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印太纵览 - 澳防长访日:日本和澳大利亚在战略上从未如此一致

16/12/2022 - 13:11


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尔斯(Richard Marles)和外交部长黄英贤在12月初,年底之际对美国和日本进行了系列访问,并在华盛顿和东京参加了澳美外长防长“2+2”会谈,澳日外长防长“2+2”会谈,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即奥库斯协议)首次防长会议,以及与美英日举行的多场部长级双边会议。

12月9日,马尔斯和黄英贤在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和防卫大臣滨田靖一的陪同下拜会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马尔斯当天还受邀出席了由笹川和平财团海洋政策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活动,并就澳日安全及防务合作和印太地区政策等一系列话题发表了讲话。

马尔斯在发表开场白时说道:“非常感谢笃博士的热情介绍,以及笹川和平财团今天对我的接待。很高兴来到朋友们中间,本周在日本与我亲爱的朋友黄英贤外长一起,与滨田大臣和林大臣进行第十次澳日外长防长‘2+2’磋商。我今年自担任澳大利亚副总理以来的第一次国际访问就是在东京,所以这是我时隔六个月对贵国的第二次访问。”

马尔斯说:“而我今天与滨田大臣的会晤将是我与日本防相举行的第三次部长级会晤,此前是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和10月在檀香山举行的澳日美三边防长会议。这种频繁的对话节奏不是偶然的。它反映了澳大利亚对我们与日本关系的重视——我本人也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这种关系在20多年来的非凡演变。”

马尔斯说:“考虑到今年的两个关键双边发展。1月,澳大利亚和日本签署了《互惠准入协议》,这是日本与其联盟伙伴美国之外的另一个国家签署的第一个有效的部队地位协议。该条约不仅将简化我们的部队在对方领土上部署的能力,而且表明我们打算越来越多地这样做。随后在10月份,阿尔巴尼斯总理(Anthony Albanese)和岸田首相签署了更新的(澳日)《安全合作联合宣言》,该宣言将作为我们安全关系的指南针,使我们能够完善我们行动合作的范围和目标。它还包括承诺就可能影响我们主权和区域安全利益的突发事件进行磋商,并考虑采取应对措施。”

马尔斯说:“这是我们对彼此作出的一个庄严承诺。我们把日本描述为一个不可缺少的伙伴。而这正是我们描述我们的联盟伙伴:美国的方式。它将看到我们深化已经进行的工作,建立无缝的互操作性和沟通。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工作,但对我们地区的稳定至关重要。这两项协议现在为日本和澳大利亚提供了双边架构,以确保我们的防务和安全合作与我们的战略调整相称。”

马尔斯说:“你们将在未来几年看到这一点:在我们的国防部队日益增强的互操作性中。在更大规模的联合训练中,包括在澳大利亚北部与美国进行的三边联合训练:本周早些时候我在华盛顿与我的美国同行奥斯汀部长(Lloyd Austin)谈到了这个问题,我们都重申了我们的承诺。在深化诸如海底战争和综合空中和导弹防御等领域的先进能力方面的合作;并通过扩大区域合作,如我们今年在太平洋地区的人道主义和救灾方面的重要合作。”

马尔斯说:“这其中的逻辑是毋庸置疑的。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对民主、开放经济和自由社会有着深刻的承诺。我们都是印太地区的岛国和贸易国家,依靠的是我们无法单独实施的规则和规范。当我们展望一个更加严峻的战略环境时,我们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维护我们的安全和繁荣将需要更大的雄心,以我们自己的行动塑造我们地区的战略轨迹,而不是屈服于大国的主导地位。这不仅仅是澳大利亚和日本国家安全界的共识。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民众对日本-澳大利亚安全关系的支持度越来越高。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两国超过60%的选民支持建立安全联盟的想法。”

马尔斯说:“然而在另一个层面,这并不令人惊讶。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海啸一周年之际,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举行了一次声援日本的慰问会。当我听着一个又一个的发言时,我被历届议员谈到他们与日本的个人联系的方式所感动。经过70多年的商业和教育联系,现在许多澳大利亚人和日本人之间已经形成了牢固的个人友谊。事实是,今天,我们的双边关系是建立在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联系之上。因此,我们两国的公众舆论都支持澳大利亚和日本之间最深厚的安全关系,这是理所当然的。”

马尔斯说:“强有力的领导,在我们的关系中也是至关重要的。阿尔巴尼斯总理和岸田首相在今年签署《安全合作联合宣言》时展示了这种领导力。深化关系长期以来一直是堪培拉政界两党以及东京历届政府的共同项目。而且必须承认已故的安倍晋三的特殊贡献。这位前首相不仅在建立日本与澳大利亚的战略伙伴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还对民主国家应如何应对我们所面临的更严峻的世界产生了影响,这一点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马尔斯说:“美国日本问题专家迈克·格林(Mike Green)在其出色的新书《优势线》(Line of Advantage)中描绘了安倍和他的团队,当然也包括时任岸田外相,如何从海洋和世界性的角度重塑日本的大战略,即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与该地区的其他海洋民主国家团结一致;以及倡导包容性的贸易和投资规则制定。这一战略还涉及到对日本的军事角色的重新思考,即重新投资于日美联盟,并修改日本长期以来对集体自卫的禁令。这一决定使得日本能够与美国和澳大利亚进行联合军事训练和行动,致使日本在去年年底为澳大利亚执行了首次(军事)‘资产保护’任务——这是日本首次为美国以外的国家提供军事资产保护。”

马尔斯说:“岸田首相已经明确表示,他决心在未来五年内彻底强化日本的防卫力,并确保大幅增加防卫费,以实现这一目标。重要的是,这一战略并没有将军事力量置于外交、经济和规范性工具之上。相反,该战略了解到国家安全不仅仅取决于威慑,还取决于建立区域架构,为各国合作提供强有力的激励。”

马尔斯说:“随着岸田首相对日本的《国家安全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进行全面更新——我们看到日本通过建设其能力来支撑一个对我们的共同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的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继续开展这项重要工作。这种方法在堪培拉有着深刻的影响。这主要是因为澳洲将日本定位为国际自由秩序的主要捍卫者之一,鼓励澳大利亚与日本进行更为紧密的合作。”

马尔斯说:“在日本更新其关键战略设置的同时,澳大利亚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在未来几个月里,澳大利亚政府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以确保我们的国防和安全设置对我们周围的环境作出反应。其中第一个措施本周在美国宣布,黄外长和我在美国会见了我们的同行,奥斯汀防长和布林肯国务卿。在华盛顿,澳大利亚和美国宣布,我们将在(澳洲)前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的工党政府于2011年首次建立的双边部队态势倡议下加强合作。”

马尔斯说:“至关重要的是,这将涉及到扩大美国在澳大利亚空中、陆地和海洋领域的军事力量轮换,包括美国轰炸机特遣部队、战斗机以及未来美国海军和美国陆军的武器轮换。而且,根据最近在檀香山举行的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三方防长会议,我们同意邀请日本更多地参与在澳大利亚的部队态势倡议。”

马尔斯说:“在明年第一季度,我将公布政府对阿尔巴尼斯政府在其上台100天内委托进行的国防战略审查的回应。这项审查将建议澳大利亚国防军如何重新调整其军事能力、部队结构和态势,以实现更有效的威慑,使澳大利亚国防军能够将潜在对手的部队置于危险之中,在远距离做到这一点,并增加对澳大利亚及其利益的侵略的计算成本。”

马尔斯说:“明年初,(阿尔巴尼斯)总理和我还将与英国和美国一起宣布,在奥库斯协议下发展常规武装的核动力潜艇能力的最佳途径。核动力潜艇将成为澳大利亚海军能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提供无与伦比的战略优势。这种能力将彻底改变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实力,极大地改变我们的战略态势,并增强澳大利亚的主权——使我们成为我们盟友们更具能力的防御伙伴。”

马尔斯说:“奥库斯协议还将推动其他先进能力的发展,使我们三国能够在海底和电子战、高超音速技术和反高超音速技术、先进的网络和量子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方面追求优势。奥库斯协议是一种能力和技术伙伴关系;我们希望它能成为澳大利亚寻求建立的更广泛的网络的一部分,而日本是其中的核心。”

马尔斯说:“我的意图是发展与日本的国防工业一体化:双边的,通过我们与美国的三边机制,以及在准备好后,通过我们在奥库斯协议的先进能力工作。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雄心勃勃的议程。但是,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必须作出反应。”

马尔斯说:“最近,我的加拿大同行、加拿大副总理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指出,当普京在2月24日凌晨命令他的坦克穿越乌克兰边界时,他为地缘政治中一个长达三十年的时代带来了残酷的结束。后冷战时代——一个民主扩张、全球贸易和投资空前一体化的时期,以及我们假定的意识形态对抗的结束现在已经结束。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代会取代它。相反,各国将为塑造21世纪的世界结构展开竞争。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俄罗斯无端入侵乌克兰的情况。”

马尔斯说:“当我们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俄罗斯的这种不道德和非法的入侵时,我们也必须确保这种冲突不会重演,特别是在我们自己的地区,那里现在是全球战略竞争的中心。驾驭这个更加复杂的时期将需要明智、清醒和负责任的治国之道。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阻止冲突的风险,同时也要向各国保证,冲突从来不是唯一的选择。在大国竞争中,迫切需要护栏和对话的稳定影响。但各国政府也必须进行必要的投资,使其话语具有战略意义。”

马尔斯说:“日本和澳大利亚对乌克兰防务的有力支持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它说明了志同道合的国家即使距离遥远也不会容忍侵略。澳大利亚和日本领导了该地区对普京入侵的回应,以及欧洲、北约和印太地区之间日益紧密的团结。澳大利亚增加对国防能力的投资是另一个例子。这是对我们看到的发生在印太地区的扩军的谨慎和必要的回应。当今我们地区最重要的特点之一是中国的军事力量的规模。它进行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扩军。而且,中国的战略意图并不透明,也没有让该地区放心。这是影响澳大利亚和日本战略格局的最重要因素。”

马尔斯说:“而且要明确的是,澳大利亚以及全世界都希望北京能够按照国际规则和规范行事。澳大利亚注意到,中国已表示它没有为俄罗斯非法入侵乌克兰提供军事装备。但我们呼吁中国更进一步,谴责俄罗斯威胁使用核武器,并呼吁结束对乌克兰的入侵,这明显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关于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核心原则。”

马尔斯说:“自从我们6个多月前上台以来,我已经多次重申,澳大利亚正在寻求稳定与中国的关系。我们欢迎阿尔巴尼斯总理和习主席最近在11月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的会晤。我很高兴两周前在(柬埔寨)暹粒,中国和澳大利亚同意重新启动长期的国防会谈。澳大利亚致力于通过对话解决长期存在的分歧,并投资于东盟等包容性区域架构,以确保我们能够继续保护我们的集体安全和繁荣。”

马尔斯说:“但我们也必须坦率地处理我们面临的风险。而这正是澳大利亚正在做的事情。前进的道路并不明显。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试图以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方式来塑造其周围的世界,这给澳大利亚和日本带来了挑战。然而,与此同时,对于澳大利亚和日本来说,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显而易见的是,我们需要与朋友密切合作。而说到澳大利亚的朋友,日本站在了前排。同样明显的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在战略上从未如此一致。的确,我发现很难想象有哪个国家对我们来说这句话更正确。因此,我们两国之间的伙伴关系现在正被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马尔斯说:“与日本一样,澳大利亚并不重视将军事力量作为一种战略工具。澳大利亚将把主要精力放在外交、经济开放和维护规则上。与我们在太平洋、东南亚、东北亚和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区域伙伴合作。但我们也决心拥有有助于可持续的军事力量平衡的能力,这样就不会有国家判断冲突的好处可能大于风险。几十年来,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外交伙伴关系一直默默地成为该地区发生的许多事情的一个关键平台。我们在柬埔寨和平进程、亚太经合组织的成立、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以及提升四方安全对话并将其重点放在为该地区提供服务方面进行了深入合作。”

马尔斯说:“但是,在未来,这种伙伴关系将是防务和安全的关键——对日本和澳大利亚,而且对该地区和世界。我们正在经济安全的新兴领域进行合作:供应链、关键矿产、稀土、关键基础设施保护和我们关键的能源伙伴关系。事实上,澳大利亚为日本提供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能源,为共同推动区域清洁能源转型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马尔斯说:“我们还在努力确保我们的区域永远不会滑向对抗。这一努力将需要许多国家的合作,但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安全伙伴关系可以作为一种催化剂。我们都一直受益于美国的联盟网络。但现在,我们准备将日澳关系建设成一个强大的力量。”

马尔斯说:“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关系是基础性的。《安全合作联合宣言》和《互惠准入协议》意味着我们现在有了将我们的伙伴关系推向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一个更好的地方的路线图。我们的伙伴关系正变得不可缺少。今天,我个人承诺与我的好朋友滨田大臣合作,为我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服务,为一个和平成为常态、主权蓬勃发展、繁荣成为我们所有人民的红利的印度-太平洋服务。谢谢大家。”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