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印太纵览 - 坎贝尔:印太地区将是美国面临最重要的持久战略挑战和机遇

21/09/2022 - 20:51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9月19日受邀参加了由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办的第二届“印太-太平洋岛屿对话”活动。坎贝尔作为本次活动的嘉宾在线上就“美国如何看待印度-太平洋间的岛屿”议题发言,并与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方艾文(Evan A. Feigenbaum)及观众进行了问答互动。

主持人方艾文在发表开场白时介绍说:“这是一个年度岛屿问题对话,是‘印度洋倡议’的一部分,是卡内基基金会和东京的日本公益财团法人笹川和平财团的合作项目。第二,正如我在活动第一天所说的,在谈论这些地区时,人们倾向于谈论地缘政治,而我们在这次对话中试图做的是翻转剧本,把这些岛屿和岛国的故事真正放在对话的中心。那么,当我拿起报纸,读到关于世界这些地区的报道时,人们有时会谈论美国,好像美国在上周二和上周六之间的某个时候醒来,发现了这些地区的存在,特别是太平洋地区。”

方艾文说:“我在这里要告诉大家,这不是真的。我们这个小组的嘉宾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所展现出的关注就是一个例子。我年纪已经够大了,能记起库尔特·坎贝尔在2012年曾说服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去库克群岛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美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所以无论如何,只要有海洋的地方,美国就会积极地参与进来,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美国也是该地区的一个常驻大国,与美属萨摩亚、关岛和其他领土都有联系。第三,正如你们中的一些人所知,美国与太平洋地区的三个国家签订了非常独特的《自由联系条约》(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以及帕劳)。”

方艾文说:“因此,美国是太平洋地区的常驻国家,美国存在关切,美国已经在该地区参与了很长时间。库尔特,我想也许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的题目。因为我有点守旧,我想从美国的利益开始,所以我希望你能先谈谈你所看到的美国在这两个地区的利益,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因为你已经观察了很久,你认为它们是如何演变的,什么是不变的,什么是由于最近的地缘政治对这些岛屿国家带来的更多挑战而演变的,我们应该如何考虑美国在这两个地区的优先事项和利益?”

坎贝尔说:“首先,艾文让我花点时间对你和你的团队表示感谢,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有时它被忽视了,我很感谢卡内基基金会,你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进行了这些对话,它们确实让人们看到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岛屿国家所面临的大量持久的、在许多方面的共同利益和问题,正如你所说的,这是我深深关心的一个问题。”

坎贝尔说:“我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在太平洋地区服役,当我在海军时,我自己也有机会在那里服役,而且我长期以来一直把它作为一个基本的持久利益问题来处理,所以当你谈到利益时,我会向你建议,我认为美国存在一些关键的利益,这些利益是战略的,是道德的,是政治的,是人道主义的。我只想强调一下你开始提到的地方,存在着极其重要的海上交通线,太平洋是基本上现代工业的门户,发明了货物交换,该地区的稳定非常重要。”

坎贝尔说:“太平洋地区在许多方面也是气候变化影响的先发地,一些与全球粮食储备有关的最重要的问题,你知道捕鱼业在太平洋地区很关键, 有一大堆问题我们都在仔细观察。坦率地说,在许多方面我们都很担心。我想说的是,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很多时候,随着美国海军陆战队抵达瓜达尔卡纳尔岛(瓜岛),我们基本上就开始对那里存在利益了。你知道,我们19世纪就对许多岛屿有很大的利益,我们与密克罗尼西亚、美拉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的岛屿都保持着各种政治和战略互动。”

坎贝尔说:“因此,我认为我们试图做的,拜登总统试图在前几届政府的基础上做的,坦率地说是明显地加强我们在许多领域的努力。这是一个希望与美国有更好关系的地区,它是一个首先如你所指出的,而且你比我更了解的地区。你知道它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地区。不同岛国之间存在如此多的差异,而且我认为我们必须提醒自己和他人注意美国所发挥的历史作用。但我要说的是,你所看到的是,我们正在努力参与许多领域:气候变化、非法捕鱼、战争遗留问题/未爆弹药,以及与建立通信线路、技术、就业、教育、教育机会有关的援助问题——基本上我们在非洲和其他地方处理的所有发展问题。挑战是巨大的,但美国可以做得更多,不仅仅是单独做,而是与其他国家合作。”

方艾文问道:“你能不能谈一谈过去20到25年的变化。你曾在克林顿政府任职,你在那个背景下处理太平洋岛国工作。我曾在布什政府任职,小布什的第一个总统任期,我记得那时有重新谈判《自由联系条约》的事情,这大概是2002年,2003年;所以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之后,你又在奥巴马政府供职,我提到了希拉里国务卿的太平洋之行,现在你在拜登的领导下再着手这个问题。那么,在这25年期间,无论是从美国参与的方式还是你从当地的这些政府那里听到的问题合辑来看,出现了什么新的情况?”

坎贝尔说:“首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在这些特定的岛国中,许多国家的情况比过去要严峻得多。他们的生计受到威胁,气候变化是存在的,他们面临巨大的治理挑战。新冠疫情对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都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包括游客的断绝,甚至本不庞大的商业利益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因此,我想从这一点开始,需求是巨大的,有一个不可否认的战略组成部分。”

坎贝尔说:“艾文,你已经提到了这一点,我认为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看到了一个更具野心的中国,其寻求在军事上和类似的地方发展一个足迹。我认为这已经引起了部分合作伙伴的焦虑,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甚至整个地区的国家。我认为这是一个额外的情况,我认为也出现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即在过去,我们也许对这些关键地方的关注比我们应该的要少。我认为诚实地对待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坎贝尔说:“你知道,当我第一次开始到太平洋地区旅行时,我们在当地有强大的援助计划。我们在太平洋的大部分地区有非常强大的持续的和平队计划。我们在美国海岸警卫队的部署等方面做得更多,坦率地说,其中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萎缩。我还要说,你看到以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形式进行的机构建设初露端倪,这是我们非常支持的事情。我认为也是如此,还有其他国家深入参与到太平洋地区,志同道合的国家。我们试图做的事情之一,你可能会提到这一点,我们推出了所谓的‘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 (PBP) 。‘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是太平洋岛国的蓝图,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想要做什么。”

坎贝尔说:“我们已经试图把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一个非正式的集团: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英国,还有一些其他国家将加入。布林肯国务卿(Antony Blinken)将于周四在联合国就这一问题和这一倡议举行一次重要活动。但其背后的想法是处理某些问题的最佳做法是什么?我们如何能够结合我们的共同努力?事实上,太平洋地区的许多援助和协助没有得到应有的协调。我们还没有学到那么多的最佳做法,我们将在前进的过程中寻求做到这一点,在太平洋地区现有的机构和参与的基础上继续努力。”

方艾文说:“我可以问你,印度洋在你的思维中占了多大的比重,你知道我们这次对话的一个独特之处,我们称之为‘印度-太平洋对话’,但在岛屿方面,我们的意思是印度洋的岛屿和太平洋的岛屿。昨天有人在一个小组上说,自从1971年或1972年以来,美国就没有提出过专门的印度洋战略。所以这可能是因为美国没有把它放在优先地位,但也可能是因为美国现在有一个更综合的概念,就是印度-太平洋的概念,因为一些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是平行的。你对印度洋和太平洋岛屿的概念是如何整合的?”

坎贝尔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艾文,在许多方面,在政府中发生的情况是,存在一定的分界线。所以你知道,有时一组从事印度洋工作的人,我看到你脸上的笑容,因为你认识到这个问题——与从事太平洋岛屿工作的人不同。但我说,基本上一些挑战是相同的,气候变化的挑战,一定程度的战略竞争,大国显示出更大的利益,我认为你开始看到各个国家之间更大程度的协调,也是关于印度洋竞技场。我也将只是向你指出,我们也看到这种缺乏对印度洋的战略方法,我认为我们将努力补救,继续前进。”

方艾文说:“这说得有道理,你能不能展望一下总统将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举行的峰会(美国-太平洋岛国峰会),这个话题在过去几天已经被提到了好几次。我们已经听到了,我们已经有一些外交部长谈及该峰会,我今天早上与汤加总理进行了对话也谈到了它。我看到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在夏威夷举行会议,她实际上谈了很多,至少在公开声明中谈到了在这些国家的议程上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看到,提到了气候变化、就业、提高技能和创新。所以你能不能,我知道你不想做广泛的披露,因为你要把它留给总统来做,但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预告,让我们知道应该期待什么,以及你是如何考虑这次峰会的。”

坎贝尔说:“我相信这次活动可能成功的一个关键部分是听取和解决太平洋岛国非常明确的需求和利益。所以我只想提到几件事,我们以前也有过太平洋岛国峰会,你知道在小布什政府举办过,我们在奥巴马政府举办过,但我们从来没有让太平洋岛国领导人来到白宫。所以,我只是给你一个感觉,这是一个为期两天的活动,这不是一个或两个会议,这是一个非常持续的努力,将涉及美国政府中几乎所有的关键机构,他们在印度-太平洋的利益。我们将在美国商会举行一次会议,讨论太平洋地区的商业接触问题,该会议是精心设计的,不只是针对随意的,而是针对在太平洋地区存在利益的特定行业,无论是资源、旅游还是生态农业。所以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坎贝尔说:“我们将在华盛顿周围的各种地方举行会议,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总部将宣布新的举措。我想你很清楚,我听说你稍微关注了一下(美国将扩大海岸警卫队同太平洋国家签订)《登船执法人员协定》(Shiprider Agreement)和其他我们能够用来处理非法捕捞等问题的东西。国务院也将举行实质性的活动,(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前国务卿(John Kerry)将主持关于气候变化的活动。我们将邀请美国国际开发署、国防部、内政部、国土安全部的高级官员参加接触。然后,它将达到高潮,我们希望这将是一个亲密和美妙的持续晚宴,拜登总统将在白宫(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首次举办这种晚宴。”

坎贝尔说:“我认为这样做的目标将不仅仅是倾听,而且还将把大量的资源和承诺放到桌面上,而且不仅仅是在一两个领域,而是在几十个领域。你是对的,我不能谈论所有的细节,但我的希望是,这是一个以前曾经失望过的地区,有时期望被提高,但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明白,标准很高,我认为我们要做的是满足这些期望。”

坎贝尔说:“如果我可以用这件事来结束回答你的提问,我认为与我过去的经历不同的是,艾文就像你知道在政府中的情况一样,有时很难让人们有动力来确保其他人对什么是关键问题有共同的认识。我现在没有看到这种情况,我看到从总统以下有一大批人认识到我们的历史利益和我们目前的利益。我向你们提到,肯尼迪大使(Caroline Kennedy)和舍曼副国务卿对瓜岛的精彩访问,她们都谈到了她们的父亲(二战期间)在那里作战的经历,我的父亲也在那里战斗过。因此,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努力,它希望清楚地表明我们对太平洋地区未来更深刻的承诺。”

方艾文说:“是的,我认为根据我们在过去一天半中所听到的,这对很多来自该地区的人来说将如音乐般美妙。但它确实得到了,我的意思是你提出的第二点,即提出实质性倡议,不只是听,而是以一种听的方式,然后导致美国的想法、资源和承诺,得到的事实是你所暗示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我对地缘政治也不天真,该地区还有其他参与者。你提到了瓜岛,这让我们有点联想到了所罗门群岛,我们今天早上在一个小组上开玩笑说,如果你用数学比喻这些国家中的很多国家,重要的数学运算是加和乘,而不是减和除。”

方艾文说:“所以对他们来说,你知道中国是一个事实,中国提出实质性的东西。是的,有安全问题,但战略竞争如何,我的意思是让我们如此问这个问题,显然,战略竞争的因素发挥多大作用,不仅仅是美国思考这个问题的方式,还有美国现在与这些岛国和更广泛的伙伴国家进行的那种对话中考虑的因素?”

坎贝尔说:“艾文,这里存在一个不可否认的战略组成部分。我认为否认这一点是不可信的,但与此同时,我认为人们认识到,美国有效的唯一途径是在太平洋岛民生活的地方与他们见面,就像表明你是相关的,你关心的方式,是如果你在气候变化和复原力以及非法捕鱼和未爆弹药方面拿得出真正的计划。你只要往下清点清单就可以了,太平洋岛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已经向我们清楚地表明了所有的要求。”

坎贝尔说:“我认为部分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已经看到,而且艾文你可能知道,而且比任何人都写得更多的是,最近似乎是中国出口的某些技术和方法,基本上是为了复制专制领导的某些要素,而这些能力往往在政府机构较弱、受到更多挑战的环境中更有兴趣、更有吸引力和令人担忧。因此,尽管太平洋地区确实有一些强大的政府和稳定的国家,但这里也有非常明显的挑战,腐败盛行,某些做法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坎贝尔说:“我认为,我所阐述的所有合作伙伴的愿望,你知道,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德国、法国,是为了强调我们对更有效的治理和透明度等的承诺。我认为这里的希望是,该地区不会陷入一种零和竞争,而是接受我在上述列出的合作伙伴围绕我们认为所有这些国家都关心的、对其长期生存和成功至关重要的事情进行深入接触。”

方艾文说:“这说得通,对人们来说,我的意思是我就直说吧。我的意思是,索罗门群岛在谈话中出现过几次,因为我认为对一些人来说,它是这种理论的一种测试案例,即美国想要关注各国的利益,但中国在那个地方和其他一些地方都很有存在感。既然你在应对这个问题上一直处于前线和中心位置,你曾经带着一个代表团去所罗门群岛访问,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想告诉我们关于你在这个案例中可能或可能没有得到的牵引力,或者这个案例告诉我们你在其他地方可能得到的牵引力的类型?”

坎贝尔说:“我们将继续深入与该地区接触。在索罗门群岛,我们期待着索加瓦雷总理(Manasseh Sogavare)和他的代表团其他成员访问时进行磋商。我们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的利益是什么,我们将加强我们的努力,支持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各种倡议,这也将积极影响索罗门群岛,但我们也清楚我们的关切是什么,我们不希望看到远程力量投射能力。我们已经非常直接地明确了这里的所有关切。”

方艾文说:“我知道你的时间有些限制,所以我想我们继续谈,但我想提示观众,如果你们有问题,请告诉我,以便我知道你们在哪里。我将开始向你提问。上帝,我只想再问你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伙伴关系的问题,你知道澳大利亚有一个新政府上台,我已经记不清楚(澳洲新任外长)黄英贤去过太平洋多少次了,但感觉她每隔一周就会去一次,她访问过汤加,访问过这里,访问过那里。”

方艾文说:“你能不能谈一谈,你是如何考虑外部合作伙伴的,你刚才顺便提到了这一点,但我想知道,你试图做的事情中,有多少是与其他国家发展互补的方法,而不是联合的方法,你是否想在其他外部合作伙伴后面跟进,特别是在融资方面。是否有伙伴可以做的事情,而美国满足于让他们站在前面和中心,你们与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是如何发展的?”

坎贝尔说:“是的,艾文,你已经完美地阐述了你应该这样做。所以你知道我们的努力在某些情况下都是互补的,加入的。我认为我们认识到,太平洋地区的主要国家有(这样的项目),他们是太平洋地区的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许多方面,我们正在寻求支持他们并与他们密切合作。他们非常欢迎我们的参与,我现在每天都与我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同事就太平洋问题进行交流。我们正在努力协调我们的全面努力,我认为这是一个健康、积极的发展。我对阿尔巴尼斯政府(Anthony Albanese)和黄英贤赞美得不够多,她在整个地区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外交官。”

坎贝尔说:“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正在寻求支持他们,但我们也在努力做的是,如果我可以鼓励人们关注这个空间,当我们在星期四推出‘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时,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不仅仅是我所说的那些在太平洋地区存在长期利益的国家,你会看到一些新的国家正在迎接挑战,在商业前景、援助和协助方面,在太平洋地区做更多的工作。因此,这就是我们的任务,不仅要单独加强努力,而且要与其他国家合作,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我们将更加有效。实际上,你知道将我们的潜力与太平洋人民的目标和愿望相匹配。”

随后有观众提问说:“坎贝尔先生,我是卡内基基金会的达沙纳•巴鲁阿(Darshana Baruah),你谈到了在该地区的存在和重要性,你愿意承诺并展示这种努力。我的问题是,在过去的两天里,我们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气候变化的问题,以及对气候金融的可及性,但这些岛国们说,这些问题都不是新问题,但对该地区的关注是新问题。尽管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大国,但这是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在2022年首次来到白宫。你是否担心在某处传递的信息是,也许两个岛国传递的信心是,无论是在太平洋的概念中,还是在华盛顿,无意中说:如果你们想先得到我们的关注,就得先得到北京的关注。”

坎贝尔说:“关于这一点,我唯一想说的是,谢谢你的提问;我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太平洋地区。我不认为这里的主导问题是美国和中国之间,或中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之间的简单竞争。我确实相信,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巨大的,在华盛顿和其他地方的权力机构中,它们被认为是如此。我基本上没有问题,直截了当地站起来说:看,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当今迎接其中的一些挑战,成为印度-太平洋的有效领导者。我只想说,印度-太平洋的框架是不言而喻的,我们不能处于这样一种情况,即该框架的后半部分没有得到足够的资源和参与。因此,这一部分只是忠实于我们的知识和战略停泊。”

有观众提问说:“我是日本《日经亚洲》的记者,非常感谢你接受我的问题。这次活动的大多数小组成员都说气候变化是太平洋岛国的头号国家安全威胁,但美国的气候变化政策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取决于谁控制了白宫,或者为什么拜登政府在其外交政策中优先考虑气候问题,前一届政府退出了《巴黎协定》。因此,我的问题是,你们将如何说服太平洋岛国相信美国是未来几十年解决气候问题的可靠伙伴? ”

坎贝尔说:“这是一个关键点,艾文和我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与澳大利亚朋友参加了另一个会议。我想说,在一个非常有礼貌的表面之下,你知道那种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友谊庆典,你可以从许多澳大利亚人那里感觉到一个持久和艰难的问题是:美国的力量将发生什么,我们能否依靠美国作为一个稳定的、坚定的参与性存在。我并不是说各国对拜登政府所作的每一项内容都完全满意,艾文将能够坦率地指出许多国家可能心存顾虑的问题,但至少他们看到的大部分内容是相对熟悉和可以理解的;但各国确实担心背离那些长期的两党传统。我们在特朗普政府期间看到了这一迹象,我认为各国确实担心回到这样一个时期——美国重新评估其国际参与的每一个因素,并寻求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太考虑其他国家。”

坎贝尔说:“因此,我不能给你一个很好的答案,我们的制度不允许我们为下届政府作出基本承诺,但我确实相信,艾文可以谈谈这个问题,我们最好的政策是那些两党达成的共识。我想说的是,在一般情况下,印度-太平洋是一个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存在实质性一致的地区。不是所有的共和党人,也不是所有的民主党人,但你看到一些一致性。气候变化是一个不可否认的挑战,我认为在过去的某些时候,人们曾希望这不会成为一个分裂的问题,它将被视为其真正的生存(威胁)的本质。 ”

坎贝尔说:“我们不确定这在未来的走向,因为(将取决于)风暴和其他事情的强度。记住,共和党票仓的很大一部分人住在农村地区,我想我们已经看到,在许多方面,一些最大的(气候)变化是在农村地区造成的影响。你会认为,在这条道路上的某个点,会有一种相应的认可,但我不能告诉你,我对美国的一个政党基本上否认我认为在气候变化的巨大挑战方面显而易见的许多关键方面这一事实感到完全安慰。”

有观众提问说:“我是《印度斯坦时报》的记者,我有两个简单的问题:一个是你认为印度在太平洋和‘蓝色太平洋伙伴关系’倡议中的作用如何?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拜登总统对台湾的评论,太平洋岛国将在那里的紧张局势升级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是他第四次说这样的话,也是白宫第四次试图收回他的评论,相关的政策是否有变化,对台湾的态度如何?”

坎贝尔说:“首先我想简单地说,印度是‘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中的一个观察员,他们一直在与我们接触,他们在太平洋地区有强大和深厚的历史联系。我不需要告诉你,在斐济和其他地方,我们期待着与印度在太平洋地区进行更密切的合作,我最满意的事情之一是与印度在印度-太度洋的一系列问题上的密切协调,包括在太度洋岛国的问题上,我期待着这种合作继续下去。”

坎贝尔说:“听着,我不打算进行争论,我认为把今天来自白宫的评论称为收回总统的发言是不合适的。总统的讲话不言自明。我确实认为我们的政策是一贯的,没有改变,并将继续。我们的主要目标是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确保和稳定现状,确保有一个健康的对话和讨论,讨论尽量避免无意中的升级情况。这些仍然是拜登政府的持久目标和目的,它们与前几届政府的目标一致。”

有观众在线上提问:“批评者说,本届政府的大部分人都专注于欧洲的战争,而应对中国挑战所需的紧迫性根本不明显,你的回应是什么?”方艾文说:“好的,等等,你还有一个来自网上的问题,对不起,库尔特可以在睡觉时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只是要看看是否有,我要看看是否有另一个问题。”另有线上观众提问:“美国是否准备在气候问题上作出真正的承诺,包括获得气候融资。太度洋岛国已经说:如果你不履行这些承诺,那么你就是反对我们,所以美国就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什么?”还有彭博社的记者问道:“我只是想问一下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和其在南太平洋的作用,这似乎是一个成熟的领域,但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有任何更多的东西,你可以添加到未来的政策中?”

坎贝尔说:“我想简单地说,如果你看一下拜登政府的一些主要举措,它们确实是在关注印度-太度洋。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再次围绕教育、技术、新冠疫情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巨大举措。奥库斯协议(AUKUS)在某些方面存在争议,但显然希望在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之间建立一个持久的安全伙伴关系,并最终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我认为四方安全对话对印度-太平洋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我相信它将成为一个决定性的非官方但关键的机构。拜登总统与外国领导人们的旅行接触,他会见的第一位领导人是日本首相,一个新的国防资源和各种其他举措,我们今天刚刚谈到另一个关于将在下周举行的美国-太平洋岛国峰会。”

坎贝尔表示:“所以我只想说,是的,乌克兰的挑战是非常重要的,但另一件得到较少关注的事情是,我认为已经取得的成就,而且这也是两党的成就——那就是欧洲人比以前更多参与印度-太平洋的问题,但亚洲国家也比以前更多参与欧洲的问题。因此,我认为有一种对(两个地区)更大的相互作用的认识。我们看到印度-太平洋的国家支持在乌克兰的努力,无论是制裁还是提供人道主义支持,甚至是武器装备,与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在处理乌克兰的紧急挑战方面建立密切的伙伴关系。但我认为每个人都明白,长期的挑战正在印度-太平洋上演。我认为拜登政府的核心主张是推动和支持一个国家集团,他们有利益维持亚洲、印度-太平洋的运作体系,你可以看到亚洲和欧洲国家在这一努力中的密切协调,向前发展。”

坎贝尔说:“我认为这非常关键,而且我认为这将持续下去。我曾参与过一些倡议,我不会说这些倡议胎死腹中,但确实是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推动。我认为没有国家想复制这种情况,每个国家都更直接地看到他们在印度-太平洋的挑战。关于四方安全对话,四方安全对话参与了对所有四国都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在第一和第二次首脑会议期间花了很多时间,关注东南亚的问题。”

坎贝尔说:“在上次在日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上,你会注意到,四国承诺采用新的,你知道完全创新的技术,这将使各国能够追踪基本上在太平洋上肆虐的不明身份的捕鱼船队。他们关闭转发器,在未知水域捕鱼,这些新的卫星能力使之成为不可能,使这些贫穷的小岛国更容易监测仍有丰富鱼类的广大水域。因此,是的,在我们向太平洋地区前进的过程中,四方安全对话致力于此。”

坎贝尔说:“最后我想说的是,我认为美国需要在整个印度-太度洋加强其努力。我们面对其他的一些挑战,我们在历史上看到过中东的挑战,在欧洲更紧迫,但美国作为一个大国有能力有效地运作,并了解到,这在我们历史上确实是第一次:即亚洲、印度-太平洋将是美国未来面临的最重要的持久的战略挑战和机遇。我认为,同样艾文,在两党的背景下是不可否认的,希望我们能够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添砖加瓦。”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