5支主动型管理ETF去年平均收益为170%,而根据管理资金大小而加权后,平均收益达到190%。

去年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类股增长2.4%,B类股增长1%,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是18%,而纳斯达克的指数增长率是43.6%,这是巴菲特连续第二年跑输标准普尔500指数。

ARK在2020年3月管理的资金总额为114亿美元,到去年年底已经飙升到582亿美元。这个数字仍在增加。ARK在1月13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准备推出新基金ARK 太空探索 ETF,这个意向的披露使理查德•布兰森投资的维珍银河控股公司的市值飙升了3亿美元,卫星太空概念股隔天上涨8%-10%。

无疑,伍德俨然已成为颠覆性科技投资的布道者,裂变式经济的女教主。华尔街女股神的崛起,是否代表了投资世界和社会价值观的根本性转变?

《伟大的想法》

不久前ARK发布了一年一度的《伟大的想法》,提示了2021年和未来值得关注的15个主题,从虚拟现实商业化、日常无人机送货、高超音速飞行和星际旅行到基因编辑与疗法,读起来像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幻小说,成为科技界和投资界广为流传的“教战手则”。

表面上,伍德“脑洞大开”的投资法,具有先知一样的重量,用预言式的角度看待科技创新投资,但其实伍德并不是投资这些领域的第一个专业投资人,说穿了,ARK就是用公募基金来投资以往大多属于风投阶段的领域。

25年以来,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Bond Capital合伙人玛丽•米克尔每年定期发布更新的《互联网趋势报告》,被科技投资界奉为圭臬。不同的是,经由社交媒体的炒作,每周的视频直播,除了《伟大的想法》之外,ARK还分享各个领域的研究报告,成为前沿科技的“布道者”。

ARK往往并不是头一个发现新投资领域的先锋者,它的报告重点是评估特定技术被广泛应用而形成的扩展性市场爆发,ARK对于这些概念的推广有助于预测性的想法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伍德的长项是把复杂的技术概念转译为常人容易理解的故事,从这个角度来说,她是一个成功的裂变性投资教育者。

一旦社交媒体把ARK打造成突破性概念投资的领军者,这个社区的建立就有两重作用:不仅仅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人,更重要的是把自己摆在创新社区里,与技术人士和创业者积极互动,能够第一线掌握仍然不断变化的议题以及解决方式,而利用这个社区的推广功能,等于是替自己的投资理念作“概念式的印证”。

但伍德的出现并非横空出世。她1981年从南加州大学获得金融与经济学学士学位后,经历了40年华尔街典型的研究和投资部门历练。在Jennison Associates工作的18年期间,她曾经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董事。随后于2000年联合创立了对冲基金Tupelo Capital。在2013年创立ARK投资管理公司之前,她在联博投资管理和研究公司担任了12年的全球主题战略首席投资官。

纵观ARK成立六年以来的业绩,并和主要指数对标,可以发现头两年还在储备期,表现逊色。2017年首度跑赢指数。但2018年与2019年基本与市场持平,要到2020年才真的成为爆发性的赢家,所有的ETF都取得傲人的成绩。也就是说,新冠疫情既加速了社会转向数字经济的狂奔,也为伍德设置了最好的伸展身段的舞台。

这是因为疫情带来种种重大挑战,需要通过高科技来解决,比如非接触性交易使新一代互联网公司受惠,疫苗研发和治疗新冠病毒带动了整个生物科技的狂潮,央行注水的宽松货币政策带动了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主流化。

现在伍德要向华尔街证明的是,疫情过后的“新正常”,仍然会印证她所预见的热门领域将继续加速市场占有率。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伍德的两个“伟大的想法”(或是“豪赌”):特斯拉和比特币。

特斯拉之“赌”

作为三支ART基金的最大持股,特斯拉的股价在2020年翻了7倍多,这无疑地助长了ARK的赢面。彭博社估计在过去5年,ARK的五分之一收益来自特斯拉。伍德在2018年预言特斯拉的股价将在五年内达到4000美元,这意味着从当时股价300美元上涨1200%。当时特斯拉在努力扩其Model 3的生产规模,并面临资金紧缩,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濒临绝望边缘的马斯克在2018年8月发布一条推文主张:“让特斯拉以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以获得资金。”伍德在致特斯拉董事会的一封信中说,她认为特斯拉的股价将在5年内达到4000美元,因此私有化将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去年8月31日特斯拉进行5比1的股票拆分,股价在今年1月7日达到816美元,换算成拆分前的价格为4080美元,比伍德的预言提前了两年。

ARK在2020年1月31日预测特斯拉2024年的预期股价(50%概率)可达7000美元,在熊市(25%概率)情况下为1500美元,牛市(25%概率)情况下甚至可达1.5万美元。

但特斯拉股票拆分前,ARK在8月28日重申7000美元的目标保持不变。特斯拉去年8月28日的收盘价是2213.4美元(经过拆分后的调整为442.68美元),今年2月4日的收盘价为849.99。这暗示着从现在算起,ARK认为特斯拉的股价到2024年应该能翻倍。

ARK支持目标股价不变的理由是:首先,拆分不但不会改变公司的基本面或估值,较低价格的股票反而可以吸引更多个人投资者。更重要的是,新冠疫情巩固了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因为新冠疫情降低了其他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效率,并延缓了燃料汽车制造商向电动领域的转型。

特斯拉的飙升使马斯克登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特斯拉目前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市值第四高的公司,超过Facebook。马斯克的人气也使得伍德水涨船高。

ARK将特斯拉股价大幅上涨归因于三个独立变量,分别是:(1)毛利率将接近40%,符合莱特定律(产量越高成本越低:拥有可对比的电动汽车总成本在2019年降到低于丰田凯美瑞的总成本,不久之后电动汽车的标价也可能与燃料汽车对等或更低);(2)资本效率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而提高;(3)自动驾驶能力的演变和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的普及。

ARK表示,电动汽车的数量将从2020年的220万辆增长20倍,达到2025年的4000万辆。而特斯拉在电池技术方面领先同侪3-4年,不但是第一个采用人工智能芯片,并且是第一个将电池与机身一体结合的制造商。

伍德更看好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她认为特斯拉有绝对的优势:不仅有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胜算,而且特斯拉在全球已经搜集了150亿英里的数据,而居次的谷歌仅仅收集了2500万英里。在自动驾驶网约车领域,特斯拉将打倒目前的网约车巨头,如优步和滴滴出行,因为后者没有类似于特斯拉搜集的海量数据。

当然,客观看来,其他推动特斯拉股价在2020年上涨743%的外在因素包括其在12月加入标准普尔500指数,以及拜登上台的绿色能源议程给予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溢价。

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伍德押宝了百度。虽然这项投资并非没有纠结,因为百度的搜索业务正在衰落,但最终决定的因素是,在中国有150或200多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其中许多接受政府补贴)将会彼此残杀,但政府已将百度视为中国的自动驾驶平台基准。

比特币之“赌”

伍德的另一个传奇下注是比特币。和特斯拉一样,这两者都吸引了类似信徒的狂热吹捧,以及异议者对于“泡沫”的抨击。ARK基金在2015年成为第一支投资加密货币的指数基金,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250美元,比特币的价位在2021年初首度超过了4万美元。

ARK在2017年12月出售了大部分加密货币头寸,其后加密货币资产价格大跌,其实这并不是因为伍德的先见之明,而是为了遵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国税局的监管规定,因为美国国税局可以没收任何超过基金总收入10%的“不合格收入”。

最新版的《伟大的想法》表达了伍德对比特币的持续热衷,甚至超过2017年。她认为比特币升至历史新高,是加密货币获得更多信任并减少炒作推动的结果。伍德指出,越来越多的企业采用比特币作为财库储备金。如果机构和企业采用加密货币的趋势持续下去,每家标普500强公司将其资产的1%投资于比特币,其价格将上涨4万美元。而机构“ 2.5%至6.5%的资产配置,可能会影响比特币的价格20万至50万美元。”

尽管有数家机构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请上市加密货币ETF,但伍德认为,在比特币整体市值达到2万亿美元之前,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比特币ETF。

不过伍德认为,拜登提名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的加里•根斯勒应该对比特币前景更为有利。根斯勒是数字货币专家,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时也是金融科技的联席主任,专注于金融和技术的交叉,包括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金融技术和公共政策。如果得到参议院通过,根斯勒无疑将成为最了解加密技术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

ARK认为,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可能会颠覆包括信用卡、电子支付和汇款在内的5000亿美元中间支付平台行业,并有可能创建新的公司和行业集团。作为一种新兴的付款方式,它已获得Dell、Overstock、Expedia等主要公司的认可。

伍德也认为,比特币可以在投资组合中扮演重要角色,因为相对于任何其他资产类别,它具有最低的相关性,这意味着,除了分散投资组合的风险外,它可以以较低的风险增加回报。

但高盛首席投资官在2月5日对资产管理客户发布的报告中表示,不建议将比特币作为投资组合中的资产类别。

报告中指出了关于比特币的一些问题,比如长期波动80%的东西不能作为交换媒介;比特币“肯定不是价值单位”(正如GameStop吸引了喋喋不休的讨论,即使每个人都提出一个想法并加以讨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是价值的存储),这挑战了其作为货币的作用;虽然比特币固定的总供应量为2100万,但其他加密货币都可能提出类似价值,因此比特币的“稀缺性”并没有独特之处,或任何实质性的内涵。

对这些负面评价,ARK的《伟大的想法》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经过2017-2019年从2万美元跌到3400美元的惨状,比特币市场变得更加成熟。根据谷歌关键词的搜索量,目前这一波比特币上涨比起2017年的那一波,似乎不太受炒作的驱动。这反映了比特币似乎获得了更多信任,一些企业即将用比特币取代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而且比特币在整个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的权重也从2017年的30%左右,升高到目前的70%左右,这证明了比特币正在成为加密货币体系中的储备货币。伍德认为,当今2000多种加密货币,未来只有2-4种有前景,大多数加密货币将失去价值。

另一方面,比特币的市场参与者从未像现在一样关注比特币的长期趋势。截至2020年11月,大约有60%的比特币供应量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易手,这是市场长期持有的证据,也证明了比特币持有者对比特币的未来发展信心更强。

ARK认为,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比特币规模可能从大约5000亿美元增加到1万亿-5万亿美元。而伍德认为,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可能会使比特币的价格升至50万美元。

ARK的风险

ARK的崛起,的确受益于2020年疫情下投资者对科技股的吹捧,但投资界担心,由于她的资金对科技公司的敞口很大,这些公司在疫情经济封锁期间获得了巨大收益,随着经济的重新开放以及广泛的市场主题轮换,科技股投资者可能遭受损失。

但ARK自述的投资理念是,建议投资者放眼于7年以上的长期投资周期,由于创新是经济增长的关键,所以投资目标是确定与基准指数无关的长期资本增长。因此ARK认为,在整个市场周期过程中,它的表现将优于基础广泛的基准,而且相对收益与传统成长策略投资的相关性较低,而相对收益与传统价值策略投资的相关性为负。

而批评者则指出,即使ARK自定的投资周期是7年以上,但如果一两年的表现不好,马上会受到投资者摒弃的压力,因此很难把持“长线”投资的原则。

另外,去年ARK超大的收益,也使人质疑它的波动性和风险性,也就是说,高回报也可能意味着高风险,一如ARK的爆款投资特斯拉和比特币,都具有过山车式狂涨狂跌的戏剧性起伏,投资者是否需要有承担更大损失的准备?

从几个评估收益与风险综合考虑的指标来看: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ARK所有ETF整体的3年平均夏普比率为1.04,5年平均夏普比率为1:09,而对标的罗素3000成长股3年平均夏普比率为0.85,5年平均夏普比率为1:01,表示纯粹从风险调整后的收益率,ARK略胜对标的指数。

ARK的3年平均R平方是0.85,5年平均R平方是0.81。R平方反映了业绩基准的变动对基金表现的影响,影响程度以 0~1.0 计。如果R平方值等于1.0,表示基金回报的变动100%由业绩基准的变动所致;若R平方值等于0.85,即85%的基金回报可归因于基准业绩的变动。R 平方值越低,由业绩基准变动导致的基金业绩变动便越少。这可能显示,ARK基金对应科技成长股的基准整体还是有相当的连动性。

根据Macroaxis的分析,与类似的ETF相比,ARK 科技创新ETF在风险调整后的绩效方面低于平均水平。ARK科技创新 ETF的最大跌幅与风险调整后的表现比例数值约为42.95,与同样有类似数值的ETF相比,它的亏损最大。

但伍德批评在过去15年的金融动荡中,投资者可能倾向于规避风险的资产,包括现金、债券和高股息率股票,在这样的情况下,投资者只看到了风险,却忽略了创新带来的机会。ARK认为,建立均衡的投资组合必须将高风险和低风险投资结合起来,在快速变化的战略赛道中,波动性是机遇和潜在更高回报的基础。也就是说,拥抱颠覆性的改变,也意味着拥抱波动性。

另外可能影响ARK基金业绩的理由是,ARK的持仓中有43.5%是占有投资标的10%以上的股权,远超过同行。这样的比例可能意味着,一旦ARK需要出清某家公司的股份,不见得有买方来接盘,这又将会对市场和ARK造成什么影响?

其实ARK基金早期也投过FAANG和微软等“大科技”股,但目前则转向收益率更高的股票。伍德表示,如果投资的公司年化收益率持续少于15%的门槛,便会考虑转回投向大科技股,届时投资的波动性会相对减少。

目前投资者显然仍因ARK去年的表现而着迷。据《华尔街日报》统计,自2014年10月上市以来,ARK旗下最大的创新基金年均回报率为39%,这意味着如果一个投资者在成立初期投资了1万美元,那么到2月初其价值将超过7.8万美元,而同段时间里追踪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的价值只增加到2.2万美元。

要你选,你会选哪个?

由于ARK在短期内吸引了大笔资金,有人担心这个体量将迫使ARK改变投资方式,从而不可避免地导致业绩下降。另外,之前伍德“另辟蹊径”的思维模式,不惜与主流叫板,现在伍德变成主流,自然吸引了大量的模仿者,会不会降低她相对于市场的优势?这些都有待观察。

伍德1月20日对美国电视网CNBC表示,虽然她“预计2021年随着企业继续从大流行的衰退中反弹这将带来爆炸性的收入”,但对于基金未来五年的期望值,她只提出略高于20%的年化回报率。这仍然将跑赢目前华尔街预测标普500指数在未来10年里低个位数的年增长率。

我认为,伍德最“燃”的主张,可能风险也最大。《伟大的想法》的一贯逻辑是关于市场采用率的爆发性复合成长率的假设,这是否略带简化逻辑和“飞跃式信仰”?比方说,自动化创造的经济利益不但意味着自动化产品和服务比替代的产品便宜,自动化也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根据牛津大学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到2025年自动化将毁掉800万以上的美国就业岗位,到2035年则为7500万,占目前美国劳动力的47%。ARK却认为,机器人生产的蓬勃,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根据ARK对机器人采用率的预测,如果保持历史性的招聘趋势,美国机器人产业将在2025年雇用近200万名工人,到2035年将雇用近500万名工人,换句话说,到2025年仅机器人相关的就业机会,就将抵消800万自动化造成的失业中的四分之一。

即使我们同意自动化可以创造就业机会,但这个假设是不是忽略了当社会缺乏对失业人口的技能重新训练和转行的安排机制时,社会将更为动荡,民粹主义将更加抬头,政客将面临庞大的压力,从而成为自动化进程的障碍?

现在ARK树大招风,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做空。根据IHS的数据,由于对ARK的空头兴趣激增,目前做空交易和ARK科技创新ETF流通股的比例接近1.5%,较2月初的历史高点1.9%略有下降,但还是超过一个月前的0.3%。

因2007年赌注美国房贷泡沫破灭而获利丰厚的迈克尔•伯瑞,曾经成为电影《大空头》的主角,他最近借着震撼华尔街的GameStop逼空大战也赚了2.4亿美元。他预言特斯拉的股票将像2007年的次贷泡沫一样破裂:“好吧,我上一个‘大空头’目标的泡沫越来越大……在没被戳破前好好享受吧。”

伍德最近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达了她对最近“逼空”大战的观察。她认为做空对市场有稳定作用。ARK持仓特斯拉的股票,在2015年和2018年都受过做空者的强烈攻击,但伍德坚持她的信念,每当股价下跌,她就趁机增仓。

伍德认为,公募资金对于裂变性产业的支持,将会刺激市场对于颠覆性概念的接受力和扩张性,这比私募资金功能更大。如果投资取向也是影响社会和产业结构的一种途径,作为华尔街新任的女股神,我认为未来她面临的挑战不仅是证明颠覆性的前沿技术是优越的投资选项,也应该通过投资,对即将被取代的传统价值产业如何转型,提出建设性的主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